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外來工的養老是政府不可避免的責任

螢火蟲:外來工的養老是政府不可避免的責任

文:螢火蟲工友服務中心工作人員蘇媛
2013年1月1日,深圳市政府出台《深圳市經濟特區社會養老保險條例》,其中規定養老保險的補繳突破了兩年的限制。具體的操作辦法等待半年內的實施細則出台。

這半年間,不斷有工友去向社保部門投訴說要補繳養老保險,深圳市社保局的領導均以實施細則沒有出台為由拒絕辦理。在拖延了將近半年時間之後,2013年11月25日深圳市市長許勤簽署通過《實施細則》,於2014年1月1日起正式實行。但是讓人失望的是,《細則》第四十五條“關於養老保險補繳的具體辦法由市人力資源保障部門另行製定。”也就是說,在工友們辛苦盼了一年的補繳辦法,至今還沒有出台,而且也不清楚何時會出台。

然而,在《實施細則》的送審稿中,卻有明確的關於養老保險補繳的規定。包括補繳的範圍,補繳的標準以及如何辦理等等。為什麼《實施細則》最終取消了養老保險補繳的部分?

深圳早在80年代就有面向外來工的養老保險,從1999年1月開始,國務院的《社會保險徵繳條例》,深圳出台《深圳經濟特區企業職工養老保險條例》,即從法律上強制規定企業必須要為員工購買養老保險。這個法律的規定在當時形同虛設。當時嚴格執行這一政策的企業屈指可數,政府也並未嚴格執法。大部分的企業是在2008年過後才為員工購買養老保險。

深圳的工廠眾多,被拖欠養老保險的工人可能數以幾十萬計。深圳市政府不及時公開養老保險補繳的政策,或許是在擔心條例實施過後,會有相當部分的工人去爭取被拖欠的養老保險,給養老保險的基金以及用人單位造成一定的壓力。這幾年網絡上一直在談養老保險基金空缺的問題,但2013年11月27日新華日報報導,2012年全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結餘2.3萬億。

在深圳,過往多年工人退保為深圳的養老保險基金存下來許多用人單位繳納的錢,也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數字。深圳市政府若再以社保基金不夠為由來推遲繳費,相當不厚道。再者,隨著面臨退休的工人人數越來越多,這個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更多工人會透過集體維權的方式來追繳。而企業要繳納的滯納金勢必越來越高,所造成的矛盾也會越加激烈。所以,逃避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補繳細則晚出台不如早出台。

說到底,正是因為企業的違法與政府的不作為,導致了一大批的老工人即將退休卻無退休金的遭遇,他們只好繼續找清潔工或者勞動權益更糟糕的工作崗位,以延繳養老保險,或者繼續養活自己和家人,進一步加劇其貧困。而這一批工人的損失,究竟誰該來承擔呢?

深圳的發展離不開這些來深圳打工的工人朋友。製造業所創造的GDP依然是拉動深圳經濟的主要因素之一。每一個為深圳發展付出的工人,都應該共同分享這座城市發展的成果,更何況是這些在一家企業工作十餘年,在深圳工作二十餘年的工人。

社會保障,尤其是養老保險便是城市發展成果的其中一種。外來工的狀況,在十年前是被利用的勞動力,用工地政府並不解決其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等等的生活問題,把這些本應是政府的責任全都推給老家,推給每個勞動者家庭。進入1999年,政府開始涉及外來工的社會保障,此後,外來工在城市的社會保障的發展越來越好,儘管進程有些緩慢,但是前景是好的。

但,時至今日,過去多年法律的未執行所造成的後果,政府更是應該用積極的態度改善這麼多人的損失,否則,無異於把他們的青春榨乾,待到年老之後,趕回老家,不管其生死。政府的責任,應該是讓每一個在這裡奉獻勞動力的人獲得平等的社會保障。而改善的方法,就是盡快執行補繳未繳納年限的養老保險。讓這些老工人們可以在深圳領取退休金。

我們可喜地看到今年年初的補繳政策的放開,深圳市政府用一個正面的態度來對待過去十幾年的“忽視”所造成的問題,讓工友與政府與企業都有一個空間可以去彌補,但遺憾的是過了一年時間本來應該在人大製定的《實施細則》上給出明確的規定的,卻推遲到了社保部門製定相應的細則,政策上的關卡並未完全消除掉。

作為一名普通的工人,真切的希望政府部門邁開的腳步能夠再大一點,給於工人的回報更公平一點,更加積極和正面地處理養老保險補繳的問題。這座城市才能夠讓更多工人看到留下來的希望,才能留住更多的工人為其奉獻餘下來的青春;我們的市政府才算擔起了一個城市應該有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