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重磅!上百名湖南塵肺工友共同聲援《新生代》被捕編輯!

轉載自《新生代》

4月15日,上百名湖南塵肺工友聯名致信中華全國總工會領導,要求全總敦促深圳警方立即釋放因支持湖南塵肺工友維權而被捕的《新生代》編輯楊鄭君、危志立、柯成兵,敦促湖南和深圳政府儘快落實對塵肺工友的賠償與救助方案!

湖南當地政府雖然早在去年底就收到深圳市政府轉去的3億元救助和賠償款,但直到現在都沒有給出合理的賠償和救助方案。迄今為止,桑植縣政府只向工友提供了“三期900多元,二期600多元,一期500多元,工亡家屬沒有”的每月生活費救助方案。這個方案根本無法滿足工友和家庭基本的生活需求,還企圖分化患病和工亡家屬。工友們堅決反對這個方案!

因此,4月12日,湖南桑植縣上百位塵肺工友打算集體前往深圳,繼續維權,但遭到當地政府攔截、恐嚇、拖延。張家界市領導聲稱,政府將成立包括工人代表的工作組,前往深圳談判。但是,工友們深深地懂得:

沒有團結一心的行動,政府就不會主動給出合理的方案,自己的合法權益也永遠不能得到保障

塵肺病群體、桑植縣工友也一致強烈要求:

深圳警方立即釋放《新生代》編輯楊鄭君、柯成兵、危志立!

https://i0.wp.com/xsdai1.github.io/images/%E5%B7%A5%E5%8F%8B%E5%A3%B0%E6%8F%B4.jpg?w=474&ssl=1

————————————

湖南塵肺工友致全總聯名信原文

尊敬的中華全國總工會領導:

您好!

我們是來自湖南省桑植縣的塵肺病工人。給您寫這封公開信,希望全國總工會瞭解塵肺工人生活與維權的困難,並關注熱心社會人士楊鄭君、柯成兵和危志立因幫助我們塵肺病人而被捕的事件。

我們這些工友,最早在90年代初就來深圳打工了,我們見證了深圳從一個小漁村發展到現在的大城市。剛來這裡,我們都很年輕,一身的力氣,抱著努力打工掙錢養家的念頭,去幹那些最髒最累的活。我們有老鄉在深圳打風鑽,工資比工地上別的工種高,賺了錢,也帶著我們全村的壯年男子一起下深圳幹。

我們那個時候下井打風鑽上來,鼻孔裡都是粉塵,自己買了醫用的棉口罩,用了之後要洗很久才洗得乾淨,但還是洗了再用,用了再洗。但是當時管理不規範,建築公司沒有跟我們簽訂勞動合同,也沒有給我們買社保,也沒有配防護。

直到現在,我們都被查出患有塵肺病,但是想要拿到職業病工傷賠償卻比登天還難。當我們要去跟地產承包商討賠償,卻因為歷史原因,沒有勞動關係證明,無法走法律程式,我們只好向深圳市政府要求賠償。2018年,我們上百個塵肺工人和家屬去深圳維權了十幾次,每次都被強行遣送回家,最後,深圳和湖南的政府終於承諾給賠償,但賠付方案是未經談判就確定的。在我們的眼裡,賠付數額偏低,方案不合法不合理,無法滿足塵肺工友們撫養子女、贍養老人、家庭生活和看病醫療的需要。到現在,塵肺病救助方案也沒有落實下來。

塵肺病,是一旦感冒都可能導致喪命的病。自從患病以後,我們呼吸越來越困難,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我們喪失了勞動能力,隨著病情的惡化,會遭到併發症的折磨,我們的妻子、孩子都因為照顧我們這幅病弱的身體而辛勞痛苦,也因為我們的將窒息而死的命運傷心難過。我們心裡也難受,我們再也沒辦法賺錢養家,還給妻兒老小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和精神壓力。我們逼不得已,才走上維權的道路。

在維權的道路上,我們長途跋涉,到了深圳又沒有條件住酒店,被送到過收容流浪人員的救助站,也睡過政府部門冰涼的地板,有許多工友在來回奔波中加重了病情,甚至有兄弟沒熬到結果就去世了。我們從2018年初的冬天開始維權,到了2019年初的冬天,都沒有得到公平合理的賠償方案,其間還欠債無數。今年過年前,在村裡,沒有幾家塵肺工友是不被債主上門催債的。而政府賠償的那一點錢,連很多家庭的債坑都填不滿。

在絕望當中,《新生代》的編輯楊鄭君、柯成兵和危志立幫助了我們。他們到我們的家鄉來探望住院的重症工友,來我們深圳的維權現場關心我們的生活,也給在維權中感到害怕和失望的工友安慰和鼓勵,同時也把我們維權和生活裡面的困難記錄在網上,也告訴我們社會對我們的關注和支持。雖然政府的人警告過我們不要跟外界接觸,但是經歷了那麼多,我們心裡越來越清楚,如果沒有媒體和社會人士的關注,我們弱勢的塵肺工人維權太難了。而且《新生代》的編輯對我們的關心和支持,他們的善良和正義,都是不摻假的。我們塵肺病人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我們早就把他們當做我們的好兄弟、好朋友。我們塵肺病人知識不高,身體也不好,但是我們的心是明明亮亮、清清楚楚的。

