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盡責反被控
內地塵肺工人維權哀歌

2017年11月,貴州航天醫院的三名醫生,被當地公安局以「錯誤診斷塵肺病」為由,以「涉嫌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拘捕,引發國內關注塵肺工人權益的人士和團體嘩然。由被捕至今已逾半年,他們的案件經歷了兩次被退回檢察院重新偵訊,現正處於第三次審查起訴階段。

中國政府對這三名醫生  黃亨平、張曉波、董有睿的打壓,早於2016年8月已經開始。當時遵義市綏陽縣公安局以經濟詐騙罪對黃亨平和另一位羅勁松醫生進行刑事拘留、取保候審等措施,直至2017年8月才解除取保候審。期間,公安局到醫院調走1353份由2012年至2016年的塵肺病病人檔案資料調查。2017年6月,黃亨平再被遵義市以涉嫌詐騙罪刑事拘留,7月初取保候審。11月1日再以「涉嫌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拘捕起訴。2017年10月,張曉波、董有睿於10月被以「涉嫌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帶走,1日後取保候審,11月24日同樣以「涉嫌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拘捕起訴。2018年6月23日,3名醫生獲批准取保侯審,在關押7個多月後總算可以離開監牢,但案件仍未完結。

公安從醫院調查的1353份案例中,再抽出547份資料重新讀片,確診42宗個案為塵肺病,指三位醫生的診斷差異率為92.3%,認定原因屬醫生人為過失,令3000萬人民幣的社保資金流失,因此干犯「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起訴。不過,根據內地醫生的培訓教材,塵肺病的讀片誤差範圍在18.8%至33.2%之間,是診斷難度較高的一個項目,而有問題的505份病例,在醫院本身的1640份案例中佔30.7%,符合正常誤差範圍。因此醫院醫生和家屬認為診斷錯誤並非人為過失,而是客觀的技術性誤差,不應該因此受刑責。而事件對一眾罹患塵肺病的工人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塵肺病工人的維權工作一直困難,原因在於塵肺工人要取得職業病診斷書一直非常困難,而企業亦一直在職業病診斷的過程中拒絕、延誤提供資料,或提供錯誤資料,令醫生或專家能夠進行正確診斷的機會大打折扣。即使最終診斷結果確診為職業性塵肺病,但大多已經拖延了一段非常長的時間,工友可能已經背負了因高昂治療費用而積下債務,更可能在漫長的診斷期間死亡。這宗事件發生後,可以預期醫生或專家在診斷塵肺病工人時將更加保守,而在現時的法制底下,診斷書是國內塵肺病工人獲得工傷補償或人身傷害賠償的惟一憑藉,如最終令工人獲診職業性塵肺病的機會進一步下降,對塵肺工人權益的傷害將會非常嚴重。

誠然,如有醫生醫德有虧,企圖藉由偽造工人的病況獲利,理應嚴懲。但在檢察院兩次退回案件偵訊的情況下,公安明顯是在未有掌握實質證據的情況下向三位醫生提出起訴,並且關押了他們超過半年的時間。事件明顯是為了阻嚇醫生減少開出職業性塵肺病的診斷書,以維護企業的既得利益,打壓塵肺病工人的維權運動,和減少相關職業病補償開支。假若塵肺病工人無法從制度中得到合理補償,2009年「開胸驗肺」的事件一再重演,工人的憤怒爆發,最終政府只會自食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