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華社點名「勾連境外」的打工者中心是誰?付常國、黃慶南又是誰?

 

這不是打工者中心第一次遭到針對。

打工者中心自2000年成立,是90年代末中國非政府經織成立潮之下的其中一個勞權團體,由工傷工人組成,一直在深圳為工人提供勞工法例培訓、法律諮詢服務。這十多年來,打工者中心默默為數以千萬計的農民工提供服務,讓工人得以互助。

黃慶南便是2003年打工者中心注冊時,成為了中心的工作人員。黃本人也是到深圳入廠打工的工人之一,23歲去到深圳的他,曾當過巴士司機、建築地盤貨車司機、通心粉食品廠工人。1999年,他在廠內被潑高濃度硫酸,臉被嚴重燒傷,臉容被毀,苦不堪言。他向廠方索賠,只領得十五萬的療費,向法院申請索賠,不得要領。後來他得到打工者中心的幫助,獲得一些募款進行植皮手術,他也開始在打工者中心當義工、服務其他工傷工人。漸漸,他認識到工人的問題不是一個人的問題,他想要幫助更多工人。

在中心,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勞動法的宣傳教育,也回答工人的諮詢,派發勞工權利小冊子,教導工人怎樣算工資、規避求職陷阱、入廠工作應簽書面合約、社會保險的權利等等。這些資訊對人生路不熟的農民工十分有用。十多年來,多數的勞動爭議都來自廠主不依勞動法傾社保金、不發加班費、拖欠遣散費等等。假如沒有這些資訊,工人根本連廠主違法也不為意。

雖然只是提供勞工服務,資本家仍然視他們為眼中釘,打工者中心的路並不好走。2007年11月,黃慶南正在路上,正要赴約與一位工友到廠房去,領取被拖欠的工資,一名陌生男子帶刀從後便往他的雙腿劈下,砍斷了他的左腿。暴力事件引發多個團體震怒,香港各大團體都發起籌募醫療費和聲援。今天佳士聲援團講的「黑惡勢力」,十多年來一直縈繞在珠江三角洲的勞工團體頭上。黃慶南至今仍是打工者中心的法人,但被斬傷之後,早於2008年已回到福建老家。豈料今天卻被官方打為「勾結境外」,並因為佳士工潮被捕。

朱凱廸當年曾赴訪問在醫院的黃慶南
2007年黃慶南在街上被斬的新聞照片

2012年,深圳十餘家勞工組織被政府迫逼,當中也包括打工者中心。當年,中心工友以《工人群體爭取生活保障》為題,到坪山廣場慶祝五一勞動節,卻遭到警政部門盯上,將活動強制終止,工作人員全數被帶返派出所問話至午夜。翌日,房東便截水斷電,將他們逼遷。此後幾年,發生了多宗勞權人士被刑事拘留、被判監、被街頭襲擊之事件。近年中共對勞工團體最嚴重的打撃發生在2015年12月3日,廣東省各地的勞工團體遭到同時的破門逮捕,一共廿五個勞權人士被逮捕,是為「1203事件」。在此之後,勞工團體不得不轉趨低調。

付常國在正在1203事件前不久進入打工仔中心,默默為工人工作。新華社指付常國「操控學生」所提出的「證據」,是他曾在網上轉發工潮消息、到現場喊一兩句口號而已。實情是,佳士工人成立工會的抗爭,首先是工人自發,繼而是學生組織聲援團襄助。在新華社發稿之後,香港團體勞動力和聲援團都分別發表聲明,指出官方定性並非事實。

付常國和黃慶南分別在8月10日和13日被警方拘捕,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至今已接近一個月。據悉,黃慶南在本文刊登時,已獲保釋,並回到福建的家鄉。無論如何,在拘留期間,他們都被禁止會見律師,外間對他們在獄中所遭受的對待,一無所知。

黃慶南曾與香港團體一起示威
深圳警察於8月24日強力鎮壓佳士工潮,同日,中共官媒發表「調查報道」,將佳士工潮定性為「境外勢力」干預下的結果,並點名勞工團體打工仔中心及其職員付常國、法人黃慶南等,香港團體勞動力也在報道中被點名。一般認為,新華社的發稿屬於中共中史對事件的定性。

「勾結境外勢力」的指控往往是中共的「萬能Key」,一旦用了「境外勢力操控」來定性事件,一切社會矛盾都有了「解釋」,真正的問題就毋須解決。以佳士工潮為例,佳士科技的老闆是人大代表潘磊,可是佳士廠卻多年沒有成立工會(哪怕是官方工會)、更對工人施加違規的勞動條件。勞資爭議出現,地方官員怎交代?將一切推給「境外」,隨便拿一間勞工團體羅織罪名,便成了最方便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