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認罪視頻再曝光 以意識形態鬥爭掩蓋階級矛盾

  2019年3月2日,新一輪的佳士認罪視頻的內容於網上曝光,不過內容與過去注重「境外」別有用心勢力煽動的說法,有明顯的差異。

  3月2日,佳士工人聲援團官網發表文章,指日前多名來自不同院校的學生,被北京市公安局約見,觀看另一段與佳士事件有關的認罪視頻,並以文字方式披露視頻內容。片段的主角不再是沈夢雨、岳昕等佳士聲援團成員,而是深圳市一家社工機構  青鷹夢工場的創辦人賀鵬超、王相宜,工作人員侯長珊,工人支持者鄭時友,和北京大學畢業生宗揚及北京語言大學畢業生鄭依然。

  片段首先是賀鵬超對自己經歷的自述。片段中他指自己在2007年參與內地毛派網站  「烏有之鄉」的講座,接觸到文化大革命的「事實」,到2011年加入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開始認為暴力革命是重新建立社會主義國家的唯一途徑。他後來加入「革命者組織」風華公司,成為職業革命者,被組織以「為無產階級服務」的口號道德綁架,忽視了黨和國家的努力做出危害工人和國家利益的行為。他又指2018年被捕的馬克思讀書會成員,實際上是在密謀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另一方面鄭時友承認自己加入了中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宗揚表示在加入馬會後,認為只有暴力革命才能恢復國家走社會主義的道路。

賀鵬超

  片段的第二部份,主要是鄭時友、賀鵬超和王相宜3人,於片中承認策畫工人以佳士工廠為目的進行滲透。片段指2016年他們安排包括米久平和劉鵬華在內的人員,進入佳士工廠發展工人,以建立工會為目的開展工作,青鷹則是在計畫中的後援角色。他們又安排了鄒麗萍進入地方工會工作,在時機成熟時協助他們發動建會鬥爭。他們在佳士抗爭的過程中「誣蔑」公安對他們作出暴力行為,以開展廠內組織工作和製造輿論壓力,令公眾同情他們的遭遇。宗揚在片段中自白,於2018年暑假帶學生到南方打工,他又參與了在網上為佳士事件「漂白」的宣傳工作。在8月24日清場後,面對校方的休學要求,岳昕和顧佳悅的拘禁,和針對他們左翼社團網絡的整改,他們組織在校生發動了多次抗爭。

王相宜

  片段的第三部份和第四部份,分別是賀鵬超、侯長珊、宗揚、鄭依然四人,自白如何欺騙大學新生認同他們的理念,與及賀鵬超、王相宜、宗揚、鄭依然四人對自己行為的反省。賀鵬超於自白中指他們組織會安排學生進入他們認為的「黑廠」中工作,以製造學生對中國社會現狀的「假象」,促使他們認同復行毛澤東主義的重要性,又在這些新生間灌輸「學習是注重私利」的情況,要求他們放棄學習,對他們進行「思想教育」,甚至令他們與家人、伴侶關係出現裂痕。片段最後,賀鵬超、王相宜、宗揚、鄭依然都對自己的行為,損害到工人、國家、學生的利益表示後悔。

宗揚

中國政府在佳士工潮期間,就透過新華社於網站發文,直指佳士工潮是受境外團體策劃及煽動,並因此拘捕了當時曾在現場圍觀,和於網上發文轉載有關佳士工潮消息的付常國。可是,在聲援團成員對外發表的認罪視頻內容中,中國政府對事件的說法有明顯的改變,由關注境外團體在事件中的角色,轉換成針對內地毛澤東主義復興的意識形態之爭。片段中一再強調他們要發起推翻現行政權的「武裝革命」,正是要將他們標籤成危險的群體,將一班積極關注工人權益的青年活躍份子和團體,變成一群暴民。

  可是,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將現時內地的工人所面對的困境,掩蓋在意識形態的分歧之中。隨著近年中國經濟轉型和增長速度減慢,內地工人的生活變得艱苦,加上全總應對工人訴求的不作為,令工人決定以行動維護自身權益,引發出多宗工人集體抗爭的事件。另外,在外國,派員入廠打工發展工人基礎,以組織工會為目的開展工作,是平常不過的事情,亦是工人享有組織權和結社自由的體現。事實上即使米久平、劉鵬華真的是帶有目的地到佳士工廠工作,他們組建工會的過程亦都已經遵守內地的《工會法》,先向上級工會請示後,得到批准下才開展,只是因坪山區總工會反口覆舌,才引發事件。

  中國政府嘗試混淆視聽的技倆,只是再一次重申自己在維護工人權益的工作上存在嚴重問題,確立中國缺乏結社自由的事實。當局須立即停止針對佳士工人,和在事件中積極聲援的學生的打壓,釋放所有被捕人士,改善《工會法》,還工人真正的組織權和自由結社權。

視頻文字紀錄:佳士工人聲援團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