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償遲遲未發,維權人士被關 桑植塵肺工人再到縣政府抗議

  多年前於深圳打工,但因惡劣的職業安全條件而患上塵肺病的湖南工人,過去近10年持續就著賠償問題,到湖南和深圳政府上訪,要求政府承擔他們的生活和醫療開支。直至2018年12月,塵肺病工人與政府達成初步共識,深圳政府會安排3億元人民幣賠償金轉至湖南政府發放,但是湖南政府卻一直未有依從協議執行相關安排,令工人再於2019年1月初到深圳維權,但被政府清場告終。

  3月27日,湖南桑植縣的塵肺病工人眼見關注他們抗爭的《新生代》主編楊鄭君,和編輯危志立、柯成兵,先後被深圳公安拘捕,而湖南政府又遲遲未有發放協定的生活費和賠償金,因此打算再到深圳維權,要求政府立即釋放被捕的《新生代》3子,和按協議發放賠償金。可是行動於當日被地方政府派特警阻止,又承諾於10天內給予回覆。

  4月9日,當地政府於10天內給出回覆的限期早已屆滿,但政府仍未向塵肺病工人交出任何方案,深圳市轉至湖南政府的3億元賠償金更是從未發放予工人,因此桑植縣塵肺病工人到縣政府抗議,要求縣政府交代賠償方案,但不獲回應,工人只好於縣政府辦公室徹夜留宿。惟直至4月11日,政府仍未就相關賠償的執行給出任何交代。

  政府的拖延,針對關注事件人士的打壓,不會令塵肺工人的維權停止。湖南、深圳兩地的政府必須要交代執行協議的方案,按協商條件支付工人醫療和生活開支,而不是一再耍手段拖延,激化工人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