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尽责反被控
内地尘肺工人维权哀歌

2017年11月,贵州航天医院的三名医生,被当地公安局以「错误诊断尘肺病」为由,以「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拘捕,引发国内关注尘肺工人权益的人士和团体哗然。由被捕至今已逾半年,他们的案件经历了两次被退回检察院重新侦讯,现正处于第三次审查起诉阶段。

中国政府对这三名医生  黄亨平、张晓波、董有睿的打压,早于2016年8月已经开始。当时遵义市绥阳县公安局以经济诈骗罪对黄亨平和另一位罗劲松医生进行刑事拘留、取保候审等措施,直至2017年8月才解除取保候审。期间,公安局到医院调走1353份由2012年至2016年的尘肺病病人档案资料调查。2017年6月,黄亨平再被遵义市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7月初取保候审。11月1日再以「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拘捕起诉。2017年10月,张晓波、董有睿于10月被以「涉嫌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带走,1日后取保候审,11月24日同样以「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拘捕起诉。2018年6月23日,3名医生获批准取保侯审,在关押7个多月后总算可以离开监牢,但案件仍未完结。

公安从医院调查的1353份案例中,再抽出547份资料重新读片,确诊42宗个案为尘肺病,指三位医生的诊断差异率为92.3%,认定原因属医生人为过失,令3000万人民币的社保资金流失,因此干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起诉。不过,根据内地医生的培训教材,尘肺病的读片误差范围在18.8%至33.2%之间,是诊断难度较高的一个项目,而有问题的505份病例,在医院本身的1640份案例中占30.7%,符合正常误差范围。因此医院医生和家属认为诊断错误并非人为过失,而是客观的技术性误差,不应该因此受刑责。而事件对一众罹患尘肺病的工人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尘肺病工人的维权工作一直困难,原因在于尘肺工人要取得职业病诊断书一直非常困难,而企业亦一直在职业病诊断的过程中拒绝、延误提供资料,或提供错误资料,令医生或专家能够进行正确诊断的机会大打折扣。即使最终诊断结果确诊为职业性尘肺病,但大多已经拖延了一段非常长的时间,工友可能已经背负了因高昂治疗费用而积下债务,更可能在漫长的诊断期间死亡。这宗事件发生后,可以预期医生或专家在诊断尘肺病工人时将更加保守,而在现时的法制底下,诊断书是国内尘肺病工人获得工伤补偿或人身伤害赔偿的惟一凭借,如最终令工人获诊职业性尘肺病的机会进一步下降,对尘肺工人权益的伤害将会非常严重。

诚然,如有医生医德有亏,企图借由伪造工人的病况获利,理应严惩。但在检察院两次退回案件侦讯的情况下,公安明显是在未有掌握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向三位医生提出起诉,并且关押了他们超过半年的时间。事件明显是为了阻吓医生减少开出职业性尘肺病的诊断书,以维护企业的既得利益,打压尘肺病工人的维权运动,和减少相关职业病补偿开支。假若尘肺病工人无法从制度中得到合理补偿,2009年「开胸验肺」的事件一再重演,工人的愤怒爆发,最终政府只会自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