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潮後續:全總職員遭清算 沈夢雨同廠工人被無理逮捕

兩名全國總工會基層工會的職員,因曾協助佳士工人合法申請成立工會,被中國警方拘捕。佳士工潮是因工人申請成立工會而起的,在全國總工會的「十七大」結束之後,清算的對象擴大到基層工會的職員身上。

綜合聲援團消息和路透社報道,警察以「尋釁滋事」的罪名,於11月9日拘留了兩名深圳社區工會職員。據悉,其中一位職員鄒麗萍曾處理佳士工人的成立工會申請。一名佳士廠前工人向路透社表示:「如果她不在,我們可能沒法做到…… 她告訴我們如何依法成立工會。」

聲援團消息指,鄒麗萍是少有在工會中為工人著想的職員,會耐心解答工人的勞權疑問,在工人之間,名聲不錯。另一名被拘職員則為李奧。全總自2015年以來聲稱推動工會改革,成效未見,今日卻只見依法完成職責的職員,亦繫在獄中。

另一方面,沈夢雨的去向仍然是未知之數。李元柱、戴會芳、王貴霞三位工友,曾在日弘汽配工廠工作,於11月9日同被警方無理拘捕。在拘留期間,警方向他們逼供,引導他們作出不利沈夢雨的證供。當中,警察已準備好一個「故事」,「證明」沈夢雨是收取「境外資金」,進廠「搧動工人」。警察抓三位工人的目的,是為了讓他們「證明」這個故事。

戴會芳指,在拘留期間,她遭警方疲勞審訊。李元柱更指,警方連續30小時不容許他睡覺,更被拉扯衣服、被踢腿。如是者,李元柱被逼寫下對沈夢雨不利的「保證書」。被釋放之後,三位工人受苛待的情況,於12月1日的聲援團消息上刊載。

李元柱在11月13日,在網上發布被警方苛待逼供的情況,及後隨即諸到老闆、警察、工會的聯手打壓。回到他工作的廠後,他接連諸到針對,更於11月22日被廠方解僱。他隨即找該廠工會尋求協助,卻不得要領。及後,廠方召警察強行將他帶到派出所,在場的工會成員、廠方管理人員,任由警察濫權將他拘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