網絡外賣平台的興起 外賣員勞動背後的血汗

原題:達達王八蛋,快還我血汗錢! ! !
轉自:馬蘭 微工薈 (https://goo.gl/C0Zxqr)
編輯:紅氣球
編按:網絡外賣平台是一個近年來新興的行業。跟UBER一樣,是因為互聯網發達而產生的共享經濟。我們只需要在手機應用程式上動動手指,不同餐廳的美食便可在短時間內送到我們面前。這個新興的行業無疑是能方便大眾,他們只需動動手指,便能品嘗不同餐廳的美食。它看似能帶動著物流速遞業的蓬勃發展,打工仔亦可有多一個新工種作選擇。然而,這同時亦令這種行業更趨向個體化,外賣員只需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接收訂單及送外賣,不太需要回到公司或與其他同事交流資訊,勞動條件未能受到保障。若是他們被公司剝削,便會更難團結反抗。在內地,一家網絡外賣平台’達達’的外賣走上街頭罷工成為了新聞。大家在享受網路外賣服務的方便之時亦應同時了解這些外賣員背後的血汗。
核心提示
達達外賣員又罷工了!訂單價格從七八塊降到2塊。
達達是個什麼鬼?
足不出戶,手機輕輕一點,一頓美味又可口的大餐就到了我們的身邊,我們都在感嘆時代的進步,感嘆科技帶給人的便捷。外賣、快餐是生活在當下社會的我們的時尚選擇之一。然而,對於真真實實為我們創造便捷的生活方式的那些送餐員我們真的了解嗎?
達達外賣員就是這麼一群為我們的生活提供便利的人。達達,是一個基於個人兼職和移動互聯網,提供同城即時配送服務的平台。目前已經覆蓋全國350多個重要城市,擁有260多萬個人兼職外賣員,服務超過60多萬家商戶,註冊用戶超過3000萬。
達達外賣員就是下載並註冊達達個人版手機客戶端,從而服務於商家與顧客之間的為他們提供即時配送的一批人。然而,最近,達達外賣員卻遇到了很多煩心事,甚至不得不走上街頭,抗議達達公司對他們血汗錢的肆意剋扣!
 
達達外賣員走上街頭
2017年3月8號起,位於廣州市番禺市橋的達達外賣員因不滿公司單方面大規模的降低了外賣員的配送費,而不得不走上街頭,用“罷工”的方式來抵制公司的單方面決定。
 達達外賣員說:“達達這是不讓我們活了,掉價這麼厲害,一單的配送費還不夠我們跑路的費用,這讓我們怎麼活?”
原來近來達達公司的配送費下降了,甚至降到了最低一單3.5元的價格。原來一單7元8元的現在大多數都是5元6元,單價降了四分之一多。更過分的是,有人還接到了2.5元的單!
還有人接單前後的價格居然還是不一樣的。據外賣員A講:“我接單前上面的配送費是7.5元,而等我送達後訂單的收入居然變成了2元!”
聽到這樣的消息,我的內心是無比憤怒的!達達公司怎麼能如此對待辛辛苦苦為你速遞物品為你賺錢的員工呢?
 
達達罪惡面面觀
 
訂單配送費下降是這次罷工的直接導火索,但是罷工背後卻隱藏著外賣員日益惡劣的生存環境。隨著跟外賣員們一言一語的交流,我發現了達達公司更為陰險狡詐的一面。
 
首先,外賣員不但要自掏路費通話費,還要強制性的購買工衣、保險箱等工作設備。工衣之前一套19元,現在一套漲到40元,保溫箱則要118元。現在則是以交押金的方式取得使用權,但押金一般是討不回來的。達達平台設置了違規處罰拉入黑名單,被拉入黑名單的人不但押金沒法退,而且連自己辛辛苦苦掙得錢都沒法提現。對此,外賣員很惱火。
其次,達達設置了不定時上傳工衣照的規定。每天13單之後,就要上傳照片,沒有照片或照片有問題這會罰款50元,並取消當天的階梯獎勵。上傳照片非常浪費時間又麻煩,不管刮風下雨,當系統要求你上傳照片時你就必須上傳照片。尤其下雨天經常不時的讓上傳工衣照。
 
罰款的事項很多,比如,接單後只要取消則一次罰款10元,並且兩小時內不能接單,不管什麼原因。送單超時也罰款,而送單超時的原因更多的是快餐內的店家出餐慢了或者顧客的地址寫的不正確。被客戶投訴不經過核實就罰款!有外賣員說一次他送單到家顧客不在,與顧客溝通後他把單件送回了商家,當時商家也沒有說什麼,而第二天他卻接到了客服的警告電話,說他被嚴重投訴一次。
 
再者,每天要扣3元保險費,但沒有購買保險的單據。打電話問顧客服務,顧客服務也只是說買了保險,但對於具體買了哪家保險,保險種類什麼的顧客服務則不清楚,也不回答。外賣員出了問題也不知上哪裡去追討
 
提現扣款。外賣員每次提自己的辛苦所得都要被達達平台先扣掉2元或3元的手續費。
除此之外,達達還是個高利貸平台,借款利息比銀行還高。在平台上買東西價格比京東(註:另一個網上購物平台)還貴等等。達達的種種手段與黑心讓外賣員們苦不堪言。
達達外賣員罷工此起彼伏
事實上,達達外賣員罷工是經常性的事情,僅2016年,百度上能搜到的罷工就有好幾次。
 
1月,北京達達外賣員大面積停工,幾乎所有商家都顯示“店鋪繁忙,暫不接單”。
8月,由於年內第三次再次下降配送費用,並調低階梯獎勵,馬鞍山市達達外賣員停工,號召停止配送一周(8月5日到12日)。
8月27日,由於工資下調,寧波達達外賣員罷工。
9月,由於訂單價格太低,蘇州園區外賣員罷工。
12月1日,杭州達達外賣員罷工,罷工原因不明,可能是因為降了3毛速遞費。
 
達達外賣員罷工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外賣行業經過幾年的火熱擴張期後,市場已經接近於飽和,幾大巨頭瓜分了所有有利可圖的地方。瓜分地盤,逐漸的演變為資本之間你死我活的爭奪戰——價格戰,誰價格低誰就能戰對手,並贏取更多的市場。
 
然而,這場戰爭中受傷的必然是底層的外賣員,而所有價格戰的代價必然由外賣員來承受。最終,幾大巨頭比拼的不過是剝削工人的程度,誰更能穩定的剝削工人,誰便能成為勝利者。
 
但是,你以為工人是吃素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