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欠交社保令工人無法享有城市退休福利,法院判工人獲逾20萬賠償。

來源:尖椒部落

公眾號「深圳法援故事」推出過一篇文章,詳細介紹了福田區法律援助處援助的一起案例:

一名酒店的清潔工吳某,因單位欠繳2004年5月-2008年4月,共4年的養老保險,導致她在2015年5月達到退休年齡時,無法享受深圳退休待遇。

這種情況,在外來務工人員當中十分普遍。到目前為止,還有很多企業不為員工繳納養老保險,更不要說十年前。政府和企業欠了工人一大筆賬,不過誰也不打算還。

先說說這位清潔工的個案。她找過很多律師,都沒人願意接她的案子,因為勝訴的機會太少了,後來找到了法律援助。

這個案子有兩個方向可以打,一是行政訴訟,告政府,要求社保部門為她追繳2004-2008年這四年的養老保險,目前深圳市還沒有勝訴的先例。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工人找到社保部門要求補繳養老保險,得到的答案幾乎是一致的:兩年之內可以強制補繳,超過兩年的部分,就說“沒有執法權”。

另一個方向是民事訴訟,要求賠償延繳四年企業應繳納的費用,和工人少領取四年養老保險的損失,這兩部分錢算下來大約是二十萬。最後她們決定走民事訴訟。時間表如下:

入職日期 2004年4月26日
離職日期 2015年5月25日
退休日期 2016年5月
仲裁立案 2016年11月17日
仲裁不受理 2016年12月1日
民事一審立案 2016年12月9日
一審開庭 2017年4月14日
一審判決 2017年9月27日

最後一審判決:

一、用人單位賠償吳某某多延繳四年養老保險單位應承擔的保險費34405.93元;

二、用人單位應賠償吳某某延遲四年領取養老金的保險待遇損失173520元。

三、用人單位的總公司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不得不說,吳某是“幸運”的。

第一,她的養老保險繳納夠十年,作為外來工,可以把深圳作為養老保險待遇領取地。達到退休年齡後,她可以繼續繳費直到滿了15年,再去辦理退休,領取養老金。
對於更多外來工來說,累計繳費不足10年,連延繳的資格都沒有。

第二,她碰到一個“好時機”。
2016年底,深圳市放開一條口子,對於企業和個人協商一致的情況,允許補繳2年以外的養老保險。而在此之前,就算企業和員工同意,也無法補繳超過2年的養老保險。
吳某在2016年12月立案,此時深圳市剛好打算放開企業補繳的視窗,所以吳某的案子有機會贏。
2014-2015年,深圳市還有另外一批跟吳某情況類似的外來工,也試圖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要求企業賠償延繳的費用,和延遲退休的養老金損失。當時法院的判決截然不同,因為那時候還沒有開放企業補繳的口子。企業聲稱願意為員工補繳,是社保部門不同意補繳,所以不願意賠償這兩筆損失。最後法院駁回了工人的訴求。

第三,她遇到一個“好老闆”,雖然之前有過很多扯皮,包括不承認欠繳養老保險那4年的勞動關係等,但最後一審判決下來後,公司並沒有上訴。

現實中,很多工人雖然贏了官司,企業也不願意乾脆地把錢給工人,就算明顯工人最後會贏,企業也會堅持惡意訴訟,拖到最後。甚至終審判決工人贏了,老闆還可以拖到工人申請強制執行才給錢。

所以,沒有耍賴到底的老闆,也算是“好老闆”了。

據此,有幾點建議供工友參考:

1.儘量在同一個城市繳滿十年養老保險,就算差一點,也可以想辦法再進廠一段時間,湊夠10年養老保險,這樣就算不滿15年,也可以延繳滿15年,再辦理退休手續,領取養老金。

2.之前欠繳的養老保險,可以找企業協商補繳。
2年內的,用社保部門的話說就是有“執法權”,補繳也很快。這部分早補早好。 如果是超過2年的,可以先跟企業協商補繳,企業不同意,還可以通過行政訴訟的方式要求補繳,也可以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要求企業賠償待遇損失。
未來政策會不會改變,會不會變成凡是欠繳部分都可以強制補繳?這個我們無法預測,但每個人的爭取,都是有意義的。

3.這個故事裡的清潔工吳某遇到了一個好的法律援助律師,但這種機會跟買彩票中獎的幾率差不多。
在維權的過程中,很多工人往往沒有信心,覺得自己沒文化、不懂法,不敢自己上庭,想著哪怕花點錢請個律師省心。但是花錢未必就能真的省心啊,況且補繳養老保險這種案例,很多律師都不願意打,因為勝訴幾率小。
如果自己沒有信心搞定,也可以考慮委託法律援助的律師,不過這個過程,要積極主動跟法律援助律師溝通,明確自己的訴求,討論追討的策略。

4.中國的法律法規和政府的執行程度,每天都在變,不要因為前面有人失敗了,就不去爭取。

2013年,深圳發生過上千人的罷工,員工要求企業補繳養老保險,企業也同意補繳,但最後因為社保部門聲稱“沒有實施細則”就拖到不了了之。而2016年底之後,只要企業和工人協商一致,就可以補繳了。

總之,只要有一點空間,還是應該主動去爭取。爭取的過程中,可能有困難,也可能會失敗;但不去爭取,就肯定什麼都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