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廠搬廠工人抗爭 被困亦無懼 為了大家總算值得

【鞋廠搬廠工人抗爭 被困亦無懼 為了大家總算值得】
《工人代表訪談錄》女工專訪-八篇之一

earnresworkers

文:工人訪談員

背景資料:2014年9月,廣東番禺某鞋廠搬廠,資方對工人提出安置訴求置之不理導致工人開始維權,在多次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工人前往市政府請願,其中7名工人代表在請願後被拘留。被訪者作為首席工人代表被拘押25天,於2015年接受了我們的訪談。
被訪談者:女,38歲,湖南人,08年入職,工齡6年。

Q:介紹一下本次維權的起因。

A:簡單說就是老闆準備把公司停掉,又不想給我們賠償金。很明顯去年7月份發工資,比平時少了幾百塊錢,到8月份就只有一千多塊錢了。

Q:平時工資有多少錢?

A:以前我們都有三千多,三千五六左右。

Q:為什麼工資會減少?

A:他不想開廠了,就把貨拿到外面去做,不給我們做,我們是靠計件拿工資的,沒有貨做肯定是沒錢的。 8月份的時候,我們上兩天就休兩天,才上了十多天班。我們就覺得你這種情況下也不是辦法,到9月份我們就開始停工了,要求和老闆談一談。

Q:你們的主要訴求是什麼?

A:要求給我們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工資,要給我們活做。其它還要求社保、公積金啊,假期、加班費、高溫補貼等等。

Q:保底工資要求多少?

A:最少每個月拿到三千塊錢。

Q:資方是什麼態度?

A:保底工資他說是不可能的,他說公司就這個樣子,你們想做就做,不想做那你們自己選擇了。

Q:那社保這些呢?

A:他就說社保的話,你們可以去找政府,如果政府一定讓我補,我就補,他就這樣子說的。說實在的,如果老闆確實誠心誠意的補,10年給我補個5年,很多員工都是願意的,反正能補多少就多少唄。

Q:那你們採取了什麼辦法?

A:跟老闆談了兩三次以後,老闆沒什麼情緒,什麼都沒有,沒得給了。然後我們去了勞監大隊,可是去了好多次之後都沒有反應,他們就說你們去申請仲裁吧。

Q:走仲裁了嗎?

A:說實在的,我們不懂仲裁是什麼,都不知道去走。後來接觸到B機構,人家說你們走這條路不可能贏的,你們雖然是佔理的,但是你們時間拖不起的,還有一點,這個路之前沒有贏過的。

Q:那他們建議你們怎麼做呢?

A:我們就在廠裡面拉橫幅,喊口號。天天在廠門口那裡,正好那個廠門口對著那個大馬路,不能走出廠區喊口號。接下來老闆就把一些東西搬走了,他一般都是在晚上搬,我們以前在工廠不包吃也不包住,很多工人都住外面的,看見了老闆搬廠就打電話給我們,我們幾個代表去阻止一下,但是阻止不了。

Q:在廠區拉橫幅、喊口號起到作用了嗎?

A:沒有用,我們又去了區政府,還是沒有結果,最後我們去廣州市政府,其實市政府都去了好多次,10月31號那天,我們再去市政府,在市政府大門那喊口號,那些領導就全部出來了,勞動監察那些人也都陪著出來了,跟我們說下個禮拜一,11月3號,讓我們那天9點半在廠裡集合,肯定會給我們來解決。

Q:那天發生了什麼?

A:那天我去的特別晚,快9點半了我才去,9點就有人跟我說,那邊來了好多警察,我剛開始真沒有想到說會發生後面這些事情,我說很正常啊,今天市政府那邊場合大,要搞得大一點。然後九點半的時候,我們剛把隊伍整理好,那些警察就來了,來了以後,就開始點名抓人。那些名單是老闆提供的,都有照片,當時就抓了我們14個人去派出所那邊。晚上9點多的時候又放回來7個,就把我們7個送到拘留所那邊。

Q:當時怎麼抓的你?

A:他們手裡面拿了一份名單,上面有照片,最開始他們抓了一個工人,每次我們喊口號都是那個同事領喊。我以為只抓他一個人,我就去攔著他,有個便衣警察就指著我說還有她,就馬上把我抓住了,他抓住我的時候,我也穿個平跟鞋,當時我很氣憤,就給他踢了一腳,他們幾個人就圍過來了,四個人把我抬上去的,兩個人抬我手,兩個人抬我腳,抬到車上以後,把我的手和腳全部捆起來了。

Q:以什麼罪名拘捕你的?

A:破壞生產經營罪。

Q:你認可這個罪名嗎?

A:我自始至終都覺得沒有破壞他生產,是因為老闆沒有想繼續生產了,是他停工的前提下我們才罷工的。

Q:你被關了多久?

A:我關的時間最長,從11月3日一直到11月28日被釋放。

Q:覺得值得嗎?

A:我個人來講不值得,但是每個人都拿到了補償還是值得的。最起碼我們出了一口氣,我們雖然只拿到這麼一點,但是你老闆肯定付出了很多。

Q:出口氣是指的什麼?

A:就是老闆說你們想做就做,不想做就走人。那憑什麼我們以前為你付出那麼多,為你賺了那麼多錢,現在你不想做了,就讓我們走。我就想哪怕我只拿到一塊錢,我也覺得是我贏了,因為你剛開始都不願意跟我談,最後我還是拿到了錢,最起碼我得到了尊嚴。

Q:最後的方案是什麼?

A:每個人離職按照工齡補償,補償的基數是每個人平均工資的60%,其實平時工資我們還是有3000多,但是二月份和七八九月份發得少,九月份才發了260,所以平均工資被拉低了,像我最終的補償金是每年1900,有的人只有1600。

Q:你如何看待這個結果?

A:我對這個結果,確實來講是非常不滿意,畢竟我們付出這麼多,最後才拿到這麼一點點。工人願意拿了,你也是沒辦法的。 12月2號那天,我聽他們說,很多人要拿,我就跟他們講,大家都經歷這麼多,又那麼辛苦,能不能過幾天再拿,也許過幾天會更好。有些人就說,如果再等,這個數都拿不到,我們去找誰呀!能拿一點就是一點。

Q:工人對這個結果比較滿意?

A:有的工人在我們沒有被放出來之前就拿了,我們被放出來之後也有人拿了,最後剩下來有六七十個人沒有拿,他們又去了市政府,政府說他們也只能監督,也沒有直接的處理權。這之後很多人就願意拿了,六折就六折,然後這件事情就平息了,結束了。
其實很多人幾乎是不滿意的,但是不滿意也沒辦法,畢竟經歷那麼長時間了,如果萬一拿不到,或者沒有這麼多就更糟了,所以迫於無奈就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