2019年1月和3月,楊鄭君、柯成兵、危志立被分別因為“尋釁滋事罪”抓捕,到現在都沒有放出來。知道這個消息,我們很多工友非常難過。我們還看到消息,看守所的人說我們的三個朋友是被工人利用了,我們感到非常地憤怒。我們不明白,幫助我們這些絕望的工人,為什麼是有罪的呢?如果他們有罪,我們這些失去了勞動能力、健康身體甚至整個家庭的弱勢群體,是不是也有罪呢?我們和《新生代》的三個編輯是平等的,他們都是很謙遜的人,願意聽我們這些底層工人說話,我們願意向他們傾訴,他們願意幫我們的把維權的故事都記錄下來,讓社會關注我們這個弱勢群體。這怎麼就是我們利用他們了呢?

我們都希望,等我們維權成功了,請這些幫助過我們的朋友們,到家裡來做一做客,吃一吃我們那裡的土菜。塵肺病群體桑植縣工友強烈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釋放愛心人士楊鄭君、柯成兵、危志立!

中華全國總工會是我國維護職工群眾的合法利益的工人階級群眾組織。因此,我們向中華全國總工會呼籲:

1、敦促深圳市政府釋放幫助塵肺工人的熱心人士楊鄭君、柯成兵、危志立。

2、介入湖南塵肺工人維權事件,考察塵肺工人的生活困難與合法訴求,敦促相關部門根據工人的實際情況及相關法律,開啟平等談判,落實賠償與救助方案。

致敬!

湖南省張家界桑植縣全體塵肺工人

https://i0.wp.com/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1.jpg?w=474&ssl=1
https://i0.wp.com/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2.jpg?w=474&ssl=1
https://i0.wp.com/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3.jpg?w=474&ssl=1
https://i0.wp.com/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4.jpg?w=474&ssl=1

————————————

附:工人上訪訴求書

1.針對具有勞動關係的塵肺工友,深圳市賠付方案制定不合理,賠付基數偏低。由於絕大多數工友因為塵肺病已經喪失勞動能力多年,法律規定的本人工資已經不具有參考意義。賠付方案中的本人工資建議參考當下同行業的工資水準和深圳上年度月平均工資。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五條所規定的待遇進行計算。目前,深圳市政府提出的賠付方案中,按照用工之日的當年本人工資作為賠付基數,導致出現工齡越長,賠付金額反而越少;相同傷殘等級,賠付金額差異巨大。

2.針對通過據實認證確定事實勞動關係的塵肺工友,深圳市提出的分級救助方案在救助金額、覆蓋人群及救助內容均不符合現行的法律法規。根據《工傷保險條例》、《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均未找到深圳市政府提出“一期12萬,二期17萬,三期22萬,工亡24萬”救助金額的計算方法;救助方案覆蓋人群方面也存在違規情況,有數十名符合深圳市救助方案救助條件的塵肺病工友並沒有獲得救助;救助內容僅包括發放一次性傷殘救助金,不包括免費醫療待遇、持續的生活護理費、持續的傷殘津貼以及工亡待遇,難以滿足塵肺工友撫養子女、贍養老人、家庭生活和看病治療需要。

3.針對已確定勞動關係,因患塵肺病死亡的工友,深圳市僅提出向其家屬支付一次工亡補助金24萬元,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39條、《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37條規定。根據《工傷保險條例》應給予家屬喪葬補助金、供養親屬撫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補助金。

4.深圳市政府濫用執法權對維權工友進行暴力傷害。2019年1月7日,桑植和汨羅塵肺工友四十余人按照《信訪條例》依法上訪,但遭到深圳市政府疑似身穿機訓大隊服裝的武警暴力毆打,七名塵肺工友身體出現不同程度傷害,導致一名塵肺一期的工友病情加重。

5.桑植縣政府恐嚇塵肺工友如果繼續維權,塵肺工友子女上學將受到影響,逼迫存在事實勞動關係的塵肺工友簽署《申請救助承諾書》,違法要求塵肺工友放棄針對不合理不合法賠償和救助上訪和訴訟權利。

6.桑植縣政府遲遲未出臺1億救助桑植塵肺工友的愛心基金使用辦法,始終拖延發放工人生活補助和醫療補助,不符合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0部門以國衛疾控發(2016) 2號印發的《關於加強農民工塵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見》。

7.深圳市政府執法部門多次騷擾,非法扣留支援我們的社會人士。在1月8號和3月20號,深圳市把一直支持我們的楊鄭君、柯成兵、危志立進行刑事拘留,至今未放。

https://i0.wp.com/xsdai1.github.io/images/1tu.jpg?w=474&ss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