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來,佳士工潮中的學生經歷了什麼?

兩個月來,佳士工潮中的學生經歷了什麼?

中國政府各省的警察鐵腕搜捕了佳士工潮聲援團之後,聲援團的學生還未能回到安靜的書桌。官方打壓的層面進入大學,各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會開始遭到整頓。工潮的後續,是大學空間的攻防戰。

積極參與佳士聲援團的北大學生岳昕(筆名「木田無花」)至今仍然下落不明。馬克思主義學會(簡稱「馬會」)的前成員、聲援團成員之一顧佳悅,至今則遭受「指定居所監視居住」。8月「清場」之後一個月,北大馬會的學生在開學後,一度沒有老師願意簽名擔任「指導」,而令社團無法維持。這自然令人聯想到馬會成員在佳士工潮中的參與。

北京科技大學齊民學社同樣面對無人擔當「指導老師」的困境,變相在10月被閉社。學社的公開信指出,九月以來,他們遭到大學保安用黑社會式的手段跟蹤、辱罵;而東升派出所的警察竟加以配合。

南京大學學生胡弘菲,在開學以來一直被監視居住在家,不能回校上課。她在8月24日的搜捕中,遭到警察和國保拘捕遣送回鄉。家人被迫配合警方,沒收胡的手機、電腦,被24小時監視。南大的馬克思主義學會,同樣被原指導單位拒絕登記。

馬克思主義學生遭到官方針對,早有前科。2017年底,廣州便曾發生「讀書組八青年」事件,八名青年因為參加大學讀書組,而被追捕。當中便包括上文提到的顧佳悅。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最終找到指導單位,成功註冊。然而各大學的空間仍在爭持當中。本文提到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

四位建會工人米久平、劉鵬華、李展和余浚聰仍然在囚,打工者中心的付常國亦在囚中,上述五位,都在拘押待審。至於待到何時,則只能等待。

在佳士工潮中出賣建會工人的中華全國總工會,在十月召開了盛大的「工會十七大」,在工作報告上一再吹奏中國最新的「習近平思想」主旋律。這個十月,在大學、工廠宣揚馬克思主義的他們,正陷在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