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佳士工潮印证中国工会法和全总的荒谬

在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深圳佳士工潮中,涉事工友们作出了一项非常大胆的新尝试–在现行中共的法律框架下发展出由工人领导的工会。可惜,工人自发组织合法工会的美梦,被《工会法》和中华全国总工会(下称全总)这两座打压工人结社自由的大山粉碎。在工人筹组工会的过程中,全总又再度使出了《工会法》这尚方宝剑,无节约地滥用法律所赋予的权力,并任意地搬弄是非、颠倒黑白,把工人根据法律程序所提出的申请,捏造成非法和非理性的行为。当官方喉舌反复地强调工人组织工会须根据《工会法》、《中国工会章程》和《建立工会组织程序》的规定行事,本文将深入剖析全总如透过行使公权力去「僭建」和「搬龙门」来无限扩张上述「三大法宝」,逐一击破全总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法例扼杀权利︰结社自由,先天不足

在组织工会的过程中,工人领袖米久平等人不论事无大小,均请示龙田街道总工会,无疑是体现了中国《工会法》的「精神」。因《工会法》已严格规定︰「上级工会组织领导下级工会组织」(第九条),以及在筹组工会时「基层工会、地方各级总工会、全国或者地方产业工会组织的建立,必须报上一级工会批准」(第十一条)。因此,工人在筹组工会时,必须先向上级工会申请,得到上级工会批准后才可以成立。

中共体制对基层工人组织的控制,当然并不止于操纵工会生杀之权。全总还会透过一重又一重的关卡,把基层工会的领导权牢牢握在手中,令工人发展由下而上的工会变得非常困难。这包括对基层工会领导人员的控制︰

“召开会员代表大会或会员大会前,要向上一级工会和主管部门协商工会委员会和经费审查委员会的组成及工会正副主席、经审会正副主任候选人名单。” (深圳市总工会︰基层工会组建的一般程序,第六条)

“工会基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和主席、副主席以及经费审查委员会的选举结果,报上一级工会批准。”(中国工会章程,第二十七条)

上级工会对下级工会的全权领导,不但令全总有权否决「不合意」的人选当上工会领导,即使是企业也可以对不满的人选开刀,并透过上述规定安插亲资方的工人代表出任工会委员。因此,中国工人在组织工会的权利,先天上已面对极不对等的权力关系。而法例和规章赋予全总和资方的权力,亦埋下了工会和企业勾结出卖工人结社自由权利之伏笔。

全总开大会:跟人大有差吗?

全总程序暴力:自组工会,后天夭折

据闻,地方工会对佳士自2005年在深圳设厂至今未有成立工会早有微言。然而,地方工会的不满未必完全出于对工人权利的考虑;佳士十三年来仍未成立工会,地方工会面对来自上级工会的压力可想而知。可惜,佳士的董事长潘磊是现任深圳市人大代表和龙冈区政协委员,以全总一向充当「纸老虎」的角色,相信也没有「硬起来」跟公司对着干的必要。因此,当米久平向坪山区总工会求助之初,工会科长谢志海便建议工人筹组工会。但此举绝不能被误解为全总的维权意识比工人还要高,因这解读不单忽略了重要的历史脉络,而且也难以解释全总日后在取态上的大逆转。反而,让工人为筹组工会提供合适的土壤,然后伺机踢走工人来收割成立工会的成果,似乎更合乎全总的处事逻辑。可惜,他们今次所出卖的受害者,并不是几位甘于含冤受屈的工人代表,而是一众意志坚定的工人领袖。

全总期望藉工人的不满先启动筹组工会的程序,然后踢走工人扶植一个由全总控制的工会。其行使程序暴力的「搬龙门」技俩,已达至极无耻的地步。首先,当米久平等人在向街道总工会递交筹组工会申请书时,龙田街道总工会指示工人申请书须取得公司盖章同意,方会接纳他们的申请。但根据深圳市总工会对组建基层工会的程序规定,工人在筹组工会时,只需要向工会提交企业基本资料,如行业、成立日期,工人数目等,没有寻求企业盖章同意的要求。再者,「三大法宝」中也没有工人须取得企业同意方可成立工会的规定。明显,全总明知工人没有可能取得公司的同意,因此任意在组织工会的程序上「僭建」条文,迫使工人知难而退。

