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勞工運動打壓不絕,盤點中國近年勞工維權打壓事件

轉載自職工盟

  自2015年以來,國內的勞工運動就步入寒冬。經過一連串的打壓事件,可以反映中國政府對勞工運動的打壓非常強硬,而且毫不留情。這篇文章會簡單總結由2015年12月至今的部份針對勞工維權的打壓事件,讓大家對近年中國工運的形勢有更全面的了解。

左至右:何曉波、鄧小明、朱小梅、曾飛洋、彭家勇、孟晗

  2015年12月3日,廣東省政府大規模搜捕省內的勞工維權人士,最高峰時共帶走或拘留超過25人,多家NGO工作人員收到牽連。事件中,孟晗、朱小梅、湯歡興、曾飛洋,因於2014年協助及組織翠亨製包廠和利得鞋廠的工潮,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而何曉波則被控「職務侵佔罪」。另外有2人,鄧小明和彭家勇,都曾經被當局拘留,但在之後獲釋,被安排返回老家,受到國安人員的監控。何曉波於2016年4月7日獲安排取保候審,但同樣受到國安人員的監控。朱小梅、湯歡興、曾飛洋於2016年9月26日被判「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成。朱小梅、湯歡興被判處1年6個月有期徒刑,緩刑2年;曾飛洋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刑4年。孟晗則於2016年11月3日被判處21個月有期徒刑。事件令他們無法再從事勞工維權工作,亦令透過介入工潮建立工人權益意識的工作陷入停頓。

李婷玉(左)及盧昱宇(右)

  2016年6月,以「非新聞」作網名,統計和發布在中國發生的,主要以勞工個案為主的集體維權事件的盧昱宇和李婷玉,被雲南大理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為由拘捕。2017年4月,李婷玉在秘密審訊中獲判緩刑,但具體刑期不詳。盧昱宇於2017年8月3日於雲南大理市法院一審判有期徒刑4年,盧不服上訴,9月25日二審維持原判。律師指「非新聞」主要轉載的集體維權消息主要來自官方新聞,不可能構成尋釁滋事罪。

李招
華海峰

  2017年5月30日,內地三名勞權人士華海峰、李招及蘇恆以入廠打工的名義,在江西一家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女兒的品牌企業(伊凡卡)生產皮鞋的工廠  華堅集團調查其勞動用工狀況時,被江西公安拘捕。消息指當時3人已查到多項華堅違反勞工權益及勞動法的證據,三人被囚近一個月後,於6月28日獲釋,但不准對外公開華堅工廠的內部情況,令華堅工廠違反《勞動法》的事件不了了之。

佳士工潮

  2018年5月,深圳佳士工廠工人因不滿企業的待遇和剝削,打算向工會尋求協助,獲坪山區總工會建議組建企業工會。工人代表米久平、劉鵬華依法向街道總工會申請組建工會,在街道總工會指示下發展會員基礎,成功組織一批工人同意加入工會。不過,在2018年7月12日,坪山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等4名工會幹部,聯同佳士副總經理夏如意及人力行政總監李宏頗,約見工人代表米久平,直指他們組建工會的行為違法。7月18日,米久平拒絕撰寫組會與區總工會無關的聲明,被廠方安排調職,但同樣拒絕,廠方同日將米久平和另一名工人宋姚解僱。7月20日,米、宋、劉等6名工人代表如常上班,被保安粗暴趕走,隨即遭到警方毆打和扣押,揭開了抗爭的序幕。事件中警方多次拘捕聲援工人,和由各大學校馬克思學會學生為主組成的「佳士聲援團」成員。聲援團成員沈夢雨於8月11日晚被不明人士帶走,8月24日晚聲援團住處被公安清場,岳昕、顧佳悅等人被警方拘捕失聯。工潮雖然結束,但針對聲援團和其他聲援人士的打壓仍然持續。截至2019年3月5日,超過50名的學生、左翼青年、民間團體工作人員和基層工會工作人員被公安拘留,部份在校的馬克思主義學會學生,至今仍然持續受到公安和校方的騷擾。

何遠程
張治儒
吳貴軍

  2019年1月20日,張治儒、簡輝、宋佳慧、吳貴軍及何遠程5人,分別在深圳、廣州、長沙被深圳市公安局拘捕。目前除了何遠程曾經會見律師外,其他人都未能會見律師,他們的家屬也持續受到當局的騷擾。截至2019年3月5日,5人都已確認被深圳市檢查院正式批捕,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雖然具體因為何事而被拘留目前仍未有確實的消息,但可以預期他們5人將會面臨為時不短的拘禁。

  以上5宗事件,是自2015年12月以來較為受到媒體關注,中國政府針對勞工維權和工人運動的打壓。以上事件可以反映出,中國政府的高壓統治並未有一絲停歇。中國經濟騰飛的背後,是依靠官商勾結,剝削中國的基層工人而得來。當經濟增長減慢,工人的工資追不上物價的上升,僱主在經營困難的情況又率先向工人開刀,拖欠工人辛苦所得的工資,工人的抗爭是必然會發生的。不過,以社會主義思想建國的中國共產黨,對工人的訴求卻不以為然,反而聯同企業一同打壓工人運動,打壓協助工人維權的維權人士,甚至連聲援、支持工人抗爭的學生、公眾,都被政府騷擾甚至拘押。

  這種種的事實都反映出,工人權益根本得不到政府重視,政府只是要確保工人甘於被剝削,繼續為了偉大的「中國夢」貢獻自己的血汗,換取一小撮人的富貴。中國政府拒絕正視工人的困苦和訴求,對工人的基本結社自由、組織權和罷工權缺乏尊重,最終只會引來惡果。工人的抗爭,不會因政府的打壓而停止,只會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