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劳工运动打压不绝,盘点中国近年劳工维权打压事件

转载自职工盟

  自2015年以来,国内的劳工运动就步入寒冬。经过一连串的打压事件,可以反映中国政府对劳工运动的打压非常强硬,而且毫不留情。这篇文章会简单总结由2015年12月至今的部份针对劳工维权的打压事件,让大家对近年中国工运的形势有更全面的了解。

左至右:何晓波、邓小明、朱小梅、曾飞洋、彭家勇、孟晗

  2015年12月3日,广东省政府大规模搜捕省内的劳工维权人士,最高峰时共带走或拘留超过25人,多家NGO工作人员收到牵连。事件中,孟晗、朱小梅、汤欢兴、曾飞洋,因于2014年协助及组织翠亨制包厂和利得鞋厂的工潮,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何晓波则被控「职务侵占罪」。另外有2人,邓小明和彭家勇,都曾经被当局拘留,但在之后获释,被安排返回老家,受到国安人员的监控。何晓波于2016年4月7日获安排取保候审,但同样受到国安人员的监控。朱小梅、汤欢兴、曾飞洋于2016年9月26日被判「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成。朱小梅、汤欢兴被判处1年6个月有期徒刑,缓刑2年;曾飞洋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4年。孟晗则于2016年11月3日被判处21个月有期徒刑。事件令他们无法再从事劳工维权工作,亦令透过介入工潮建立工人权益意识的工作陷入停顿。

李婷玉(左)及卢昱宇(右)

  2016年6月,以「非新闻」作网名,统计和发布在中国发生的,主要以劳工个案为主的集体维权事件的卢昱宇和李婷玉,被云南大理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拘捕。2017年4月,李婷玉在秘密审讯中获判缓刑,但具体刑期不详。卢昱宇于2017年8月3日于云南大理市法院一审判有期徒刑4年,卢不服上诉,9月25日二审维持原判。律师指「非新闻」主要转载的集体维权消息主要来自官方新闻,不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

李招
华海峰

  2017年5月30日,内地三名劳权人士华海峰、李招及苏恒以入厂打工的名义,在江西一家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女儿的品牌企业(伊凡卡)生产皮鞋的工厂  华坚集团调查其劳动用工状况时,被江西公安拘捕。消息指当时3人已查到多项华坚违反劳工权益及劳动法的证据,三人被囚近一个月后,于6月28日获释,但不准对外公开华坚工厂的内部情况,令华坚工厂违反《劳动法》的事件不了了之。

佳士工潮

  2018年5月,深圳佳士工厂工人因不满企业的待遇和剥削,打算向工会寻求协助,获坪山区总工会建议组建企业工会。工人代表米久平、刘鹏华依法向街道总工会申请组建工会,在街道总工会指示下发展会员基础,成功组织一批工人同意加入工会。不过,在2018年7月12日,坪山总工会副主席黄建勋等4名工会干部,联同佳士副总经理夏如意及人力行政总监李宏颇,约见工人代表米久平,直指他们组建工会的行为违法。7月18日,米久平拒绝撰写组会与区总工会无关的声明,被厂方安排调职,但同样拒绝,厂方同日将米久平和另一名工人宋姚解雇。7月20日,米、宋、刘等6名工人代表如常上班,被保安粗暴赶走,随即遭到警方殴打和扣押,揭开了抗争的序幕。事件中警方多次拘捕声援工人,和由各大学校马克思学会学生为主组成的「佳士声援团」成员。声援团成员沈梦雨于8月11日晚被不明人士带走,8月24日晚声援团住处被公安清场,岳昕、顾佳悦等人被警方拘捕失联。工潮虽然结束,但针对声援团和其他声援人士的打压仍然持续。截至2019年3月5日,超过50名的学生、左翼青年、民间团体工作人员和基层工会工作人员被公安拘留,部份在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学生,至今仍然持续受到公安和校方的骚扰。

何远程
张治儒
吴贵军

  2019年1月20日,张治儒、简辉、宋佳慧、吴贵军及何远程5人,分别在深圳、广州、长沙被深圳市公安局拘捕。目前除了何远程曾经会见律师外,其他人都未能会见律师,他们的家属也持续受到当局的骚扰。截至2019年3月5日,5人都已确认被深圳市检查院正式批捕,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虽然具体因为何事而被拘留目前仍未有确实的消息,但可以预期他们5人将会面临为时不短的拘禁。

  以上5宗事件,是自2015年12月以来较为受到媒体关注,中国政府针对劳工维权和工人运动的打压。以上事件可以反映出,中国政府的高压统治并未有一丝停歇。中国经济腾飞的背后,是依靠官商勾结,剥削中国的基层工人而得来。当经济增长减慢,工人的工资追不上物价的上升,雇主在经营困难的情况又率先向工人开刀,拖欠工人辛苦所得的工资,工人的抗争是必然会发生的。不过,以社会主义思想建国的中国共产党,对工人的诉求却不以为然,反而联同企业一同打压工人运动,打压协助工人维权的维权人士,甚至连声援、支持工人抗争的学生、公众,都被政府骚扰甚至拘押。

  这种种的事实都反映出,工人权益根本得不到政府重视,政府只是要确保工人甘于被剥削,继续为了伟大的「中国梦」贡献自己的血汗,换取一小撮人的富贵。中国政府拒绝正视工人的困苦和诉求,对工人的基本结社自由、组织权和罢工权缺乏尊重,最终只会引来恶果。工人的抗争,不会因政府的打压而停止,只会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