同时,龙田街道总工会于米久平等人寻求企业盖章遭拒后,要求工人发展100个工友同意参与工会,实际上是透过「搬龙门」提高米久平等人筹组工会的门槛。但这项规定并不存在任何有关筹组工会的法例中,而深圳市总工会有关基层工会组建程序的资料,也只列明工人在组建工会时,需要向上级报告建会得到工人支持,但没有提及工人必须得到多少比例或数目的工人同意。然而,当工人成功收集到89名工人签署《申请加入佳士工会意愿表》后,坪山总工会副主席黄建勋却立即宣称米久平组建工会违法,并与厂方高层要求米写道歉信,声明建会非区总指导。全总要求工人在组织工会的过程中,遵守一些完全不存在的规定,然后在毫无法律基础和原则下,诬蔑工人的行为违法。这完全是坪山总工会滥用《工会法》所赋予他们权力,自行诠释和演绎得出的结果。

《工会法》沦为打压工人自我组织的工具

米久平等人在正式开始发展会员前,曾致函向深圳市总工会查询,如因发展会员遭到开除该如何是好。当时深圳市总工会致电回复,指如米久平等人因筹组工会和发展会员而遭到针对或开除,工会会出面协助工人。依据的就是《工会法》第三条:「在中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机关中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都有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阻挠和限制。」

不过,当米久平因筹组工会而被资方要求调职和解雇时,工会不单没有协助工人平反,反而与资方连成一线,指斥工人筹组工会的行为非法。全总出尔反尔,证明地方工会并非真心捍卫工人权益。反之,全总没有履行《工会法》委予它的义务,却滥用《工会法》所赋予的权力纵容企业开除带头组织工会的工人,并把工人的行为列为违法以镇压基层组织的诞生。明显,全总纯粹视「三大法宝」为工具去达致其政治目的,并透过无限「僭建」和「搬龙门」来服务其政治需要。佳士工潮正是一个全总玩弄手上权力,打压基层工人筹组工会权利的铁証。

下级服从上级︰中国工会不可撼动的事实

中国《工会法》的「精神」已明确地列于该法的第九条中︰「工会各级组织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而《中国工会章程》第二章对此条文有更进一步的阐述︰

中国工会实行民主集中制,主要内容是:

(一)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第二章,第九条)

简而言之,中国工会的组织权和领导权,不论从法理层面以至应用层面,已被「三大法宝」牢牢地收归到全总的手中。只要全总自觉它在工会组织的主导地位受到动摇,就会不摘手段使出「三大法宝」阻止工人建立自我组织的力量。尽管佳士工人抗争的诉求并非真正结社自由的权利,而是寻求在现行的法理框架下成立一个由工人带头成立的工会。诚然,工人即使能够成功组成工会筹组委员会,全总日后仍可以透过其他手法把工会的领导层「换」掉。可惜,佳士工人的惨痛经历,说明全总只会把自下而上的基层组织扑灭于未然。

中国政府在过去一直辩称,中国工人享有中国宪法赋予自由结社的权利,并无违反国际劳工公约对自由结社权的规定,但佳士工潮就将这个谎言狠狠戳破。工人即使依从《工会法》框架组织工会,全总依然可以透过手上的权力,肆意玩弄程序和诠释权,阻碍工人成立工会。在《工会法》和《中国工会章程》下,全总握有筹组工会的绝对权力,所有程序的决定权都在上级工会手上,基层工人根本就没有空间筹组由下而上的工会。《工会法》只是中国政府打压自主工运,剥夺工人权利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