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重磅!上百名湖南尘肺工友共同声援《新生代》被捕编辑!

转载自《新生代》

4月15日,上百名湖南尘肺工友联名致信中华全国总工会领导,要求全总敦促深圳警方立即释放因支持湖南尘肺工友维权而被捕的《新生代》编辑杨郑君、危志立、柯成兵,敦促湖南和深圳政府尽快落实对尘肺工友的赔偿与救助方案!

湖南当地政府虽然早在去年底就收到深圳市政府转去的3亿元救助和赔偿款,但直到现在都没有给出合理的赔偿和救助方案。迄今为止,桑植县政府只向工友提供了“三期900多元,二期600多元,一期500多元,工亡家属没有”的每月生活费救助方案。这个方案根本无法满足工友和家庭基本的生活需求,还企图分化患病和工亡家属。工友们坚决反对这个方案!

因此,4月12日,湖南桑植县上百位尘肺工友打算集体前往深圳,继续维权,但遭到当地政府拦截、恐吓、拖延。张家界市领导声称,政府将成立包括工人代表的工作组,前往深圳谈判。但是,工友们深深地懂得:

没有团结一心的行动,政府就不会主动给出合理的方案,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永远不能得到保障

尘肺病群体、桑植县工友也一致强烈要求:

深圳警方立即释放《新生代》编辑杨郑君、柯成兵、危志立!

https://xsdai1.github.io/images/%E5%B7%A5%E5%8F%8B%E5%A3%B0%E6%8F%B4.jpg

————————————

湖南尘肺工友致全总联名信原文

尊敬的中华全国总工会领导:

您好!

我们是来自湖南省桑植县的尘肺病工人。给您写这封公开信,希望全国总工会了解尘肺工人生活与维权的困难,并关注热心社会人士杨郑君、柯成兵和危志立因帮助我们尘肺病人而被捕的事件。

我们这些工友,最早在90年代初就来深圳打工了,我们见证了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到现在的大城市。刚来这里,我们都很年轻,一身的力气,抱着努力打工挣钱养家的念头,去干那些最脏最累的活。我们有老乡在深圳打风钻,工资比工地上别的工种高,赚了钱,也带着我们全村的壮年男子一起下深圳干。

我们那个时候下井打风钻上来,鼻孔里都是粉尘,自己买了医用的棉口罩,用了之后要洗很久才洗得干净,但还是洗了再用,用了再洗。但是当时管理不规范,建筑公司没有跟我们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给我们买社保,也没有配防护。

直到现在,我们都被查出患有尘肺病,但是想要拿到职业病工伤赔偿却比登天还难。当我们要去跟地产承包商讨赔偿,却因为历史原因,没有劳动关系证明,无法走法律程式,我们只好向深圳市政府要求赔偿。2018年,我们上百个尘肺工人和家属去深圳维权了十几次,每次都被强行遣送回家,最后,深圳和湖南的政府终于承诺给赔偿,但赔付方案是未经谈判就确定的。在我们的眼里,赔付数额偏低,方案不合法不合理,无法满足尘肺工友们抚养子女、赡养老人、家庭生活和看病医疗的需要。到现在,尘肺病救助方案也没有落实下来。

尘肺病,是一旦感冒都可能导致丧命的病。自从患病以后,我们呼吸越来越困难,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我们丧失了劳动能力,随着病情的恶化,会遭到并发症的折磨,我们的妻子、孩子都因为照顾我们这幅病弱的身体而辛劳痛苦,也因为我们的将窒息而死的命运伤心难过。我们心里也难受,我们再也没办法赚钱养家,还给妻儿老小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我们逼不得已,才走上维权的道路。

在维权的道路上,我们长途跋涉,到了深圳又没有条件住酒店,被送到过收容流浪人员的救助站,也睡过政府部门冰凉的地板,有许多工友在来回奔波中加重了病情,甚至有兄弟没熬到结果就去世了。我们从2018年初的冬天开始维权,到了2019年初的冬天,都没有得到公平合理的赔偿方案,其间还欠债无数。今年过年前,在村里,没有几家尘肺工友是不被债主上门催债的。而政府赔偿的那一点钱,连很多家庭的债坑都填不满。

