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口述】東莞女工荊紀群:社會的亂像是社保局搞出來的

【工人口述】東莞女工荊紀群:社會的亂像是社保局搞出來的

文:紅石、勤閱 小錘子

荊紀群自述故事

荊紀群,這是一個54歲女工的名字,你應該還沒有聽過她的名字,但是請你務必要聽一聽她的故事。

她是陝西安康人,1961年出生。 1993年,家鄉的勞動局組織女工來到東莞打工,她就是其中的一員。就這樣,荊大姐來到東莞道滘,開始了沒日沒夜地在工廠勞作。當時的道滘,還處處是山,沒有幾條像樣的路。那時候工廠招工,就像選美,不過關的統統刷掉。工廠忙季,一天至少11個小時,生病了都不能請假。就這樣,荊大姐在這個世界工廠辛苦工作了18年。
1995年,荊紀群進入東莞的一家眼鏡廠工作,一干就是16年。工廠2004年5月才開始為她繳納養老保險,到退休的時候只買了6年8個月。 2011年2月24日,資方以其年滿50周歲為由,將荊大姐趕出了工廠。她曾多次找到社保局和勞動局投訴無果。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社保局在未經荊大姐同意、未經其簽字確認的情況下,將她的社保轉回了陝西老家,導致她既不能補繳也不能延退。荊大姐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東莞市社保局將她的保險關係轉回東莞,同時清理原告工作單位違法漏繳的養老保險費,並在東莞為她辦理相應養老保險金待遇手續。經過一審開庭,法院駁回了她的訴求。

shebo
辛苦打工18年,最後換來的卻是老無所養的困境。荊大姐堅信:養老保險是自己應得的,於是她踏上了漫長的維權之路。下面我們來看看荊大姐的自述。

【剛滿50歲,工廠將我趕出了工廠】

我1995年4月進入恆宏眼鏡廠,這是一家日資廠,我在廠裡做清潔工兼員工:衛生搞完了就去做員工,澆盒子、清洗、拉貨等,什麼活都乾。那時候工作每天八小時,有時候加班,加的少。九幾年加班多,兩塊錢一個小時。 2010年公司才跟我簽勞動合同,之前是集體合同。

2011年2月24日滿50歲。那天他們(廠方)叫了社保局和治安隊去廠裡趕我出廠。社保是上午去的,去了2個人;治安隊下午去的。我當時還不知道社保繳費情況,也不知道那些是社保局的人,人都很兇,桌子一拍:“人家廠裡都不要你了,你還不走幹嘛呢?人家不要你就不要你了嘛”。

【為社保打了5年官司,孩子說我瘋了】

我們勞動者為這個社會付出了年輕的代價,老了沒有生活保障,成天為一點生活保障奔波。為了我的利益,為了我的養老問題,我打這個官司已經打了五年,找了很多部門。最早找的勞動局,勞動局找了找社保局,社保局找了差不多一年時間。 12年7月份叫我去找法院,走法律途徑,因為我什麼都不懂,我就去石碣法庭立案。 (但是)法庭也不給我立案,說我這是社保官司,不能立案,去到第三次才立了案。 (後來)案子給我判輸了,輸了之後我不服又重新打。這幾年就是為這個官司跑來跑去,把我整個人精神都拖垮了……為了這個官司我整整跑了五年,我的孩子們都說,你現在跟瘋了一樣。

我兒子在老家的一個果庫裡面工作,一個月做兩千多塊錢,要養四個老人,還有小孩。

【去社保局,被抓著腿拖了十幾米遠】

有一次我在那裡找社保局的局長,我說:社保局局長你下來,你住在高樓大廈裡,你看不見我們民間人的苦,你看不到我們農民工流血流汗,你下來我跟你面談。

他不准我進去,保安制止我,不准我上去。我說我要上去見局長,他就把我一直推。後來到了晚上,我說等局長出來,我說:哪個車是局長的,局長你出來,我想跟你談話。他們都把車子開走了。我一直坐在社保局,我說等局長來了我再走,到了晚上他就不准你進那個屋了。後來又拽我,拖著我的兩個腿拖了十幾米遠。有一個圍觀的人質問:你這是在幹嘛!他才鬆手,不然他還不鬆手。當時他把他帽子一掀,“今天老子保安隊長都不當了,老子今天就要把你搞出去”,意思要把我搞死,“我就今天把你揍了”,就是那樣說的話,你看他說的什麼下流話。
所以我說,這個社會太黑暗了,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付出了這麼多。 ……你說這個社會好黑暗。

【我們的命運隨著社會擺動】

我一直在想,我們的命運全部由這個社會在擺動,九幾年我們就開始進城打工是不是,打工到老又來了這個政策(指社保不能補繳),所以我很傷心。明明我可以在這裡拿養老金,他把我這個變更了,我領不到了。整個我這個人生,就叫這個社會在給變動,在這個黑暗的社會裡面搞來搞去,做了犧牲品。

那天我跟社保局的人爭,我說雖然我是農民工,在全國各地億萬農民工其中也有我一個份,對不對,也包括有我一份,我們來城市貢獻,貢獻我們的勞動力,這個城市的繁榮富強全是我們農民工給你創造的,我們每時每刻給工廠趕生產。

