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過南韓黑暗時代的戀人同志-金槿泰和印在謹

編譯|王雅芳

南韓黑暗時代 不甘為奴的學生

1967年 ,南韓獨裁軍人總統朴正熙為了繼續坐穩大位,操縱總統大選、恣行舞弊,南韓大學生以及高中生紛紛於全國展開示威抗議行動。 當年20歲,來自京畿道富川市,就讀首爾大學經濟系三年級的金槿泰,僅因參加在校內舉行的示威,就被開除學籍、遭軍隊帶走。三年後,金槿泰再度因為參加反威權學運被警方通緝,自此展開長達9年的逃亡生活,一直到79年10月26號,朴正熙遭暗殺後,才重獲自由身。

金槿泰正在是逃亡生活中,遇到他一生的伴侶,印在謹。

印在謹比金槿泰小六歲,來自仁川江華郡。1973年,她赴首爾梨花女子大學攻讀社會科學。生性活潑、熱心助人的印在謹,寒暑假會到農村幫作農活,或者在夜間學校、教工人讀書。  

77年畢業後,她到了京畿道富川市一家紡織工廠,一邊工作、一邊組織工人(韓文所說的위장취업)。

因逃亡而相遇:妳的笑容吹走時代的鬱悶

也就是在那年年底,兩人相遇了。那天,印在謹到學姊家拜訪,金槿泰恰巧也在現場。不過,印在謹回想對謹泰的第一印象: 「可能因為在逃亡,所以看起來一臉疲倦。」對比之下,金槿泰對在謹的印象極佳:「她開朗的性格、燦爛的笑容,彷彿把時代的鬱悶都吹走了。」

情投意合的兩人在於隔年就決定成婚。當時因迫於金槿泰的敏感身分,兩人在富川市一家雪濃湯小餐館裡,在女方家人的見證下,大夥一起吃頓飯、也就算一場婚禮了。直到1980年,金槿泰脫離「通緝犯」身分,兩人才正式於首爾大學路上的民族運動聖地-興士團館內舉行正式婚禮。

(兩人交換婚約時的紀念照, 圖片來源:京鄉新聞)

極權者的眼中釘

1979年12月12號,陸軍少將全斗煥趁著同年10月,朴正熙被暗殺後形成的政治混亂期,發動政變。他為了打壓鞏固政權,於隔年5月17號實施全國戒嚴,隔天隨即引發光州民主化運動。全斗煥靠著美國的背後支持,派出軍隊、從陸空兩路血腥鎮壓了光州民眾對民主的渴望,南韓再度陷入黑暗。

民眾對自由的嚮往,決不會因為壓迫而永遠噤聲。83年 9月30號,金槿泰集結青年民主化運動的力量,組成民主化運動青年聯合(民青聯),並被推選為首任議長。民青聯成為當時結合學生運動力量,推動民主化最具代表性的團體。

兩年後,全斗煥為了替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鋪路,開始積極「清除」會影響自己長期執政的民主化運動勢力。全斗煥再度搬出《國家保安法》,把民主化運動抹紅為內通北韓的「容共」勢力,大肆逮捕民主人士。民青聯議長金槿泰,成為他們的頭號目標。

1985年 8月 24號,當局以金槿泰是民青聯以及首爾大學民主化促進委員會成立的背後操縱勢力,閃電將之逮捕。9月4號,金槿泰被治安本部當局秘密帶往惡名昭彰的南營洞審問室,在那裏,金槿泰被殘酷地刑訊逼供(下又稱「刑求」)了近整個月。

與其跪著苟活、寧可站著尊嚴死去 

1985年12月19號上午10點,首爾地方法院118號法庭,南韓刑事審判史上首次實施開審陳述制度,以下為金槿泰陳述遭逼供的部分節錄:

本人於整個9月,從9月4號到9月20號,(每天)遭到各約5個小時的電擊和水刑。主要是電擊,水刑則是為了緩解電擊逼供造成的休克。他們把收音機開得很大聲,以免外面聽到我被逼供的慘叫聲。如果我的喉嚨因為慘叫而腫脹無法出聲,他們會立刻灌藥,疏通喉嚨。


