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风钻工人维权九载 遭深圳当局警察抓捕、劝离、监控

湖南耒阳一群风钻工人,自2009年起,向深圳当局追讨职业病补偿,逾十年来未有止息。2018年五一劳动节前后,他们再度拔涉南下,到深圳向有关当局追讨补偿,遭到警方的暴力对待。

湖南耒阳导子乡有一条「著名」的「尘肺村」。村内不少男工先后在90、00年代到深圳当风钻工人,工人须在直径一米至五米的地下坑洞内,在花岗岩上钻洞,再填入炸药进行爆破,令钢筋可以固定成为地基。在漫天粉尘的工作环境下,职业安全被置之不顾,仅有一个口罩的工人,便容易患上尘肺病。

90年代初到深圳当风钻工的一批人,便在2009年进行了耒阳农民工的首次尘肺病工人维权。当时,百多个患上尘肺病的耒阳工人集体到深圳向一家爆破公司老板追讨补偿。老板当然要求他们作职业病鉴定,在繁锁的鉴定程序下,一些工人因为没有劳资关系的证明文件,而无法「鉴定」为职业病患者。眼见老板利用法规敷衍,工人愤而向深圳市政府集体上访。最终有劳资关系的工人可巡法律程序获赔偿,而没有劳资关系证明的工友,也可以得到七万到十三万的赔偿。

工人的工作情况(图源:土逗公社)

2009年的集体维权成为了「尘肺村」工人的集体记亿。九年过去,这群工人再度回到深圳维权。这群工人当中,有的已花光当年的有限赔偿,需要争取跟进补偿;有部分在2009年维权时进行体检时,因「没有患病」而未获赔偿。可是,2017年湖南当局进行省内尘肺病调查时,这群工人却被检验出一期至三期的尘肺病。

九年过去,中国政府面对维权人士的回应已是大不同。2018年1月,他们面对深圳警察的威胁,和政府派来的律师的敷衍。工人们心知肚明,政府要他们「走程序」--但患上第二、三期尘肺病的工人等得起吗?及至4月底,工人再度到深圳上访,到五一前,被「劝告」回家。工人无可奈何,但却又忍无可忍,终于在五一之后,再度上访。这一次,深圳政府派出警察,以「闹事」之名,抓捕这群身患恶疾的工人,七人被捕。有工人更被警察殴打,一时昏迷。

声援工人行动

工人自5月8日起,到本文截稿为止,未有停止上访行动。深圳上访办亦未有接见工人。多年来,这群尘肺村维权的工人都受尽打压。2009年有份维权的工人,被深圳政府列入不得聘用的黑名单。今日工人再度上访,则是遇上警察的打压。然而工人的抗争也得到国内各界的声援,富士康工人无惧打压,拉起了支持耒阳工人的横额。

九年的维权并未完结,深圳的摩天大楼已然建成,但底层的劳动者仍每日与粉尘搏斗。

延伸阅读:

惟工新闻:在深圳建筑地盘工作 患上肺积尘 三百湖南工人集体索偿 

土逗公社:尘肺村中一位未亡人的五次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