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气球翻译】一群学者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要求释放被捕劳权人士

身为中国及劳工研究的学者,我们已从事中国公民社会及劳资关系研究多年。劳工NGO,也就如那些在这波镇压中受到影响的组织,一直是我们的研究重点。我们一直在纪录和探讨这些组织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所担当的角色。这些组织依法营运,肩负起教育和服务工人的使命,也从工人身上学习和奋力维护工人的合法权益。他们确实对改善农民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英文原文: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477.html

联署连结:
https://forms.gle/gdXdKYxDQU7CHsuMA

近年,中国政府持续打压公民社会。自2015年起,数以百计的人权律师、女权主义者及劳权人士被骚扰、拘留和判监。2018年,深圳佳士科技工人争取自组工会的呼声得到来自精英学府的左翼学生的支持。根据媒体报道,现时有30人被拘留,当中包括佳士科技工人及他们的学生支持者等。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

然而,传媒却未有太多报道中国政府对华南地区的劳工非政府组织 (NGO) 的打压政策。尽管这些组织未有参与佳士工潮,它们也同样遭到打压。在深圳打工者中心两名工作人员被捕之后,官方媒体新华社在2018年8月24日作出虚假报道,诬蔑打工者中心煽动佳士工人罢工。在2019年1月的新一轮拘捕中,再有五名分别来自深圳新工亿、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及一间劳权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被捕。另外,还有三名网上媒体《新生代》的工作人员在2019年1月至3月期间被拘留。我们预计当局在不久的将来会作出更多的拘捕 。

身为中国及劳工研究的学者,我们已从事中国公民社会及劳资关系研究多年。劳工NGO,也就如那些在这波镇压中受到影响的组织,一直是我们的研究重点。我们一直在纪录和探讨这些组织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所担当的角色。这些组织依法营运,肩负起教育和服务工人的使命,也从工人身上学习和奋力维护工人的合法权益。他们确实对改善农民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广义来说,这些劳工组织的存在也在支援中国政府的重点政策目标,例如灭贫。

我们认为中国劳工NGO的工作获得的应该是最崇高的尊重而并非无止境的打压。这些草根组织因为极其有限的资源,只能支付员工微薄的薪水。它们并非为了牟利而存在,而是为了服务社会的弱势群众,以至于整个社会。有些组织的领袖或者员工是工人出身,他们投身NGO,是为了帮助其他前线工人免受于他们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另外一些工作者则是一些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为了服务他人和让自己的国家能在一个公正和平等的轨道上发展,而不惜放弃可能的财富和舒适的生活。他们正正是中国发展的希望。

中国政府自2001年加入世贸以来一直就社会问题征询公民社会的意见和与它们合作。不过,这情况似乎已经不复存在。公民社会现时除了维持低限度的服务之外就不能涉足其他工作。这是一个政策上的自我倒退。长远而言,中国政府对公民社会所采取的胁迫性的政策只会加剧社会矛盾和破坏它所一直追求的社会和谐发展。

出于与被拘留人士的团结和对相关政策转变的忧虑,我们谨此呼吁中国政府:

  1. 释放被捕的付常国、吴贵军、张治儒、何远程、简辉、宋佳慧、杨郑君(包子)、危志立、柯成兵及其他劳工NGO工作人员。
  2. 在他们被拘留期间,允许家属及律师依法进行探访。
  3. 停止对其他公民社会人士的打压及创建更民主及开放的社会环境。

联署人 (排名先后按姓名的英文字母,更新于201942)

澳洲国立大学政治及社会发展系 陈佩华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 陈敬慈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 陈慧玲

美国南加州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Manfred Elfstrom

澳洲国立大学政治及社会发展系 Ivan Franceschini

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发展系 Jude Howell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劳工及雇佣关系学院 许少英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学系 李静君

英国诺定咸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院  李骏怡

瑞典隆德大学东亚及东南亚研究中心 Nicholas Loubere

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发展研究系 Tim Pringle

香港大学社会学系 潘毅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邱林川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 萧裕均

美国科罗拉多学院政治科学系 Christian Sorace

澳洲国立大学政治及社会发展系 Jonathan U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