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裁缝的工运:印度科泽科德女性零散工的曙光

51岁的Viji Penkoottu居住于科泽科德,一个位于喀拉拉邦的沿海城市。每天早上,Viji都会回到她那位于市中心的裁缝小店,开展一天忙碌的裁缝工作。除了连绵不绝的缝纫和剪裁工作之外,最令Viji牵挂的就是当地女性零散工所面临的困境。由Viji所成立的女性工会在过去数年不断挑战着喀拉拉邦以男性为主的左翼工人阶级价值、持续地撼动当地的旧有社会秩序,为的就是争取女性零散工在职场上的权益得到基本保障。

Viji并不单是一个普通的工运投身者--在2018年,她被BBC选为全球最有启发性及影响力的100位女性的其中之一。然而,这来自国外的荣誉并没有影响她的日常生活; 她仍然每天风雨不改地在她的小店中工作。「在被BBC报导过后,我经常收到不同院校既中学的演说及讲座邀请。很多机构会邀请我去不同的活动–我变得更忙碌了。」工作本来就属于零散工中的Viji如是说,「这些参与会带来实际的收入吗? Illa, valiya upahrangal, ithokee ede konda vekkana?. (除了有力地鼓舞人心、让人明白我的主张之外,一切的活动和演讲不会的带来收入的。我获得了很多纪念章之类的物品,但我应该把这些东西安放在哪儿?)」

VIJI PENKOOTTU

Viji和她的丈夫以及两个孩子住在一间租来的小房子–这是她婚后租过的第四间房子。在成名之后,Viji从不同的活动中带回了不同的奖牌、勋章,可是家中却无处安放及陈列这些诉说她成就的纪念品。「这个城市中依然有很多无家可归的人,而我只是其中一份子。我很确信,所有人都有家可归的一天终会出现,那一天到临的时候,我也终究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居所。」 Viji如是说。然而,获得BBC的表扬依然有其用处。Viji不忘补充说,因为BBC的表扬而带来的关注度,让她能更有效地把零散工所面对的苦况呈现出来。

1957年适逢印度独立十年,其时共产党在当地当选成为执政党。获得执政权的共产党在喀拉拉邦迅速引入了土地改革,并在教育及公共卫生方面落实了革命性的改变。于此同时,共产党亦制定了不论在工业职场或在农业中均对劳工友善的劳工政策。然而两性平等在当时的改革中并没有受到左翼的重视– 两性同薪同酬、职场同等待遇等议题并没成为政府认为要首先处理的议题。

VIJI PENKOOTTU WITH A WOMEN’S COLLECTIVE IN HER NATIVE VILLAGE PALAZH, NEAR CALICUT, KERALAViji (Photo: Kamalram Sajeev)

而当地女性零散工所面对的困境,则成为了缠绕喀拉拉邦这个深受左翼思维影响的社群的阴霾。在共产党引入了上述的大幅度改革的六十年后,受雇于纺织展厅的女性依然无法享有在工作时坐下的权利-- 她们在工作时没有能够坐下来休息的时段。更令人愤怒的是,这些女工被禁止使用洗手间,而她们往往需要在长达八至十二小时的工作中无间断站立。这种苛刻的待遇逼使女工们只能在工作时段避免喝水。在挨过了种种恶劣的工作环境后,这些女工在离开职位候还需要面对各式各样因为工作而衍生的困难:不少女工因为工作累积了身体劳损,而为了治病,她们只能花上大量时间在政府门诊外排队。

女工所面对的种种苛刻待遇推动了Viji发展出双线的女工运动:Viji先发起了Motthrappura Samaram,旨在争取使用洗手间权利;紧接其后的是Irikkal Samaram,旨在争取在工作时间坐下休息的权利。Viji及其伙伴在2009年时成立了一个名为Penkoottu的平台。而Penkoottuu在成立之时,已经和另一个由当地运动领袖Ajitha所成立的女权组织Anweishi紧密合作。

Viji连同Penkoottu所提出有关零散工的倡议之后则慢慢在工会之间成为主流,在这个工会主义根深蒂固的地方,Viji的倡议逼使喀拉拉邦这个一向忽略女性劳工权益的社会开始关注并重视女性零散工的权益。五年过去,在运动看似只能持续胶着的时候,这群女工的命运迎来一线曙光。Penkoottuu成立了第一个属于零散工的工会--Asamghatitha Mekhala Thozhilali Union (AMTU)。

由于Viji和工会的努力,最终促使喀拉拉邦的商店和展览厅为当地的女工们提供座椅以及如厕休息时间。然而要令这个改变在当地持续下去,喀拉拉邦需要政府明确立法保障女工权益。为了推动修改当地劳工法例,AMTU和Penkoottu又再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向左翼政府施压,最终逼使政府于2018年时正式修改法例,强制商户必须向女工提供座椅及洗手间。

「在主流工运中,零散女工一直被忽略,而这些女工们的诉求也因此被搁在一旁。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明确而强烈地表达自己诉求,女工们就只能日复一日地从工作中带着工作伤害和其他苦难回家,成为不公体制下的受害人和积劳成疾的病人。」Viji如此解释零散女工争取权益的重要性。在争取女工如厕和坐下休息的权利后,Viji仍在努力为女工面对的其他困境,寻找出路和解决方法– 最明显的困境莫过于同工不同酬。「零散女工的薪酬通常根据工作表现而定,这令剥削变得非常容易和夸张。相较之下,男性零散工仍被主流视为唯一需要劳工保障的零散工群体–大家都抢着为他们说话。我们有必要重新检视这套被男性垄断话语权的价值观。」

本文译自The India Ex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