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维权打压持续 关注尘肺工人维权媒体编辑被拘捕

  自2018年7月佳士工潮开始,内地的劳工维权和工人运动就再一次步入寒冬,维权人士、工人领袖和工运支持者持续受到政府的打压。2019年3月20日,内地关注工人权益的平台「新生代」的两名编辑,分别被公安带走和失联,令中国政府针对劳工维权的打压再添一宗。

        3月20日凌晨,「新生代」的编辑危志立(小危),在回广州父母家的时候,被埋伏在路上的警察拘捕,又强行进入他和家人的住所搜查,给小危戴上手铐。小危的父亲向在场搜查的警察要求出示证件,其中一名警察出示证件,表明他是来自深圳市龙华公安局的民警。

  在拘捕小危的过程中,警方多次恐吓他的家人,指小危「反共产党反革命」,要带回去进行「洗脑教育」,又禁止小危父母为他准备衣物和不让小危上厕所,又叫小危父母准备收刑事拘留通知书。在扰攘了约一个小时后,小危在凌晨2时被警察带走。另外,「新生代」的另一名编辑柯成冰(老木),于2019年3月20日失联,目前仍未知道其下落,估计已同样被捕。

  小危和老木,与在1月被捕的「新生代」主编杨郑君(包子),一直关注湖南尘肺工人的抗争和其他农民工的权益,在过去多次的尘肺工人到深圳的抗争行动中,他们都有将消息于平台上发放,表达对事件的关注。不过,对中国政府而言,对工人运动、弱势社群的支持,就是「反党、反革命」的行为。

除了上述事件外,至2018年7月起的一连串打压,都令工人运动的发展受到阻碍,而这些被捕的劳权人士,在拘留期间的待遇也一直令人忧虑。如于2019年1月被捕的张治儒、吴贵军等4人,就一直无法与家人联络和会见律师;2018年8月因在佳士工潮期间到场围观,和在网上分享相关消息被拘留的付常国,他的姐姐于3月14日曾到派出所查问付常国的情况时,对方却说早于1月26日,付常国就已转移至其他地方,而他的律师曾分别找过坪山区公安局和燕子岭派出所,但都没有回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被捕的工运人士的情况实在令人担忧。

郑楚然(左)和危志立(右)

3月20日,小危的妻子郑楚然(大兔),在Facebook上发文,表达对丈夫的爱和支持。她于文中说曾多次致电到不同的派出所查询丈夫的情况,但收到的回复却是查无此人,小危家人的担心可以预期。中国政府必须立即停止对工人运动的打压,释放所有被捕的劳权人士,尊重工人权益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