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進報道|佳盼油封一月工潮】大灣區升級工程引發行動 深圳工人集體維權被打壓



編按:此宗工潮於今年1月發生,本網曾作報道。工潮規模不小,歷時兩天。本網記者查得更多資料,特此作跟進報道。

佳盼油封(深圳)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12月份,由日本油封(香港)有限公司獨資經營,屬於香港註冊的日本資本,根據商業註冊紀錄上的法定代表人為玲木博也。廠內主要生產各種密封圈、汽車用橡膠產品配件,是次發生事件的廠房位於深圳市寶安區福永街道福洲大道福海科技工業園內,共有員工400多人左右。

2017年12月時,工人發現工廠將會因福永意庫改造工程的影響,整體搬遷至寶安區西鄉街道,與舊有位置距離15公里。但資方一直並未正式向工人提出通知及與工人協商搬遷的安排或賠償[1]。工人最終於2018年一月份發起了集體行動,阻止公司搬遷機器設備,並提出要求支付經濟補償金、補繳社保、補繳住房公積金、補發年休假工資等訴求。

提出談判邀約 資方拒絕回應

工友於一月五日書面向資方提出要求,並要求展開集體談判,解決搬廠賠償及補繳社保等要求。然而資方並未回應工友要求,反而收到信後不斷追查牽頭人,於廠內要求工人供出誰是發起人,對維權工人造成恐懼,於情緒激動下發起了集體行動以回應資方,希望得到正視。

談判欠缺誠意 動用警力打壓工人

一月七日早上,工人發起集體行動,共同阻止資方搬走廠內機器及材料,而資方於當日同意與工人代表展開一次談判。但資方在談判桌上並沒有顯露解決問題的誠意,拒絕回應工人提出的要求,只向工人提出「3000元」獎勵方案,如果工人願意於1月10日前簽訂搬遷協議,願意到新公司繼續工作及立即復工,可以得到3000元的獎勵。工人代表當場拒絕方案,要求正面解決搬廠賠償及社保問題,令到談判上並沒有得到任何成果。

一月八日,當日遇上了冷空氣到達深圳地區,加上天空下雨,氣溫驟降,跌至15度以下,工人站於室外,沾濕身上仍堅持繼續維權,要求得到資方回應要求。但當日福永派出所出動警力,對廠內依法維權的工友們進行騷擾,更當場拒捕了5位工人代表到派出所,直至當日的晚上八點才放出。

同時,資方於廠內張貼通告,提出工廠搬遷的位置並不需要向工人作出賠償[2],並且以「獎勵金」作工具利誘及分化工人,更要求工人立即復工,否則會被視為「自行離職」,不會獲得任何補償。

工人一方面面對警方的打壓,另一方面資方利誘分化工人,在兩者的共同壓力下,工友們無奈下決定接受方案,並且於當日復工,結束行動。

公權力介入維權 資方肆無忌憚

這次集體行動兩天就被打壓下去,工人的要求得不到答覆,一方面由於工人面對資方的追查下,心理上蒙受著極大恐懼,因此急於發起行動而未有完善組織及策略,令到行動期間面對突然發生的變數,未能整體堅持下去。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公權力的態度,佳昐油封因地區工程而需要搬遷,福永意庫將會是大灣區重點發展的其中一個創科工業園項目,政府非常重視升級改造工程,因此需要儘快解決工人的反抗事件,令到工程不會受到影響。因此不惜出動員警打壓工人的合法維權,更抓捕工人代表,對工人造成了極大壓力。在公權力的幫助下,資方就可以漠視工人,提出一個通告忽悠工人,令到行動只能在沒有完滿結果下終結。

[1] 根據勞動法第四十條,如果勞動合同訂立的內容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經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未能就變更勞動合同內容達成協議下,用人單位需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以解除勞動合同。

[2] 勞工法規定於重大變化的情況下,資方才需要向工人作出解除合同並支付經濟補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