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凶年之畔》:我不能够成为这间屋子里冷藏的人质

图片来源:端传媒

原文:AM730
作者:赖勇衡

「我告诉你,中国的法律是最没用的!」这是一个中国工人对「依法维权」的看法。维权者反驳说:「不是没用,是因为你们都没有争取。」《凶年之畔》的导演闻海用了约六年去纪录工人和维权者们抗争过程之中诸般矛盾。这些矛盾不仅在劳资双方之间、在工运领袖和执法者之间,也生于维权运动者自身的行动和理念之内。维权者能坚持,源于相信法律,理直气壮,但看这边厢工人消极无力,那边厢政权悖法施暴,还能凭甚么坚持下去?

《凶年之畔》由多重矛盾的轨迹交错而成,使这出长约三小时的纪录片充满张力,没有闷场。唯一摆拍的场面,是重现维权者彭家勇被警察虐打后,被弃于野外、血染溪流的镜头。

彭家勇是这出电影的核心人物,闻海拍下了他作为一个抗争者的成长过程,记下他从一个冲动懵懂、说话支吾的维权新丁,转变为一个意志坚定、自信豪言的工运领袖。不过导演亦在他身上留下矛盾的一笔:彭家勇被打伤之后,坦言对非暴力抗争感到悲观,法律保障犹如画饼,理应体现法律的执政者往往是悖逆法律者。但他仍发出「依法维权,光明正大」的壮语──可圈可点的是,说到「光明正大」四字时,画面忽然转切为黑屏,大概反映了导演心里的疑惑。

法为权所玩,维权的根基便不仅是「依法」而是「天赋人权」,使抗争者仍有动力坚持。闻海多次利用航拍镜头呈现「人在做,天在看」的超越视角,显出对一个唯物政权的批判态度。权高于法,犹非最高。

(《凶年之畔》是今年华语纪录片节的节目,于9月26日和10月11日放映)

原文载于am730「730视角」2017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