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华社点名「勾连境外」的打工者中心是谁?付常国、黄庆南又是谁?

 

这不是打工者中心第一次遭到针对。

打工者中心自2000年成立,是90年代末中国非政府经织成立潮之下的其中一个劳权团体,由工伤工人组成,一直在深圳为工人提供劳工法例培训、法律咨询服务。这十多年来,打工者中心默默为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提供服务,让工人得以互助。

黄庆南便是2003年打工者中心注册时,成为了中心的工作人员。黄本人也是到深圳入厂打工的工人之一,23岁去到深圳的他,曾当过巴士司机、建筑地盘货车司机、通心粉食品厂工人。1999年,他在厂内被泼高浓度硫酸,脸被严重烧伤,脸容被毁,苦不堪言。他向厂方索赔,只领得十五万的疗费,向法院申请索赔,不得要领。后来他得到打工者中心的帮助,获得一些募款进行植皮手术,他也开始在打工者中心当义工、服务其他工伤工人。渐渐,他认识到工人的问题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他想要帮助更多工人。

在中心,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劳动法的宣传教育,也回答工人的咨询,派发劳工权利小册子,教导工人怎样算工资、规避求职陷阱、入厂工作应签书面合约、社会保险的权利等等。这些资讯对人生路不熟的农民工十分有用。十多年来,多数的劳动争议都来自厂主不依劳动法倾社保金、不发加班费、拖欠遣散费等等。假如没有这些资讯,工人根本连厂主违法也不为意。

虽然只是提供劳工服务,资本家仍然视他们为眼中钉,打工者中心的路并不好走。2007年11月,黄庆南正在路上,正要赴约与一位工友到厂房去,领取被拖欠的工资,一名陌生男子带刀从后便往他的双腿劈下,砍断了他的左腿。暴力事件引发多个团体震怒,香港各大团体都发起筹募医疗费和声援。今天佳士声援团讲的「黑恶势力」,十多年来一直萦绕在珠江三角洲的劳工团体头上。黄庆南至今仍是打工者中心的法人,但被斩伤之后,早于2008年已回到福建老家。岂料今天却被官方打为「勾结境外」,并因为佳士工潮被捕。

朱凯廸当年曾赴访问在医院的黄庆南
2007年黄庆南在街上被斩的新闻照片

2012年,深圳十余家劳工组织被政府迫逼,当中也包括打工者中心。当年,中心工友以《工人群体争取生活保障》为题,到坪山广场庆祝五一劳动节,却遭到警政部门盯上,将活动强制终止,工作人员全数被带返派出所问话至午夜。翌日,房东便截水断电,将他们逼迁。此后几年,发生了多宗劳权人士被刑事拘留、被判监、被街头袭击之事件。近年中共对劳工团体最严重的打撃发生在2015年12月3日,广东省各地的劳工团体遭到同时的破门逮捕,一共廿五个劳权人士被逮捕,是为「1203事件」。在此之后,劳工团体不得不转趋低调。

付常国在正在1203事件前不久进入打工仔中心,默默为工人工作。新华社指付常国「操控学生」所提出的「证据」,是他曾在网上转发工潮消息、到现场喊一两句口号而已。实情是,佳士工人成立工会的抗争,首先是工人自发,继而是学生组织声援团襄助。在新华社发稿之后,香港团体劳动力和声援团都分别发表声明,指出官方定性并非事实。

付常国和黄庆南分别在8月10日和13日被警方拘捕,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至今已接近一个月。据悉,黄庆南在本文刊登时,已获保释,并回到福建的家乡。无论如何,在拘留期间,他们都被禁止会见律师,外间对他们在狱中所遭受的对待,一无所知。

黄庆南曾与香港团体一起示威
深圳警察于8月24日强力镇压佳士工潮,同日,中共官媒发表「调查报道」,将佳士工潮定性为「境外势力」干预下的结果,并点名劳工团体打工仔中心及其职员付常国、法人黄庆南等,香港团体劳动力也在报道中被点名。一般认为,新华社的发稿属于中共中史对事件的定性。

「勾结境外势力」的指控往往是中共的「万能Key」,一旦用了「境外势力操控」来定性事件,一切社会矛盾都有了「解释」,真正的问题就毋须解决。以佳士工潮为例,佳士科技的老板是人大代表潘磊,可是佳士厂却多年没有成立工会(哪怕是官方工会)、更对工人施加违规的劳动条件。劳资争议出现,地方官员怎交代?将一切推给「境外」,随便拿一间劳工团体罗织罪名,便成了最方便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