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箝制的工人代表--女工沈夢雨

在黃色工會、官方工會的壓制下,真正的工人代表如何突破箝制,爭取坐上談判桌的機會?在假選舉充斥的中國,工人如何選出真正代表他們的代表?在廣州市的日弘機電汽車配件工廠(本田汽車的代工廠,下稱「日弘機電」),工人給出了答案。

她叫沈夢雨,6月19日,她入稟廣州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要跟日弘機電打官司。沈夢雨自2015年11月起在日弘機電當派遣工,至2016年轉為正式工人。2018年,工人與她突破了官方工會的重重封鎖,選了她擔任工資集體協商職工方協商代表。然而,日弘機電和官方工會都不服職工方代表中有這麼一個「異類」,砌詞將她解僱。沈夢雨於是提出日弘機電「非法解僱」的訴訟。

工人代表的選舉,本來就是走過場的。日弘機電工會在2017年6月的換屆選舉中,整個選舉都被資方操控。據悉,工人只能在選票上簽名,卻由資方的人員寫上被選人的名字,資方以此操控工會主席的人選。官方工會的主席郭振泳便是這樣產生的,我們在稍後可以看到他如何配合資方的行動,打壓女工沈夢雨的代表地位。

另一個走過場的程序,是官方工會與資方共演的「工資與年終獎集體協商」。資方也許打算今年也是如常與官方工會「協商」幾次,便公布消息。但2010年的廣州汽配工人罷工讓工人知道,官方工會與資方是一丘之駱,這一次,他們決意要推選屬於自己的工人代表。

微信群的選舉

微信上的投票

一人一票選出工人代表的討論,在工人之間蘊釀。工人用微信群作非正式的公投,九成同工認為應以一人一票選出談判代表。在第二次的微信投票中,更選出了沈夢雨。沈夢雨在工人的支持下,擠身談判代表之列。在九個談判代表之中,只有她一人是得到工人支持,而不是官方工會欽點的。

她得到工人的支持,並不是一朝一夕。在廠內,工人和沈夢雨也正響應廣州其他車廠的工人,爭取廠方補繳勞務派遣工的公積金。沈夢雨在4月10日當上談判代表之後,隨即收集工人意見,對抗資方「無錢加薪」的論述。

官方工會迫於工人的壓力,不得不讓沈夢雨當選。然而,資方和官方工會也想盡辦法取消她的資格。一方面,廠方禁止她到自己工作的場所,以免她「搧動工人」,實際上是防止是在廠內進行問卷調查。另一方面,官方工會以「有人投訴選舉過程違紀」為由,暫緩與資方的談判,更將談判代表的資格暫停。這兩個動作分別在4月16和17日的進行,資方和官方工會的合謀表露無遺。及至4月24日,官方工會在「調查」過後,建議撤銷沈夢雨的代表資格。郭振泳召開會員大會,工人卻將議案否決,官方工會棋差一著,沈夢雨的談判代表地位反而更形鞏固。沈夢雨敦促工會恢復協商,並以工人「加薪8%」的訴求為談判基礎。

官方工會在會員大會上的決議得不到支持

工會出手失敗,資方便出手。廠間忽然出現大量抹黑沈夢雨的字條,指責她破壞協商。5月21日,資方向工會要求撤換沈夢雨,否則拉倒談判。5月底,人事部先後對她記過處罰,指責她的〈覆歷〉不符,又說她泄露公司機密;郭振泳並以此為由,撤銷了她的談判代表資格。資方隨即將她解僱。

最後資方推出的加薪方案與工人訴求相當接近

工會和資方聯手將沈夢雨解僱,反而說明了她的主張得到工人的認同。對談判代表出手強硬,但資方仍不得不回應工人的訴求。6月,日弘機電公布了加薪6%的方案,並對員工發出4個月的年終獎金。就在沈夢雨入稟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庭那一天,廠方公布補繳勞觔派遣工的公積金。

「在這過程中,我們不僅爭取到了自己的利益,同時也爭取到了自己做人的尊嚴!的確,有人被開除,有人被針對,那只是因為團結的人數還不夠多!」沈夢雨如此寫道。這場仗還沒有打完,沈夢雨將要與日弘機電對簿公堂,維護她民選談判代表的地位。

繼續爭取!

參考報道:

工人代表--女工沈夢雨是如何煉成的!

協商代表沈夢雨致工會主席郭振泳質疑信

 

沈夢雨致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一封信

團結就是力量 — 夢雨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