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湖南墓址成禁地 大批友好前往拜祭被阻

編按:6月5日是李旺陽逝世五周年的日子,各地包括香港都有悼念活動。至於李旺陽在湖南的家人當日亦在國保的監控下前往李的墓地拜祭。然而,數十名在當地的維權人士卻被當局軟禁,當局亦把墓地封鎖,令其他人不能前往進行拜祭。


在大陸,李旺陽在湖南省的家人,在國保嚴密監視下前往墓地拜祭,而當地數十名維權人士,卻一直被當局軟禁,無法前往致祭。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強調,絕不會放棄為兄長尋找死亡真相。

在李旺陽五週年死忌日,其家屬及湖南省多名維權人士均被當局控制,大部份人均未能前往墓地拜祭。

記者成功聯絡上李旺陽的妹夫趙寶珠,他指(編按:6月5日)早上雖然與妻子李旺玲成功前往墓地拜祭,但是受到警方嚴密監控,有數十名國保包圍墓地,除了他們兩夫婦外,國保根本不容許其他人接近墓地,即使下午拜祭完畢回到家中,仍然有多名國保在門外監視,他與記者透過電話傾談約3分鐘後,電話疑被當局監控,突然斷線。

趙寶珠說:這個話就不好說了,因為我們一直被監視監控的,她們(當局)都一直在監視我們,已經跟著我們數天了,在樓下監視,(國保)都跟踪我們。

記者問:當局有沒有給你們一個說法?

趙寶珠說:從來沒有,她們從來沒說過。喂!喂!

本台於傍晚多次致電趙寶珠,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李旺玲接受香港有線電線訪問時指,這5年來一直想念哥哥,她從來亦不相信哥哥是自殺的。多年來一家人為了找出哥哥死亡的真相,一直受到當局的打壓。

對於5年前她公開哥哥吊死在窗邊,雙腳著地的視頻,她現在回想起來,雖然亦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但是沒有後悔,現在仍然希望找出哥哥死亡的真相,還他一個清白。

李旺玲說:其實我今天來,我也很糾結,因為我想這個視頻公開的話,我想我可能就是5年前我哥哥離奇去世的那一幕,可能就會降到我身上,但是我想一想,我哥哥連命都搭上了,我這一點又算什麼呢?

中午成功到達墓地拜祭李旺陽的湖南省維權人士朱承志對本台表示,他早前已關了手機,並到處躲藏,逃避當局的監視。中午與一名朋友成功拜祭李旺陽後,就一直受到當局的監視,隨即被國保控制在賓館內,而與他一起拜祭的朋友就被國保帶走。除了他被控制外,李旺陽多名湖南省的朋友亦被控制,記者希望向朱承誌了解進一步的情況,但他就指不太方便,要求記者日後再聯絡他。

記者問:大慨有多少湖南維權人士被軟禁了?

朱承志說:其他外地的,我就不知道,就只是邵陽的,李旺陽所有的朋友都軟禁了,(只是邵陽)也就是10來個人吧,我不能答你為什麼了,因為不是我安排的。我是一定要去李旺陽的墓地拜祭,先去躹躬,表達我的心意吧。

另一名被當局軟禁的當地維權人士陳玉華表示,於上週五(2日)已經被當局控制在賓館內,出入房間都有國保跟踪,他對於李旺陽多年來死得不明不白,表示痛心。

現在於他的忌辰亦不能拜祭他,亦感到很無奈。

陳玉華引述當局表示,過了敏感日子,於週三(7日)才還他自由,他打算到時候再前往拜祭李旺陽。而現在除了邵陽市有多人被控制外,估計整個湖南省也有數十名維權人士被控制,禁止拜祭李旺陽。他促請當局盡快公開李旺陽死亡的真相,好讓他安息。

陳玉華說:共產黨認錯是肯定不會認錯的,做了多少的錯,她都是不會認錯的,就是說你只要把什麼東西都公開了,就是真正走向民主,人民一般來說都會原諒的。那我估計日後,全國各地的人民都會來紀念他(李旺陽),作為一個民運的先鋒吧。

2012年的6月6日,正在醫院治療的李旺陽離奇上吊自殺,家屬和外界質疑死因,認為是“被自殺”,引起國內外的關注。


原題:李旺陽墓址成禁地 大批友好被阻拜祭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紅氣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