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氣球翻譯】一群學者致中國政府的公開信:要求釋放被捕勞權人士

身為中國及勞工研究的學者,我們已從事中國公民社會及勞資關係研究多年。勞工NGO,也就如那些在這波鎮壓中受到影響的組織,一直是我們的研究重點。我們一直在紀錄和探討這些組織在中國社會發展中所擔當的角色。這些組織依法營運,肩負起教育和服務工人的使命,也從工人身上學習和奮力維護工人的合法權益。他們確實對改善農民工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英文原文: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477.html

聯署連結:
https://forms.gle/gdXdKYxDQU7CHsuMA

近年,中國政府持續打壓公民社會。自2015年起,數以百計的人權律師、女權主義者及勞權人士被騷擾、拘留和判監。2018年,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爭取自組工會的呼聲得到來自精英學府的左翼學生的支持。根據媒體報道,現時有30人被拘留,當中包括佳士科技工人及他們的學生支持者等。事件引起了廣泛的國際關注。

然而,傳媒卻未有太多報道中國政府對華南地區的勞工非政府組織 (NGO) 的打壓政策。儘管這些組織未有參與佳士工潮,它們也同樣遭到打壓。在深圳打工者中心兩名工作人員被捕之後,官方媒體新華社在2018年8月24日作出虛假報道,誣衊打工者中心煽動佳士工人罷工。在2019年1月的新一輪拘捕中,再有五名分別來自深圳新工億、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及一間勞權律師事務所的工作人員被捕。另外,還有三名網上媒體《新生代》的工作人員在2019年1月至3月期間被拘留。我們預計當局在不久的將來會作出更多的拘捕 。

身為中國及勞工研究的學者,我們已從事中國公民社會及勞資關係研究多年。勞工NGO,也就如那些在這波鎮壓中受到影響的組織,一直是我們的研究重點。我們一直在紀錄和探討這些組織在中國社會發展中所擔當的角色。這些組織依法營運,肩負起教育和服務工人的使命,也從工人身上學習和奮力維護工人的合法權益。他們確實對改善農民工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廣義來說,這些勞工組織的存在也在支援中國政府的重點政策目標,例如滅貧。

我們認為中國勞工NGO的工作獲得的應該是最崇高的尊重而並非無止境的打壓。這些草根組織因為極其有限的資源,只能支付員工微薄的薪水。它們並非為了牟利而存在,而是為了服務社會的弱勢群眾,以至於整個社會。有些組織的領袖或者員工是工人出身,他們投身NGO,是為了幫助其他前線工人免受於他們曾經經歷過的苦難;另外一些工作者則是一些受過教育的年輕人,為了服務他人和讓自己的國家能在一個公正和平等的軌道上發展,而不惜放棄可能的財富和舒適的生活。他們正正是中國發展的希望。

中國政府自2001年加入世貿以來一直就社會問題徵詢公民社會的意見和與它們合作。不過,這情況似乎已經不復存在。公民社會現時除了維持低限度的服務之外就不能涉足其他工作。這是一個政策上的自我倒退。長遠而言,中國政府對公民社會所採取的脅迫性的政策只會加劇社會矛盾和破壞它所一直追求的社會和諧發展。

出於與被拘留人士的團結和對相關政策轉變的憂慮,我們謹此呼籲中國政府:

  1. 釋放被捕的付常國、吳貴軍、張治儒、何遠程、簡輝、宋佳慧、楊鄭君(包子)、危志立、柯成兵及其他勞工NGO工作人員。
  2. 在他們被拘留期間,允許家屬及律師依法進行探訪。
  3. 停止對其他公民社會人士的打壓及創建更民主及開放的社會環境。

聯署人 (排名先後按姓名的英文字母,更新於201942)

澳洲國立大學政治及社會發展系 陳佩華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 陳敬慈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 陳慧玲

美國南加州大學國際關係學院 Manfred Elfstrom

澳洲國立大學政治及社會發展系 Ivan Franceschini

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發展系 Jude Howell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勞工及僱傭關係學院 許少英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社會學系 李靜君

英國諾定咸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院  李駿怡

瑞典隆德大學東亞及東南亞研究中心 Nicholas Loubere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發展研究系 Tim Pringle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 潘毅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邱林川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 蕭裕均

美國科羅拉多學院政治科學系 Christian Sorace

澳洲國立大學政治及社會發展系 Jonathan U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