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十年:見證富士康工人與香港學生「人生的荒謬」

 

蘋果公司(Apple Inc.)為了紀念iPhone發行十周年的iPhoneX,由今日起全球發售;原來轉眼間,iPhone已經面世十年。過去十年,iPhone手機改變了全球人類的生活模式,十年前智能手機被認為是超時代的科技產品,今日已經是大部份人的生活必需品。伴隨iPhone而被全世人認識的,是台灣首富郭台銘所擁有的富士康(Foxconn鴻海科技集團)。如果iPhone為全世界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富士康的代工廠模式,就為中國世界工廠的發展模式掀起高潮。

 

過去,只要新型號的iPhone推出巿場,傳媒也會同時報導勞工團體的抗議行動,經過多年的教育,社會對「血汗工廠」不再陌生,也知道富士康工人的工資只佔iPhone不足3%的利潤,遠遠低於蘋果公司超過40%的收益,資本主義的剝削本質表露無遺。然而,認知歸認知、生活歸生活,深圳河對岸的富士康工人無論過得怎樣,仍然無損香港人追捧新型號iPhone的熱情。就算轟動如2010年的富士康工人連環跳樓事件,都只不過是報紙上的一段新聞而已。

早在2009年7月,富士康就出現工人跳樓自殺的事件,而自殺的孫丹勇更是畢業於與清華、北大同屬C9聯盟(中國最頂尖高校聯盟)的哈爾濱工業大學,是農村出生苦讀成材的資優生。而2010年跳樓的工人,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在最美好的年華,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在香港,自2015年至今,超過70名學生也選擇了同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香港學生與富士康工人,這兩個本來互不交接的青年群體,同樣遭遇到這個時代對年輕人的壓迫和限制,面對的絕望竟是如此相似。

 

在2007年iPhone剛推出時,進入富士康工作是中國農村出身的年輕人夢想,誰知當他們入厰後,才發現他們只不過是走進另一個封閉的監獄,他們的價值還比不上一部新型號的iPhone手機。而在香港,當「知識改變命運」、「努力改善生活」等神話,已經被高樓價高租金和高學貸打垮,年輕人卻被嫌棄缺乏競爭力。這個時代,還屬於年輕人嗎?

 

這個時代的當權者,無論是資本家還是香港政府官員,面對連環自殺事件,都有表裡兩套的處理方法。表面的一套是邀請專家(尤其是心理輔導專家)、成立專責小組、提交報告,最後增撥資源以及成立關愛小組輔導熱線等等。但裡面的一套卻是加強控制。就如富士康在「連環跳」後,成立大量關愛中心,主要功能卻是識別出有問題的工人,例如有情緒、行為異常、態度不好的,都會被記錄在案,如有自殺傾向的,則透過其父母勸退工人,乾手淨腳。這些關愛中心或心理諮詢師,只是為富士康識別問題工人的調查員。而香港的官員更直接,認為「學生自殺源於欠缺生涯規劃」,所以加強校內的生涯規劃課程和研究,讓被社會淘汰的年青人,早一點規劃失敗的人生。無論是富士康還是香港高官,他們都拒絕明白,年青人走向絕望的選擇,正正是他們的人生早早就「被規劃」。

 

富士康的青年工人,曾經被認為是中國夢的一部份。然而,殘酷的現實告訴他們,「鳥盡弓藏」不只是中國的傳統智慧,也是資本主義的運作規律。富士康工人曾經令中國其他工廠工人羡慕的收入,全是由日夜加班所堆積而成,當青年人最黃金的十年過去後,富士康逐漸減少甚至取消工人加班,工人的收入只能接近當地的最低工資,十年的青葱歲月,到頭來只是夢一場。而香港青年卻連發夢的機會都已被奪去,對於很多成功的老海鮮來說,四仔(屋仔、車仔、老婆/老公仔和狗仔)曾經是他們那個年代的人生目標。然而,當樓價高到做樓奴都需要資格,車位堪比的士牌價,租金貴到結婚也需要分別回父母家居住;當剛畢業的大學生工資中位數,自回歸以來只增加了800元(由1997年的1.1萬到2016年的1.18萬),你就應該明白,香港年青人的處境是如何的絕望。

當中國和香港的年青人將iPhoneX搶到手的時候,是否會知道,這部以夢想為名的智能手機,正是一隻以夢想為餐的食夢獸?周星馳說:「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然而,當夢想早早就被「規劃」,年青人終有一日會意識到「人生的荒謬」,「這樣的人生不值得活下去」,法國哲學家卡謬認為這才是年青人自殺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