在绝望当中,《新生代》的编辑杨郑君、柯成兵和危志立帮助了我们。他们到我们的家乡来探望住院的重症工友,来我们深圳的维权现场关心我们的生活,也给在维权中感到害怕和失望的工友安慰和鼓励,同时也把我们维权和生活里面的困难记录在网上,也告诉我们社会对我们的关注和支持。虽然政府的人警告过我们不要跟外界接触,但是经历了那么多,我们心里越来越清楚,如果没有媒体和社会人士的关注,我们弱势的尘肺工人维权太难了。而且《新生代》的编辑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他们的善良和正义,都是不掺假的。我们尘肺病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早就把他们当做我们的好兄弟、好朋友。我们尘肺病人知识不高,身体也不好,但是我们的心是明明亮亮、清清楚楚的。

2019年1月和3月,杨郑君、柯成兵、危志立被分别因为“寻衅滋事罪”抓捕,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知道这个消息,我们很多工友非常难过。我们还看到消息,看守所的人说我们的三个朋友是被工人利用了,我们感到非常地愤怒。我们不明白,帮助我们这些绝望的工人,为什么是有罪的呢?如果他们有罪,我们这些失去了劳动能力、健康身体甚至整个家庭的弱势群体,是不是也有罪呢?我们和《新生代》的三个编辑是平等的,他们都是很谦逊的人,愿意听我们这些底层工人说话,我们愿意向他们倾诉,他们愿意帮我们的把维权的故事都记录下来,让社会关注我们这个弱势群体。这怎么就是我们利用他们了呢?

我们都希望,等我们维权成功了,请这些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们,到家里来做一做客,吃一吃我们那里的土菜。尘肺病群体桑植县工友强烈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爱心人士杨郑君、柯成兵、危志立!

中华全国总工会是我国维护职工群众的合法利益的工人阶级群众组织。因此,我们向中华全国总工会呼吁:

1、敦促深圳市政府释放帮助尘肺工人的热心人士杨郑君、柯成兵、危志立。

2、介入湖南尘肺工人维权事件,考察尘肺工人的生活困难与合法诉求,敦促相关部门根据工人的实际情况及相关法律,开启平等谈判,落实赔偿与救助方案。

致敬!

湖南省张家界桑植县全体尘肺工人

https://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1.jpg
https://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2.jpg
https://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3.jpg
https://xsdai1.github.io/images/%E4%BF%A14.jpg

————————————

附:工人上访诉求书

1.针对具有劳动关系的尘肺工友,深圳市赔付方案制定不合理,赔付基数偏低。由于绝大多数工友因为尘肺病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多年,法律规定的本人工资已经不具有参考意义。赔付方案中的本人工资建议参考当下同行业的工资水准和深圳上年度月平均工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五条所规定的待遇进行计算。目前,深圳市政府提出的赔付方案中,按照用工之日的当年本人工资作为赔付基数,导致出现工龄越长,赔付金额反而越少;相同伤残等级,赔付金额差异巨大。

2.针对通过据实认证确定事实劳动关系的尘肺工友,深圳市提出的分级救助方案在救助金额、覆蓋人群及救助内容均不符合现行的法律法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均未找到深圳市政府提出“一期12万,二期17万,三期22万,工亡24万”救助金额的计算方法;救助方案覆蓋人群方面也存在违规情况,有数十名符合深圳市救助方案救助条件的尘肺病工友并没有获得救助;救助内容仅包括发放一次性伤残救助金,不包括免费医疗待遇、持续的生活护理费、持续的伤残津贴以及工亡待遇,难以满足尘肺工友抚养子女、赡养老人、家庭生活和看病治疗需要。

3.针对已确定劳动关系,因患尘肺病死亡的工友,深圳市仅提出向其家属支付一次工亡补助金24万元,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39条、《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37条规定。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应给予家属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4.深圳市政府滥用执法权对维权工友进行暴力伤害。2019年1月7日,桑植和汨罗尘肺工友四十余人按照《信访条例》依法上访,但遭到深圳市政府疑似身穿机训大队服装的武警暴力殴打,七名尘肺工友身体出现不同程度伤害,导致一名尘肺一期的工友病情加重。

5.桑植县政府恐吓尘肺工友如果继续维权,尘肺工友子女上学将受到影响,逼迫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尘肺工友签署《申请救助承诺书》,违法要求尘肺工友放弃针对不合理不合法赔偿和救助上访和诉讼权利。

6.桑植县政府迟迟未出台1亿救助桑植尘肺工友的爱心基金使用办法,始终拖延发放工人生活补助和医疗补助,不符合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0部门以国卫疾控发(2016) 2号印发的《关于加强农民工尘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见》。

7.深圳市政府执法部门多次骚扰,非法扣留支援我们的社会人士。在1月8号和3月20号,深圳市把一直支持我们的杨郑君、柯成兵、危志立进行刑事拘留,至今未放。

https://xsdai1.github.io/images/1tu.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