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地域連結︰中國工人抗爭的新常態?


轉載自:《工盟團結報》155期

文:林祖明

自2015年12月的「廣東勞權人士抓捕」事件後,協助工人的民間團體被打壓、工人組織者和領袖被拘捕、有關工人抗爭的消息被封鎖,中國工人的自主抗爭運動,表面上進入了一段沉寂的歲月。然而,中國工人的抗爭不但沒有因此而減少,而且更隨著中國經濟結構轉營產生了急劇的變化。

五一勞動節前夕,來自國內二十七個市的塔吊司機(香港稱地盤「天秤手」)陸續上街要求改善薪酬待遇。其規模之大,屬近年單一行業工人集體維權事件中罕見,令沉寂多時的中國工人抗爭,再度引起了香港媒體的關注。與此同時,全國各地的「貨拉拉」(即香港的Lalamove)亦於四至五月期間相繼發起罷工,抗議企業下調司機運費影響生繼。近年,這類牽涉單一行業或企業的全國性工人集體維權事件屢見不鮮。相較以往在廠房內爆發的工人抗爭,異地連結已逐漸成為中國服務業工人的抗爭手法。早於2016年5月,中國沃爾瑪超市因推行「綜合工時制度」(即彈性上班制度),引發多個城市的工人發起罷工。他們透過互聯網和手機通訊平台自發組織,連結位於不同城市的四家沃爾瑪分店工人發動罷工。而去年送餐員的跨省異地抗爭、月前多個省市爆發的出租車司機(的士)罷駛以至最近的天秤手和Lalamove罷工,工人均以類似模式自發組織抗爭行動。各地工人之所以能夠一呼百應團結抗爭,反映了國內經濟轉營所帶來的惡果正在發酵中。

2014年,習近平首度提出「中國經濟新常態」一詞,意指中國經濟已步入工業化後期階段,正逐步跨越成為後工業經濟模式。近年,中國積極推行經濟轉營,試圖以服務業和創科行業取代製造業成為帶動經濟的火車頭。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服務業早於2013年已成為中國經濟的第一大產業。截至止2016年,服務業佔全國生產總值達51.6%,比製造業高出11.8%。但在經濟轉營的過程中,基層工人的就業權益往往被犧牲。工序外判和就業零散化,成為了經濟新常態下的就業新常態。無獨有偶,上述曾發起抗爭的工人均是來自僱傭佣關係模糊的工種,受盡外判制度和假自僱的剝削,令工人不受社保或工傷賠償等基本保障。因此,當某地工人發起抗爭時,更容易觸發或動員其他地方面對相同處境工人的響應。同時,服務業工人的集體抗爭個案亦有上升趨勢,反映服務業工人的不滿正不斷升溫。因此,這種跨地域的工人連結,將更進一步成為中國工人抗爭的新常態。

基層工人未能分享經濟轉型營所帶來的繁榮成果,這似曾相識的故事,正是香港工人過去二十年的哀歌。2007年的扎鐵工人、2009年的碼頭工人以至今年的海麗邨清潔工人,同樣受盡就業零散化和外判化的煎熬。但兩地工人自發抗爭的例子,證明無論政權如何打壓,仍阻擋不了工人團結對抗剝削的力量。在面對相同政權和資本的步步進逼,兩地工人的跨地域連結和互相啟發,將可望為未來的工人抗爭尋找新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