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中國勞工被困塞班  「黑工」困局成一帶一路另類註腳

原文網址:香港01

「下午再聯繫你,我們要去賭場抗議了」當記者聯繫到工人李強的時候他正忙著準備再去那座名為「博華・皇宮」的奢華賭場外抗議,向賭場方面討要自己應得的薪水和賠償金。

五名被賭場欠薪的中國工人舉著寫有「Pay our wages, we go home!」的條幅抗議。(受訪者提供)

這幾天,這間賭場剛剛舉行了一場頗有排場的亞洲超模大賽,一名中國模特贏得了桂冠;而在富麗堂皇的賭場外,五名被賭場欠薪的中國工人則穿著短褲拖鞋,舉著寫有「Pay our wages, we go home!」的條幅抗議。據他們說已經記不得自己在之前這八個月間,在這烈日下面呼喊、抗議了多少次了。

郭慶輝去年11月在老家山東肥城收到的招工簡章。(受訪者提供)

「黑工」

電工郭慶輝去年11月在老家山東肥城覓得了一個肥差,在一張《美國塞班島招工簡章》上,從廚師、建築工人到色情行業的職位空缺寫滿了一張紙。而郭的水電工人手則是「急需」,簡章寫明工人每天工作9小時,基本工資1萬元(人民幣),加班另計。而在那裏工作的另一名工人韓東所聽聞的工作條件則更有誘惑力:《紐約時報》報道稱他不光能掙到每月2萬元人民幣工資,更有可能申請到美國綠卡。

在交了4萬元人民幣的中介費之後,郭慶輝就和同鄉被中介送到河北保定參加了一場「培訓」,內容卻並非抵達塞班後的工作簡介。中介先塞給他們幾件花花綠綠的新衣服和一身泳裝——這些衣服並非工作服,泳裝也不是他們的福利——這是他們給郭慶輝的「包裝」,他們被告知中國人進出塞班無需簽證,所以所謂培訓的內容便是如何假扮旅遊者進入塞班。中介費已經進入中介的口袋,郭也就不得不接受要去塞班打黑工的事實。

其後郭和同樣經過「培訓」的同伴一行四人飛赴美屬北馬里亞納群島聯邦的首府塞班,雖然在「培訓」中不斷被強調要和海關說自己是過去旅遊,然而仍然有兩名工人在當地海關的詢問之下「說漏嘴」被立刻遣返。「他倆是從遼寧來的,白給了6萬5(人民幣)中介費」。

「到了塞班又讓當地的中介騙走500美金」被在當地中介收走護照後,郭還沒有開工已經累計給出了6500美元的「中介費」。

從工人宿舍望向賭場。(受訪者提供)

 

及至開工,等待郭和數百名中國工人的,是每天在塞班島的博華太平洋賭場工地上,每日13小時、並且沒有休息日的工作。即便在這種工作環境下,郭僅僅拿到了每月7500人民幣的工資,比出國前中介承諾的工資少了1/4。

然而按照美國公平勞工法,當僱員一周工作時間超過40小時(折算相當於每日8小時),其超時工資不得少於正常工資的1.5倍。塞班島當地政府的最低時薪為6.55美元。也就意味著,他們至少拿到2000美元,即相當於每月約13000人民幣以上的合法工資。

工人在塞班生活窘迫,一餐只有麵條、炒洋蔥和清水白菜。(塞班電視台)

 

若非一名中國工人在今年3月發生的工地意外中死亡,這些在塞班中國黑工的存在可能至今都不會為人所知。3月,一名43歲的工人在工地內從高處墜下死亡,FBI調查發現上百名在當地持旅遊簽證工作的中國工人,其後拘捕了數名工地負責人。然而同時還有數個包工頭聞風攜款潛逃,工人無法拿到工資,再加上工時、安全問題積累的不滿,遂在當地發起抗爭。

實際上,據塞班當地媒體統計,當時參與建設的中國工人有2000多名,黑工超過1000人。郭慶輝觀察到,單是300人的電工之中就有至少200人屬於黑工。而這些黑工則從與博華太平洋方面簽訂工程協議的三間中國公司招募而來:國企中冶集團、南京倍立達和蘇州金螳螂,在這其中很可能他們又將工程分別外包給了更多國內的工程中介。

正是在這種分判商層層盤剝、工人薪酬與工作安全不能得到保障的基礎上,事故過後更有權責不清、外判商作鳥獸散,導致賭場方面和幾個外判商相互推卸責任,最終工人討薪無門被困塞班數月。

自從聯繫到了幾位中國工人,他們除了會向記者發來每日示威抗議的照片,中間偶爾也有或是紅男綠女、或是賭場盛況,用意就是告訴記者工人們一磚一瓦構築的這個富麗堂皇大宮殿,與自己目前三餐不繼的狀況是怎樣的一種對比。而在這種強烈的對比背後,卻有著中國的各路資本和勞動力在這塊距離美國最遠的領土上,相互交錯糾纏的特殊背景。

賭場方面發給工人的「通牒」。(受訪者提供)

 

港資賭場的大盤算:

除了勞工問題本身,欠薪工人所牽涉到的這個賭場本身就頗有來頭。這個起名方式(奢華意象以及兩個詞彙中間一個無意義的圓點)頗似香港樓盤的「博華・皇宮」的擁有者博華太平洋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實際上正是一間港資公司。

博華太平洋廣為人知的人物是坐擁百億身家、富甲一方的崔麗傑(執行董事)、紀曉波(塞班島娛樂場度假村項目總監)母子。紀曉波是香港融匯資本有限公司CEO,在港澳生意獲得成功之後,2013年9月,紀曉波家族斥資3億港元,以「買殼」的形式入主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天然食品,將公司更名為博華太平洋後,便逐漸將賭場酒店的投資重心轉往塞班。

根據博華太平洋提供給香港聯交所的報告顯示,他們將在2014-2020年間分五期累計投入71億美元(相當於約551億港元)到塞班的賭場和度假村項目中,最終將建成擁有1,600張賭枱及3,500台角子機規模的大型賭場度假村。而他們更獲當地授出的獨家娛樂場度假開發商牌照,牌照有效期長達25年。

而作為紀曉波女友的台灣明星吳佩慈近期更頻繁露面於兩岸三地媒體,藉機大力宣傳紀曉波家族在塞班的旅遊業布局。關於塞班的消息頻頻見諸報端,實際上皆為配合博華太平洋在塞班的發展,本月他們便獨自斥資900萬美元舉辦第一屆塞班國際電影節,得獎名單公布,當時《芳華》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四項大獎。而令中國網友嘖嘖稱奇的則是,這個「國際電影節」幾乎所有獎項全部由中國電影包攬,另外內地小生張翰則憑藉《戰狼2》拿到了最佳男配角獎項——這部帶有強烈民族主義色彩的電影雖然不入如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初選,國際獎項同樣寥寥,卻在國內取得票房、口碑雙豐收。

塞班今年成為中國遊客重要旅遊地點。(視覺中國)

 

賭場方面舉辦的活動帶有如此濃厚的「中國風」,實際上自有其道理:由於塞班對中國護照實行與美國本土所不同的免簽證政策,吸引了大量的中國客人赴當地豪賭,據公開報道顯示,博華太平洋的貴賓廳中9成皆來自中國內地,而賭場方面為吸引VIP顧客,還專門配備了私人飛機和遊艇。富豪們乘坐私人飛機來塞班,他們揮金如土,2017年上半年的貴賓廳轉碼數已經高達一千九百億港元。貴賓廳轉碼數節節上升,以至於塞班博華太平洋的賭場盛況都遠勝過世界最大博彩中心澳門的一些大賭場。而彭博早前引述消息人士稱,美國財政部金融犯罪執法辦公室,開始調查博華太平洋是否涉及「洗黑錢」,博華太平洋方面則予以否認。

然而,有鑑於塞班近半年來中國工人欠薪醜聞,目前賭場主建築以外的相關工程仍然處於停工狀態,巨大白色的宮殿與後面空有骨架的大樓和吊車(天秤)觀感上頗不協調。在博華太平洋2017年上半年的報告中,曾經提及由於總承包商及若干分包商出現勞工問題,工程預期會有所延誤。而這一段文字顯然將博華太平洋本身的作為工程投資方所應承擔的責任,從這個複雜的國際外判系統中抽離了出來。

而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負責人李強在發給博華太平洋的聲明中表示:根據美國聯邦法律,無論是直接的僱傭者還是外判商,都應當在出現涉及勞工工資爭議的時候,附上相應責任——更不能相互之間踢皮球,要求工人自行和外判商討薪。

五名工人面臨被逼遷的命運。(受訪者提供)

相互推諉的中國企業:

這次欠薪問題中的另一股力量,便是作為工程主要外判商的三家中國企業,國企中國中冶旗下全資子公司中冶國際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南京倍立達新材料系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及蘇州金螳螂。金螳螂和中冶國際在2015年底稱中標賭場項目,其中金螳螂中標金額為11億元人民幣左右,而中冶國際兩期合計中標金額高達30.1億元人民幣。

而黑工事件發生後,美國檢察官已對中冶國際和倍立達兩家中國承包商有關個人提出指控,指責他們涉嫌在塞班島非法窩藏和僱傭移民工。而目前倍立達的兩名高管已經被判有罪。記者了解到,當時在塞班的中國黑工同時存在於三家中國承包商聘用的中國工人中,絕非倍立達一家的問題。即便如此,這些公司仍然將問題推卸給中介,同樣將自身定位為「受害者」。

在博華太平洋傳媒中心網頁上,有一篇相當正面的關於博華太平洋在塞班開發海上絲綢之路的宣傳文章,中華工商時報的記者便相當「深入了解到」,中冶集團已經在塞班紮根建設。而且稱中冶集團的普通建築工人,「居然拿到的是美國的工作簽證,所有的原材料均是從中國轉運過來,這也是中國國字頭企業第一次在美國領土上真正意義上拿到美國工作簽的大規模投資建設。」——很明顯,這種說法在目前看來是不實的,但是可以看出,無論是博華太平洋還是中冶方面,對於工人工作簽證的問題是有留意過的,在出事後將責任推卸給外判商,辯稱自己不知情的說法也很難站得住腳。