這個14年退休的(指著一個人的資料),15年退休的都在領養老金,不給(我這個)11年退休的人養老金,是國家哪一條規定?這個人叫XXX,正常退休已經在領養老金了。她也是社保欠費,補上去才領養老金的。她的欠費是工廠和社保局補的。這個人爭取到了,她是我們廠的,我把我的經歷告訴她了,(告訴她)千萬出來不得,當時她沒有(離職)證明,(我說)千萬不能出廠,不能簽名,這是假證明。工廠、社保局、政府這是通的。我離職開離職證明的時候,(證明里)沒有入廠日期。我父親一直當會計,我受他影響,我父親一直都是把條子撿起來。小的時候我說這條子有什麼用,他說你這孩子什麼都不懂,這些都是依據。我就記著了。當時我去找勞動局,勞動局叫了廠裡來,才給我重新開了(有入廠日期的離職證明)。現在工廠願意給我補了,就是社保局不給我接。

【社保局:國家沒政策】

我自己為這個官司,我已經費盡了我的精神,傷透了心,我找高埗社保局,他說國家沒政策,後來我又去找了好幾次,他說你去找勞動局。我去了勞動局,勞動局說我們已經給你處理到社保局了。就這樣,社保局和勞動局踢皮球,踢來踢去,最後給我說國家沒政策,社保不能補。後來說可以退保,我沒辦法,就說那退就退,你把工廠交的部分也退給我,他說不行,工廠交的是國家的。 “國家是誰的,國家是人民的,如果我不在工廠上班,工廠還給你交錢嗎?”他不理我,繼續上他的班,他們把我的賬都註銷了,等於我的社保都不存在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他就給我轉到陝西了。

我到社保局,我說執法部門這麼多法律跟放屁一樣的,我說2009年66號文件,我都能背出來了,你用第六條第四段用待業那條給我轉走了,你怎麼不用66號文件第六條的第二段,給我清繳了,我就夠了。我就說社保局的:你這個人把自己打扮的這麼漂亮,你的心這麼狠,你是個吸血蟲,把我們老百姓的血汗吸乾榨乾,然後你把我們踢走了,我當時在社保局就是這樣說他們的。

他們報了警,叫警察來抓我,警察來了,我說警察,今天你來抓我,我願意跟你走,把我這個事情處理了我就跟你走,你說我擾亂他們社保局的秩序,誰擾亂的我?我的檔案是誰改的?我手給你,你拷吧,我有勞動合同,公司願意給我補繳,他們犯法你扣不扣?社保局是個執政部門吧,人社部的文件都規定了,第九條都規定了,社保部門去清理欠費,我都可以背出來。你用社保法的第20條,63條,86條你怎麼不用呢?法律責任都有。

【社會的亂像是社保局搞出來的!】

(我在社保局問他們工作人員)你法律是在唱戲嗎?在糊弄老百姓嘞?你們拿著法律是在欺騙老百姓的是不是?全國各地都在宣傳法制社會、依法治國,就叫你們在這樣治國啊,你們是在擾亂國民!是不是?社會的亂像是是誰搞出來的,這個社會亂像是誰搞出來的,不是我們老百姓搞出來的,我們研究研究,社會的亂像都是社保局搞出來的。是不是,你看馬路上坐的,滿街上睡的,今天走在橋底下,我怕他是神經病,一個人,沒穿衣服,也拿著一本書在看,還不是跟我一個類型。把我逼得,過幾年我也跟那個人一樣在馬路上躺著看書。

你還好意思說是“法制東莞”,你寫這幾個字幹什麼嘞?是欺騙老百姓的。

如果我沒做夠時間問她要,是我無理取鬧,我現在爭取的是我應得的。你這個社會是和諧社會,是公平的話,這麼多法律法規在我手上掌握的,你憑什麼改我的檔案呢?視同繳費年限你給我改了。那天我在社保局,他們說電腦是自動生成的,你關掉,你不要坐在這裡,今天你這個電腦能開嗎?那天我就跟她腦這個情緒,說是電腦自動生成的。我就拿著這張,在社保局喊:變關係變檔案了,大家看看,電腦自動生成的。他說我瘋了,我就說大家看一看瞧一瞧,勞動關係變成了個體戶了,電腦自動生成的。他那個電腦關機了,我說:工作人員你不要動,電腦自動會生成的。我把檔案擺在她面前,說:變啊,你給我變啊。

他們還貼的那個通告,(內容)就說社保補繳不歸他管。我說他們:你們收社會上的錢當兒戲,當我們老的時候,你想給就給,不想給給我們踢出去。

【打工人不如雞和狗】

有時候我想起來,我們這些打工的人不如那一隻雞、一條狗。那天我在社保局,他們有一條狗,我說我這個老百姓的命還沒這個狗值錢。那個狗他們還抱到懷裡,買狗食什麼的,我們老百姓老了什麼都沒有。打工的時候你在那裡趕生產的時候,老闆還把你當個人看,到老了也不把你當人看了。

我現在是跟社保局賭命了,我已經打了5年官司,以後還領不到養老金,還要給他打官司,我打到死。單子上只顯示了個人繳費,企業沒顯示,根本就沒繳嘛。還通過欺騙的方式把我社保轉回陝西老家,我現在要求轉回來,因為社保跟人走嘛。我人一直在東莞。我要求他把我的檔案調回東莞,清理欠費,辦理退休手續,還把我2011年退休至今的養老金補齊。

我們這些打工的,如果聯合起來,都撤出東莞兩個月,我們都回去種兩個月地,東莞就癱瘓了,他們就完蛋了,不是我們這些打工的他們吃什麼?

他們為什麼敢這麼欺負我們?

因為我們農民工是一盤散沙,沒有集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