「我在9月4號,分別遭到每次維持5個小時、一共兩次的水刑。

「9月5號和6號,我分別遭到每次各維持5個小時的電擊和水刑。

「8號,我分別遭到各一次的電擊和水刑。

「10號,一次,13號…那天是13號星期五。

 「9月13號,施刑者向本人說:「這是你最後的晚餐。」 「就像耶穌死前的最後的晚餐一樣。」

「『今天是你的忌日。』 他們一邊說這些威脅的話,一邊對我施行2次的電擊逼供。

…….(中略)……..

「他們在施刑時,會先把我的衣服脫光,並遮住我的眼睛。隨後,他們會命令我躺在刑求檯上,把我身體的五個部位綁起來。他們將我的腳踝、膝蓋、大腿、腹部和胸部緊緊地綁住,並在下面鋪上毛巾。他們在我的頭、胸部和兩股灑水,以增進感電效果,他們在我的腳部接上電源。 

「一開始,他們把電流開的小、時間也短,漸漸地逐漸加強、加長,他們交替調整電流的 強弱。在刑求過程中,我感覺到死亡的影子矗立在我面前(此時旁聽席開始傳出哭聲,金槿泰本人也忍不住哽咽)。我在內心裡暗自重複歌唱著:『與其跪著苟活、寧可站著尊嚴死去』(旁聽席哭成一片,警備人員也靜默不語)。 我深切地感受到,一個人要撐住這個過程,極其困難,沒有超人的決心絕對辦不到。

…….(中略)……..

「結果,到了 9月 20號,我滿身瘡痍、覺得已到極限。終於,9月25號,我向他們投降了。雖然我知道,『只要再撐一天,我就能出去,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但我終究熬不過去。

「投降的那天,他們先集體毆打我,再命令我全身脫光,跪爬在地上跟他們求饒。我只能按照他們的要求做。他們拿了調查內容叫我簽,我也只能簽。 」

印在謹為夫奔走 將非法刑求公諸於世

金槿泰此番公開陳述自己遭受到的非人道刑求,給了當時韓國社會一記當頭棒喝。然而,早在兩個月前,金槿泰的遭遇就已流傳外部。協助他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妻子。

前面提到,金槿泰9月4號被秘密帶到南營洞的審問室,這個消息除了當局,外界一概不知,包括印在謹。她四出打聽丈夫的下落,卻一無所獲。她直覺地認為,丈夫應該遇上了非常嚴重的事。當時南韓法律規定,搜查機關的拘留時間不得超過3個星期,她盤算丈夫最晚也應在9月26號被移送檢察單位,她動身前往檢察廳。到了檢察廳大樓後,印在謹選擇了駐守在通往公安檢察官室的電梯前面,因為這裡是嫌犯被移送檢察官的必經之地。

9月26號,一如印在謹所料,電梯門開啟後,她終於看到了丈夫,只不過在他周圍的,是森嚴的警力。

就在那時,金槿泰偷偷地向妻子說:「印在謹,我被刑求了。我被刑求的好慘。」 從電梯走到檢察官室,短短幾分鐘的路程上,金槿泰一股腦地向妻子說出刑求的過程,並將證據--一團後腳跟的血痂-交給妻子。

印在謹立刻將丈夫的遭遇告訴民青聯的其他成員,隔天,民青聯立刻發表聲明:《譴責治安本部致人於死地的刑求逼供》,並連同組織被逮捕者的家人和會員共30多名,展開露宿抗議。

當時其他許多進步組織也深受金槿泰刑求事件的衝擊,民青聯於是聯合各路團體,組成「阻止刑求及捏造容共對策委員會(刑求共對委)」。

除了國內,印在謹也把丈夫的事件偷偷錄在歌手李美子的專輯錄音帶裡,寄給美國的媒體。透過紐約時報等媒體的報導,全斗煥獨裁政權的殘暴引發了全球廣泛的關注。1987年,兩人獲頒甘迺迪人權獎,  德國漢堡的自由財團也盛讚金槿泰是「全球的良心犯」。金槿泰抑鬱的說話方式、顫抖的手、頸部無法自由轉動等刑求在他身體上造成的後遺症,被人們視為民主化運動的「勳章」。

