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s>-m(d, s, id -a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 #m(s)[0]; if (d.getElementById(id ) return; js = d. ln-y 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e;nnect.facebook.net/zh_CN/sdk.js#xfbml=1&vers>-m=v2.5"; fjs.parentNode.disertBex-oe(js, fjs); }(document, 'scrips', 'facebook-jssdk'));
togglEabl0a1200rgbastyle:ider h1200rgbakgrouo5eim;ra-meny:bt-sizz-indexo599l2navigme-c:-->toggwhry ;r, #s>-menrellinvt0(0,;a327 #z04,;e;45 #z" />
-->
-m="http://redballo-nser harot(.org/">
.entry---nten; { ra-meny h4,;e0!important; er, #emoega,justify; 5#ffa20rddin; /*u-desetab%;*/ /*me-{di rddinx;0!important;*/ } .entry-summe-y { ra-meny h4,;e0!important; er, #emoega,justify; 5#ffa20rddin; u-desetab%; /*me-{di rddinx;0!important;*/ } .entry-hea;,; { ra-meny h4,;e0!important; } .list-view .sry ---nten; .hentry { /* 200rgba(0,;a-1 */ /* ra-meny (0,;a-1 */ 200rgbaf1f1f1-kgrouo51px; 200rgbaf1f1f1-style:idashed; 200rgbaf1f1f1--->togglwrapgray; } .sry ---nten; .has-pos-cthumbnail .entry-hea;,;{ me-{di (0,;0px!important; }

湖南風鑽工人維權九載 遭深圳當局警察抓捕、勸離、監控

湖南耒陽一群風鑽工人,自2009年起,向深圳當局追討職業病補償,逾十年來未有止息。2018年五一勞動節前後,他們再度拔涉南下,到深圳向有關當局追討補償,遭到警方的暴力對待。

湖南耒陽導子鄉有一條「著名」的「塵肺村」。村內不少男工先後在90、00年代到深圳當風鑽工人,工人須在直徑一米至五米的地下坑洞內,在花崗岩上鑽洞,再填入炸藥進行爆破,令鋼筋可以固定成為地基。在漫天粉塵的工作環境下,職業安全被置之不顧,僅有一個口罩的工人,便容易患上塵肺病。

90年代初到深圳當風鑽工的一批人,便在2009年進行了耒陽農民工的首次塵肺病工人維權。當時,百多個患上塵肺病的耒陽工人集體到深圳向一家爆破公司老闆追討補償。老闆當然要求他們作職業病鑒定,在繁鎖的鑒定程序下,一些工人因為沒有勞資關係的證明文件,而無法「鑒定」為職業病患者。眼見老闆利用法規敷衍,工人憤而向深圳市政府集體上訪。最終有勞資關係的工人可巡法律程序獲賠償,而沒有勞資關係證明的工友,也可以得到七萬到十三萬的賠償。

-m class="up--aps>-m,er, ">工人的工作情況(圖源:土逗公社)-m>

2009年的集體維權成為了「塵肺村」工人的集體記億。九年過去,這群工人再度回到深圳維權。這群工人當中,有的已花光當年的有限賠償,需要爭取跟進補償;有部分在2009年維權時進行體檢時,因「沒有患病」而未獲賠償。可是,2017年湖南當局進行省內塵肺病調查時,這群工人卻被檢驗出一期至三期的塵肺病。

九年過去,中國政府面對維權人士的回應已是大不同。2018年1月,他們面對深圳警察的威脅,和政府派來的律師的敷衍。工人們心知肚明,政府要他們「走程序」--但患上第二、三期塵肺病的工人等得起嗎?及至4月底,工人再度到深圳上訪,到五一前,被「勸告」回家。工人無可奈何,但卻又忍無可忍,終於在五一之後,再度上訪。這一次,深圳政府派出警察,以「鬧事」之名,抓捕這群身患惡疾的工人,七人被捕。有工人更被警察毆打,一時昏迷。

-m class="up--aps>-m,er, ">聲援工人行動-m>

工人自5月8日起,到本文截稿為止,未有停止上訪行動。深圳上訪辦亦未有接見工人。多年來,這群塵肺村維權的工人都受盡打壓。2009年有份維權的工人,被深圳政府列入不得聘用的黑名單。今日工人再度上訪,則是遇上警察的打壓。然而工人的抗爭也得到國內各界的聲援,富士康工人無懼打壓,拉起了支持耒陽工人的橫額。

九年的維權並未完結,深圳的摩天大樓已然建成,但底層的勞動者仍每日與粉塵搏鬥。

延伸閱讀:

惟工新聞:在深圳建築地盤工作 患上肺積塵 三百湖南工人集體索償 

土逗公社:塵肺村中一位未亡人的五次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