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一汽大眾派遣工 簽署長工合約仍同工不同酬

  20175月,長春一汽大眾派遣工就著多年以來同工不同酬的問題罷工,於201712月獲長春大眾廠方提出簽署5年長工合約,但要求工人確認「在原派遣勞動就業期間,所有報酬,福利等問題已經清理完畢」,放棄追討過往工資差額。當時大部份工人都逼於無奈簽署,但是最終卻依然未有爭取到同工同酬的訴求。

  當時,企業要求工人在24小時內回覆是否接受方案,如不接受則會安排離職返回派遣公司。工人在壓力下大多無奈妥協,同意相關方案和簽署合約。不過當工人以為事件暫告一段落時,才發現合約上的薪金,依然比其他長工低。這批「新入職」工人表示,他們的月薪只有1762元人民幣,與長春的最低工資水準相約,但其他同樣崗位,直接受僱於廠方的工人,月薪卻是大約26002700元人民幣左右,多了近1000元。這亦意味著工人的養老金和其他社保金額,都比其他長工工人大幅減少。其他不同意簽署這份合約的員工,則成為被視為比派遣工更低一級的外包工。這些工人在爭取成為長工時,一些老員工更早已被資方以較低價的補償解僱。

  在2018914日,十多名長春一汽大眾的工人到長春市法院門外抗議,希望當局介入改善工人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但法院表示無法介入要求廠方改變合約條款,而長春市監察委亦只表示會督促企業處理相關問題。工人亦表示他們曾向企業和地方總工會求助,但得不到工會正面回覆。

  另一方面,因組織去年一次抗議行動,而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工人領袖符天博,由去年5月開始已被囚禁,至今仍未獲釋,具體拘留地點也無從得知。審訊在201859日於長春汽車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開庭,但至今仍未有消息指案件已經審結,符天博在拘留所中的狀況令人關注。

  大眾汽車作為國際知名汽車品牌,於2012年簽署了「保障臨時工」的社會約章,當中有一條是企業認同派遣工和長工應享有同等待遇,而在約章中亦承諾旗下工廠的派遣工佔員工比例不多於5%。而在是次事件中,大眾汽車的處理明顯未有遵守承諾。因此,大眾汽車應立即提高這批員工的待遇,至其他直接聘用長工的同等水平,並且為在上次談判中拒絕簽署長約,被轉成「外包工」的工人,重新提供一份平等待遇的長約,履行企業的承諾。長春市政府同時也應立即釋放在囚的符天博,責成長春一汽大眾工廠改善不平等待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