二人|圖片來源: pressian

刑求共對委成1987民運先聲

印在謹敏捷地將事實公諸於世,以及民青聯迅速地行動,替暗不見天日的極權時代,注入了一道曙光,金槿泰得以在法庭上公開陳述被刑求的過程,也是因為國內外的輿論造成全斗煥政權的壓力。

雖然如此, 獨裁者仍緊咬著權力、繼續迫害民主運動人士。金槿泰最後仍被判刑入獄,當局也持續追捕民青聯的重要幹部。直到87年1月,首爾大學學生朴鐘哲被刑求致死,大學生抗爭運動再度高漲。6月10號,全斗煥在蠶室體育館召開執政黨大會,欽點盧泰愚為下任總統,民怨昇到最高潮。上百萬名南韓民眾上街示威,他們高喊「撤回欽點、打倒獨裁」 (史稱6月抗爭)。當時匯集各界能量,推翻全斗煥政權的「國民運動本部」之雛形,正是「刑求共對委」。印在謹在運動本部擔任常任執行委員,全力投入民主化運動。有一次印在謹參加集會,偶然聽到有人稱她是「金槿泰的內人」。印在謹語氣輕鬆,但卻認真地向對方抗議:「我丈夫現在在監獄裡,我在外頭全力參與運動,怎麼能說我是內人呢?我是『在外的人』才對呀!」於是,印在謹有了「在外的人」的綽號。

大規模的民眾運動,終於迫使全斗煥政權屈服,發表《6·29宣言》,宣布釋放政治犯。1987年12月16號,南韓史上第一次、在沒有大規模舞弊情況下,舉行總統直接選舉。 

圖片來源: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網站

與最真摰的同志繼續奮鬥

1988年6月30號,金槿泰刑期期滿出獄。刑求、服刑無法澆熄他追求民主的意志,出獄後,他仍繼續為民主努力。他於1989年參與創立全國民族民主運動聯合,並擔任政策室長。1996年以民主黨(爾後改名為共同民主黨,即現在南韓的執政黨)黨員的身分參選並當選國會議員,此後並連任三屆議員。

2011年12月30號,金槿泰不敵刑求帶來的後遺症- 帕金森症引發的相關疾病,病逝於首爾大學醫院,享年64歲。印在謹於隔年4月當選第19屆的國會議員,延續丈夫未完的遺志。

金槿泰曾在寫給妻子的信中,感性告白:「要不是你,我怎能走到今天?當我累了、站不起來,你總一副開朗,抓我的手,把我拉起來。你是最棒的太太,最有情的朋友、最真摯的同志。」

印在謹則在2012年接受媒體訪問,回想起丈夫,滿臉笑容地說:「我們是夫婦、是同志,但我覺得,我們更是最佳拍檔。」

本文參考資料:

  1. https://www.kdemo.or.kr/blog/people/post/595?fbclid=IwAR06juF8Qa7BqXRySuUq4R1zwulLbyYYpcQYBYck5tSYJlz56YYuhkd8gEs
  2. https://www.sisain.co.kr/?mod=news&act=articleView&idxno=12040&fbclid=IwAR1RJfcPdrz79-PAQweWte1rCSMMgNSyeGtu14S3y0eE1a-lmxpWOKhai6I
  3. http://www.pressian.com/news/article?no=110060
  4. https://newstapa.org/77
  5. https://ijk.or.kr/wp/%EC%9D%B8%EC%9E%AC%EA%B7%BC-%EC%9E%85%EB%8B%88%EB%8B%A4-2/%EA%B1%B8%EC%96%B4%EC%98%A8%EA%B8%B8/
  6. http://m.biz.khan.co.kr/view.html?artid=201712172131015&code=960205&med_id=k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