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Lalamove下调司机运费
多个城市司机罢工抗议

以往要透过电话,或网上提早预约的货运服务,现在已经可以透过手机应用程式,在短时间内将顾客的订单发送至司机的手机中,非常方便。2013年在香港成立的Lalamove,就是首批以应用程式进驻货运行业的其中一份子。不过在新行业营运模式的背后,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问题。2018年4月,内地Lalamove(内地称作「货拉拉」)司机就因为企业下调所得运费而发动罢工。

 

除香港外,现时Lalamove在内地、曼谷、马尼拉、台北等多个地方均有营运。Lalamove自2014年起开始进入内地货运市场,现时在全国有超过150个服务站,是国内物流业电商的龙头之一。

2018年4月29日,湖南省长沙市的「货拉拉」司机首先发起罢工,抗议平台单方面决定下调司机的运费计算方法,在现时油价上涨的情况下,司机的生活更为艰苦,要求「货拉拉」重新上调司机运费,容许司机每天可在没有任何后果的情况下拒绝或改派一次订单,司机搬运货物可向客户另行收费等多项诉求。直至5月3日,长沙市的司机罢工仍然持续。5月4日,陕西省西安市也有「货拉拉」司机发起游行,抗议企业下调司机运费。5月7日,云南省昆明市,广东省深圳市和四川省成都市都同样发起罢工,要求「货拉拉」重新上调司机运费和解决不公正推单等问题。其中在深圳和昆明的罢工,有公安到场观察罢工的发展,但未有消息指罢工遭到政府打压。

货运电商企业竞争激烈,Lalamove在香港的老对手Gogovan于去年与内地「58速运」合并,宣布进军内地市场,令「货拉拉」和「58速运」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企业以下调顾客收费的方式吸引用家,结果令前线工作的司机收入每况愈下,有司机表示每个月收入减少1000元人民币左右,加上近年燃油价格持续上升,令司机对企业的不满爆发,决定发起工业行动抗争。

随着科技发展而衍生的行业愈来愈多,但从最近的美团车手罢工到现在「货拉拉」司机罢工,都一再反映这些新兴行业存在严重问题,而在当中的前线工作人员,工作和收入更是毫无保障。中国政府有必要回应现时新兴就业模式下,零散工人的劳工权益问题,完善劳工法例,加强新兴就业人员的劳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