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走佬成災,武漢服裝業工人遇上寒冬

老闆走佬成災,武漢服裝業工人遇上寒冬

文:流水線之聲 尖椒部落

原文:http://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2508

上世紀80年代,熙熙攘攘的漢正街曾是華中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市場,成就了大批以漢派服裝起家的老闆們。但是現在,在網絡上搜索“武漢服裝業”,得到的結果卻不是蓬勃與輝煌,而是困境與尷尬。近幾年武漢服裝廠老闆跑路的新聞數不勝數,光是今年上半年就發生了不少。

「早晨看樣子,上午裁料子,中午打樣子,下午上攤子,晚上數票子」,80年代人們提起武漢,自然會聯想到漢正街,自然會聯想到漢正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同樣也會聯想到華中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市場,從那時起漢派服裝就成了武漢的名片;同樣,漢正街也成就了大批以漢派服裝起家的老闆們,也就是從那時起,漢派服裝以大眾化和平民化的風格以及低廉的價格名揚天下。武漢的服裝產業曾經歷過長久的輝煌,直到2012年,武漢服裝產業400億的生產總值仍然位居全國第一。


但是現在,在網絡上搜索“武漢服裝業”,得到的結果卻不是蓬勃與輝煌,而是困境與尷尬。近幾年武漢服裝廠老闆走佬的新聞數不勝數,光是今年上半年就發生了不少。

武漢的服裝業怎麼了?它真的已經從壯年步入遲暮了嗎?

【嘉禾服飾:50多工人工資無著落】

嘉禾服飾有限公司地處四台工業園,公司一般每月最後一天發工資,但14年11月31日,該發的工資遲遲未到。每當工人們詢問,老闆張某總是說“再等等”。後來,張某給出答复,元旦前一晚發工資。

發工資的時候到了,工人們卻發現老闆張某及妻子都不見了,電話也打不通。而在此之前,廠裡部分值錢的設備也被轉移了。 50多名工人一個月的工資沒了著落。

【東西湖區某服裝廠:欠薪30餘萬元】

6月初,服裝廠老闆突然失踪,拖欠72名員工近3個月工資。找上門才知道,老闆欠高利貸,無法償還跑路了。

從今年4月開始,員工們就沒收到工資,找老闆楊某詢問,他每次都說再緩兩天。因之前從未出過類似情況,大夥對楊某比較信任,依舊正常上班。

6月11日,工人們上班時發現,工廠大門緊閉,給楊某打電話已關機,之前在廠裡守門的老闆親戚也一起消失了。找到楊某家,其大門上貼著一些高利貸公司及銀行的催還款信息。隨後,一些供應商也給服裝廠來電,問貨款何時能結清。工人們每天守在工廠門口,希望能等到老闆來發工資。據初步統計,拖欠的工資總金額達30多萬元。

【靖政服飾:老闆連夜走佬】

6月21日,礄口區長風路一處工業園內,一家服裝廠老闆丟下廠房、設備“跑路”,70多名員工工資沒有著落。

這家私營服裝工廠,名叫“靖政服飾”,以接單加工為主。

21日清晨,員工起床發現,老闆的辦公室門開著,裡面的電腦主機、文件等已被搬空。撥打其電話,也無法接通。有員工稱,凌晨2點多,看見老闆和家人在清理東西。

聞聽老闆跑路,眾多供貨商紛紛趕到工廠搬東西。為保護設備,雙方險些釀成衝突。據廠長估算,老闆欠70多名工人一個多月工資,約38萬元,加上拖欠的場租3萬多元及供應商的欠款,目前初步統計已超過120萬元。

一位承包該廠機修業務的李老闆稱,該廠老闆張順海是仙桃人,還欠他1萬多元。

事發後,工業園物業已對該廠停水、停電。

【金蒂珀華服裝廠:工友盼挽回”血汗錢“】

6月24號,近百名服裝廠工人,徘徊在江漢區常青路華安里的一個工業園內,希望能挽回血汗錢。他們都是在金蒂珀華服裝廠上班。

6月6日,廠裡宣布放假,老闆娘張某對大家承諾,“絕不虧待大家,保證工錢一分不少”。

18日,工友們按時趕到廠裡上班,頓時傻眼。工廠換了主人。不許任何人進出。此時,撥打老闆夫妻二人電話,顯示無法接通。

負責生產的方廠長說,老闆人間蒸發後,眾多供應商聞訊過來要賬。目前,廠裡僅欠122名工人、每人40天的工資就達57萬元。另外,這幾天陸續有供應商來要賬,聲稱老闆欠他們70多萬。失去了工資的工友們,只得每天徘徊在工廠樓下,等待相關部門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