而一位不願具名的中國勞工問題研究員則說,實際上這種跨國投資下的外判制度下,吃苦耐勞的中國工人成為了被壓榨的弱勢群體,一方面他們要經受數層外判商在薪金上的盤剝,同時難以得到在工作量、以及施工安全上的保障;另一方面,一旦出現法律問題,無論是賭場方面還是三家中國承包商都會藉機將責任推卸給再下一層的外判商,使得工人無處伸冤而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他認為,賭場和承包商作為工人的聯合僱傭者,不會不清楚他們所僱傭的工人中存在黑工,外判商的存在往往成為他們擺脱責任的藉口;而在勞資糾紛問題中也理所當然的要對受損失的工人負責。

然而,即便目前的欠薪問題仍然沒有解決,網上已經出現了中冶集團塞班項目新一輪的招聘

建設中的賭場。(視覺中國)

 

中國黑工——一帶一路的另類註腳:

從金螳螂、中冶到博華太平洋,塞班的賭場工程的民企、國企合作,在各自的宣傳中都攀附到了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

博華國際全球資本市場總裁嚴衍曾經將其與國企合作的意義昇華:「我們是在做一個大旅遊的產業概念,引進中冶集團合作,也無形中消化了國內過剩產能,還帶動了整個GDP……中國民企開發建設塞班島,我們也算是在『產業援美』。」 ——這種說法實際相當契合「一帶一路」戰略所推動的亞太地區發展、化解產能過剩以及擴大中國影響力的目標。然而《紐約時報》就藉此質疑向亞太鄰國輸出非法建築工人問題的暴露,顯然不會對這一戰略有所幫助。

中國勞工通訊負責人韓東方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具有一定戰略高度的發展策略,然而在當中國企業參與國際工程並廣泛輸出勞動力之時,必須要先行理順勞資關係問題,不能夠將在本國國內不規範的「惡習」再延伸至國外。

大處說,如本次塞班賭場建設中,參與建設的中冶集團,便是中國國資委所擁有的大型央企。而如此大的黑工問題則勢必會影響企業本身、以及國企和中國在一帶一路戰略上的聲譽和形象。

具體來講,這些不規範的海外工程除了會令大量中國工人被困異鄉、血本無歸;同時也很有可能出現罔顧當地法律、壓迫本地工人的情況,若一旦出現工人大規模抗議行動,極其容易裹挾族群衝突,引發更大問題。去年末斯里蘭卡漢班託塔港的工人示威便是一例。

在抗爭的過程中,雖然有過百名工人拿到了應得的工資回國,然而也有部分工人為了儘早回家而勉強接受了不完整的工資賠償,留下來的僅有五名工人,他們在國內親戚的接濟之下,仍在堅持向賭場方面討要美國勞工部所規定的誤工補償金

博華皇宮的建設在出現黑工事件後並未有太多進展(圖左),無論是宮殿前還是後面的建築都沒有完工。(圖左受訪者提供、圖右博華太平洋2017中期報告)

然而,賭場方面則認為向工人提供住所和八個月以前的拖欠工資已經相當有「人道精神」,於是便向工人們發出了限期搬離住所的「最後通牒」。然而對於賭場的做法,一直跟進事件的研究員則反問道:「為什麼現在支付本應是八個月以前就應當付給工人的工資是人道?美國勞工部規定的誤工補償金又在哪裏?」

到了12月22日,又傳來了對五名工人相當不利的消息,雖然官方對於此次賭場黑工事件的調查結果仍然沒有定案,但是北馬里亞納勞工處秘書長Vicky Benavente在對本地媒體的回應明顯站在了賭場資方的立場上,對於工人方面要求八個月誤工補償費的要求,Vicky Benavente稱「博華太平洋本來就沒有義務補償工人本來的工資,更不用說工人們所要的比這些還多。」她更強調這些進入塞班的工人為「遊客」。

「幫助這些遊客並不是我們的工作。」其言下之意,便是這些工人明明是以黑工身份進入塞班,當地勞工處便沒有幫助他們的義務,Benavente在回應中同樣使用了和博華太平洋方面的說法「人道」(Huamnitarian)。然而當記者不斷電話追問要求這位秘書長澄清時,她的秘書則不斷稱她不在,而記者留下了聯繫方式也沒有獲得任何回覆。

韓東方稱,其實這種在工人被拖欠工資的情況下,先行斥責弱勢工人的情況相當多「國內很多工會在處理工人因工傷等問題維權的時候,都會先反問工人為什麼不簽勞動合同,高高在上的把前來求助的工人斥責一頓。」韓東方點出此事的荒謬之處,便是簽訂合同應當是招工單位的主要義務,勞工部門不應當以此為藉口拒絕援助工人。

此時此刻郭慶輝和幾位同伴整日都要為即將到來的驅逐做準備,同時不斷在賭場外抗議;而賭場內則剛剛舉行了「第11屆亞洲超級模特大賽」,獲得冠軍的不出意外,是一位中國佳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