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认罪视频再曝光 以意识形态斗争掩盖阶级矛盾

  2019年3月2日,新一轮的佳士认罪视频的内容于网上曝光,不过内容与过去注重「境外」别有用心势力煽动的说法,有明显的差异。

  3月2日,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发表文章,指日前多名来自不同院校的学生,被北京市公安局约见,观看另一段与佳士事件有关的认罪视频,并以文字方式披露视频内容。片段的主角不再是沈梦雨、岳昕等佳士声援团成员,而是深圳市一家社工机构  青鹰梦工场的创办人贺鹏超、王相宜,工作人员侯长珊,工人支持者郑时友,和北京大学毕业生宗扬及北京语言大学毕业生郑依然。

  片段首先是贺鹏超对自己经历的自述。片段中他指自己在2007年参与内地毛派网站  「乌有之乡」的讲座,接触到文化大革命的「事实」,到2011年加入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开始认为暴力革命是重新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的唯一途径。他后来加入「革命者组织」风华公司,成为职业革命者,被组织以「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口号道德绑架,忽视了党和国家的努力做出危害工人和国家利益的行为。他又指2018年被捕的马克思读书会成员,实际上是在密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另一方面郑时友承认自己加入了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宗扬表示在加入马会后,认为只有暴力革命才能恢复国家走社会主义的道路。

贺鹏超

  片段的第二部份,主要是郑时友、贺鹏超和王相宜3人,于片中承认策画工人以佳士工厂为目的进行渗透。片段指2016年他们安排包括米久平和刘鹏华在内的人员,进入佳士工厂发展工人,以建立工会为目的开展工作,青鹰则是在计画中的后援角色。他们又安排了邹丽萍进入地方工会工作,在时机成熟时协助他们发动建会斗争。他们在佳士抗争的过程中「诬蔑」公安对他们作出暴力行为,以开展厂内组织工作和制造舆论压力,令公众同情他们的遭遇。宗扬在片段中自白,于2018年暑假带学生到南方打工,他又参与了在网上为佳士事件「漂白」的宣传工作。在8月24日清场后,面对校方的休学要求,岳昕和顾佳悦的拘禁,和针对他们左翼社团网络的整改,他们组织在校生发动了多次抗争。

王相宜

  片段的第三部份和第四部份,分别是贺鹏超、侯长珊、宗扬、郑依然四人,自白如何欺骗大学新生认同他们的理念,与及贺鹏超、王相宜、宗扬、郑依然四人对自己行为的反省。贺鹏超于自白中指他们组织会安排学生进入他们认为的「黑厂」中工作,以制造学生对中国社会现状的「假象」,促使他们认同复行毛泽东主义的重要性,又在这些新生间灌输「学习是注重私利」的情况,要求他们放弃学习,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甚至令他们与家人、伴侣关系出现裂痕。片段最后,贺鹏超、王相宜、宗扬、郑依然都对自己的行为,损害到工人、国家、学生的利益表示后悔。

宗扬

中国政府在佳士工潮期间,就透过新华社于网站发文,直指佳士工潮是受境外团体策划及煽动,并因此拘捕了当时曾在现场围观,和于网上发文转载有关佳士工潮消息的付常国。可是,在声援团成员对外发表的认罪视频内容中,中国政府对事件的说法有明显的改变,由关注境外团体在事件中的角色,转换成针对内地毛泽东主义复兴的意识形态之争。片段中一再强调他们要发起推翻现行政权的「武装革命」,正是要将他们标签成危险的群体,将一班积极关注工人权益的青年活跃份子和团体,变成一群暴民。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将现时内地的工人所面对的困境,掩盖在意识形态的分歧之中。随着近年中国经济转型和增长速度减慢,内地工人的生活变得艰苦,加上全总应对工人诉求的不作为,令工人决定以行动维护自身权益,引发出多宗工人集体抗争的事件。另外,在外国,派员入厂打工发展工人基础,以组织工会为目的开展工作,是平常不过的事情,亦是工人享有组织权和结社自由的体现。事实上即使米久平、刘鹏华真的是带有目的地到佳士工厂工作,他们组建工会的过程亦都已经遵守内地的《工会法》,先向上级工会请示后,得到批准下才开展,只是因坪山区总工会反口覆舌,才引发事件。

  中国政府尝试混淆视听的技俩,只是再一次重申自己在维护工人权益的工作上存在严重问题,确立中国缺乏结社自由的事实。当局须立即停止针对佳士工人,和在事件中积极声援的学生的打压,释放所有被捕人士,改善《工会法》,还工人真正的组织权和自由结社权。

视频文字纪录: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