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Lalamove下調司機運費
多個城市司機罷工抗議

以往要透過電話,或網上提早預約的貨運服務,現在已經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在短時間內將顧客的訂單發送至司機的手機中,非常方便。2013年在香港成立的Lalamove,就是首批以應用程式進駐貨運行業的其中一份子。不過在新行業營運模式的背後,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問題。2018年4月,內地Lalamove(內地稱作「貨拉拉」)司機就因為企業下調所得運費而發動罷工。

 

除香港外,現時Lalamove在內地、曼谷、馬尼拉、台北等多個地方均有營運。Lalamove自2014年起開始進入內地貨運市場,現時在全國有超過150個服務站,是國內物流業電商的龍頭之一。

2018年4月29日,湖南省長沙市的「貨拉拉」司機首先發起罷工,抗議平台單方面決定下調司機的運費計算方法,在現時油價上漲的情況下,司機的生活更為艱苦,要求「貨拉拉」重新上調司機運費,容許司機每天可在沒有任何後果的情況下拒絕或改派一次訂單,司機搬運貨物可向客戶另行收費等多項訴求。直至5月3日,長沙市的司機罷工仍然持續。5月4日,陝西省西安市也有「貨拉拉」司機發起遊行,抗議企業下調司機運費。5月7日,雲南省昆明市,廣東省深圳市和四川省成都市都同樣發起罷工,要求「貨拉拉」重新上調司機運費和解決不公正推單等問題。其中在深圳和昆明的罷工,有公安到場觀察罷工的發展,但未有消息指罷工遭到政府打壓。

貨運電商企業競爭激烈,Lalamove在香港的老對手Gogovan於去年與內地「58速運」合併,宣佈進軍內地市場,令「貨拉拉」和「58速運」之間的競爭更為激烈,企業以下調顧客收費的方式吸引用家,結果令前線工作的司機收入每況愈下,有司機表示每個月收入減少1000元人民幣左右,加上近年燃油價格持續上升,令司機對企業的不滿爆發,決定發起工業行動抗爭。

隨著科技發展而衍生的行業愈來愈多,但從最近的美團車手罷工到現在「貨拉拉」司機罷工,都一再反映這些新興行業存在嚴重問題,而在當中的前線工作人員,工作和收入更是毫無保障。中國政府有必要回應現時新興就業模式下,零散工人的勞工權益問題,完善勞工法例,加強新興就業人員的勞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