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工的養老是政府不可避免的責任

螢火蟲:外來工的養老是政府不可避免的責任
文: 秦嶺蕭君中原深圳螢火蟲工友服務中心

《2014年全國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全國超過50歲的農民工有4600萬,其中有相當部分是第一代農民工。

oldd

1999年養老保險成為強制繳納的險種。但由於企業違法和政府部門消極執法,相當大一批工人長期未能參加養老保險。一項調研顯示,在深圳,時至今日仍有50.4%的工廠並未為全部工人參加養老保險(《非深圳戶籍勞動者養老保險狀況調研項目分析報告》黃巧燕、蘇媛,2014年7月。 )

近年來,第一批進城農民工已到退休年齡,但因參保不滿15年,無法享受養老保險退休待遇。很多人只能繼續工作,以維持生計。

有一批工人開始行動以推動政策改善。 2014年8月,十多名退休或即將退休的工人組成養老保險關注組,通過訴訟、政策意見、攝影展等方式爭取退休金。

這十多名工人,是4600萬高齡農民工的縮影。他們不應該僅僅作為數據的分子和分母展現在你的面前,而應該是一個活生生有情感與思想的個體。我們希望通過7段人生,從不同側面講述第一代農民工的養老故事,更豐富地展現這個群體的形象。

老周(週受芳)是深圳寶德玩具廠的工程部機修組組長,進廠21年,工廠卻只為其繳納6年社保。在寶德廠,這種情況很普遍。

隨著意識的增強,工人們開始要求工廠補繳養老保險,並發起維權行動,舉報、投訴、繼而罷工。幾經抗爭,資方最終同意補繳,但工人們卻在政府這裡遲到閉門羹,被以沒有補繳具體辦法為由,拒絕受理補繳申請。

大批工人退休在即,養老保險的歷史欠賬何時能還?

【工作21年卻只有6年社保】

老周記得,廠裡2001年給職員買了一次社保,但後來不知為何又將錢退給這些職員。到了2008年,也就是工廠成立21年後,才第一次給所有職員繳納社保,但普工卻必須申請,工廠才會給繳納。

日子過的很快,開始不斷有工人面臨退休的問題。在維權前,廠裡有超過400人的工齡超過10年,1000人的工齡超過5年,更有200對左右在廠內工作多年的夫妻,一些工人的子女都開始在寶德廠上班了。但卻因養老保險繳納年限不足十年,既無法辦理退休,也無法辦理延繳延退。

【屢屢投訴不被理睬 工人最終罷工】

工人們在2013年看到了一絲希望。

這年1月1日實施的2013年1月1日起實施的《深圳經濟特區社會養老保險條例》規定:“用人單位及其職工未按照規定繳納養老保險費,超過法定強制追繳時效的,可以申請補繳養老保險費”。

這意味著很多在深工作十年以上、由於單位未及時足額為員工繳納養老保險的,可以申請追繳,追繳成功的話,可以在深圳享受退休待遇。

老周和工友們考慮,如果能爭取到自入職起補繳,退休後至少能領個千兒八百補貼家用,反之,則只能一無所有地返鄉。

2013年4月,工人們第一次發出有380人簽名的舉報信,要求社保部門責令工廠為員工補繳入職以來的養老保險。該信件郵寄給了深圳市人力資源保障局以及龍華分局、深圳市總工會、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等部門機關。但除了社保站有人電話詢問外,沒有任何下文。

5月,480名工人簽名選出了18名工人代表,最終有332名員工在投訴書上簽名。老周和幾個工人代表跑遍了龍華區社保局、工會、深圳市人社局、信訪局、總工會和市人大、法制辦等他們能想到的跟勞資爭議有關的“有關部門”,但沒有積極的回應。

在這些簽名投訴的工人中,工作15年以上的就有167人。值得注意的是有4個主管、2個副主管也參與這次行動,養老保險的問題已經影響到了廠裡的很多人。矛盾和不滿都在積壓,缺的只是火星。

終於,在8月6日,一場以爭取養老保險為主要訴求的罷工波及了整個寶德廠! 3000名工人在廠門口拉了橫幅,上書:“爭取合法合理權益(養老保險、工齡、高溫補貼)”。要求廠方和政府部門出面,對工人提出的問題進行談判。

【鬥智斗勇 工廠答應補繳】

工人最終罷工,事實上是已經走投無路!

幾名工人代表在7月份找老闆談過,老周人比較活泛,廠裡從上到下都比較熟,寫字樓隨意進出,更不會害怕老闆!他跟老闆說:“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可能會有罷工的。”

但老闆顯然沒有在意,7月19日和8月1日,工人兩次向廠方發出談判要約,廠方均未同意。

前有廣州某珠寶廠工人通過集體行動爭取到了從1999年開始補繳社保的榜樣,工人們決不放棄!為了爭取年輕工人,工人代表們特意在訴求上加了爭取“高溫補貼”一條。

所有的工人都被動員起來,基層管理控制好員工的動向:“我們要保護公共財物、機器和人員的安全。”工模部和工程部負責巡邏,他們熟悉工人,工人也熟悉他們。工人們嚴格把控了工廠門口,車輛不許進出。

那天9點鐘勞動局、公安、社保部門、街道辦的人開著車都來了。

在廠門口,工人攔下了他們的車,人可以進,車不能進。

他們只好下車,沒有跟工人代表說話,進了廠,徑直去了辦公室。直到中午12點,工人們才看到他們出來吃飯。

下午1點,資方叫工人代表上去談判,18名工人代表選了6個人上去。提了3個要求:補社保、補高溫補貼、結清工齡。結果談到了下午4點半,社保局才說:只要廠裡同意,就給工人補繳養老保險。廠裡同意補繳。

代表們要求罷工期間工資照發,老闆也同意。

【補繳終成水中月養老保險成爛賬】

事情並沒有如工人所願。

罷工結束後,工人就關於具體補繳的細節又談了兩次。關於養老保險的補繳,政府表示,超過兩年的不能補繳。

工人不明白了,《深圳經濟特區社會養老保險條例》規定超過法定強制追繳時效的可以申請補繳,為什麼不能繳?

政府說,目前細則還沒出來,補繳沒有法律依據。於是,工人和資方都同意補繳了,政府卻說不行了。

2014年元旦,《深圳經濟特區養老保險條例實施細則》姍姍來遲,並再度令工人大失所望。該《細則》第四十五條,“關於養老保險補繳的具體辦法由市人力資源保障部門另行規定。”這也就意味著補繳的具體辦法仍然沒有。

法律可以慢慢制定,但是工人的年齡不等人。老周所剩不多的頭髮中,又添了幾根白髮。如今,老周已經超過了退休年齡,養老保險的歷史欠賬,依然是一筆爛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