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貴軍:與工人追討關廠賠償,卻兩次面臨牢獄之災

吳貴軍,湖南常德人,1972年生。一如中國過億的農民工,他在2000年離開家鄉,南下到深圳謀生。他在石岩找到工作,進了迪威信傢俱用品(深圳)有限公司打工,一做就是13年。

被捕的關廠工人代表

在2012年,深圳迪威信廠的訂單減少,工人的加班時間亦減少。加班費越來越少,逼使不少工人離職再找工作。包括吳貴軍在內,剩下的300名工人擔心工廠終會搬走,感到事態嚴重,去信勞動部門要求介入,在企業變動期間確保工人權益不受侵害,卻不得要領。廠方最終在2013年5月把機器搬走。

為阻止廠方搬走機器,迪威信工人在5月7日開始罷工,要求廠方按《勞動合同法》的標準發放經濟補償金。然而廠方僅答應支付相當於補償金七份之一的金額。因此工人在5月23日遊行到深圳市政府抗議,遭到警察暴力打壓,200多人被捕,其中吳貴軍在未經審訊下被拘留一百多日後,才被控「聚眾擾亂交通秩序」,到2014年5月才獲判無罪,當庭釋放。其後吳貴軍就無罪卻被拘留371日追討國家賠償勝訴,獲賠償七萬多元。

團結外來工爭取權益

重獲自由之後,吳貴軍沒有再找工廠工作。反對迪威信搬廠的鬥爭經歷,更令他決定投身勞工工作。因此成立名為「新工億」的勞工機構,致力改善外來工的處境。吳的誠懇和熱心,令他深得工人信任。相熟的工人都稱他「吳大哥」。

從2010年起,深圳有無數工廠像迪威信那樣,紛紛將廠房搬到法定最低工資金額較低的地區,以節省「生產成本」。的確,透過搬廠,企業的成本是減少了,但後果卻由工人承受。這些工人因搬廠失去工作,被逼轉到其他行業。同時,廠方往往設法逃避支付經濟補償金,多年以來違法欠繳的養老保險供款亦不知所蹤。工人因而不但收入減少,更失去應得的離職補償和養老金。對於這些情況,政府的態度往往是隻眼開隻眼閉,令工人求助無門。

面對這種情況,吳貴軍與同事們為面臨關廠的工人提供法律諮詢,讓工人了解法律保障的權益,按此到各個政府部門求助,與資方談判。然而他們亦很清楚,要維護外來工的權益,不能限於解答一個又一個查詢,更要從根本推動政策改變。因此吳亦參與「養老保險關注組」的工作,倡導養老保險政策,爭取讓因為企業違法欠繳養老保險供款而失去養老金的工人補繳社保。經過多年的上訪、聯署及訴訟,深圳社保局為補繳設下的部份門檻已在2017至18年被取消。但要完善外來工養老保險的政策,仍需更多努力。

2014年,吳貴軍案開審,民眾在庭外聲援。

第二次被捕至今一百日

吳在這幾年間的工作亦不是一條直路。在過去數年,吳持續受到國保人員的監視、喝茶、問話。在2019年1月20日晚上,吳貴軍與工人聚會回家後,十多名公安破門而入,拖出正在洗澡的吳,鎖上手銬,取走所有電腦、電話及文件;在沒有執法文件的情況下口頭告知其妻周玉芝,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將吳帶到寶安看守所拘留,並威嚇其妻不得找律師和媒體求助。

周大姐沒有屈從,反而馬上委託了律師,以確保吳在被拘留期間不受侵害。此後周不時受到警察騷擾,要求解除律師委託;吳貴軍在湖南老家的家人亦受到當地派出所的壓力。而律師也無法順利會見吳貴軍。直到4月中,在多番據理力爭之下,才首次會見,得知其被捕與2015年的一宗工人維權事件有關。

正如五年前迪威信案中吳貴軍的辯護律師所言,「吳貴軍的行為不構成任何犯罪,因為維權不構成犯罪、罷工不構成犯罪、談判不構成犯罪、上訪不構成犯罪、統統都不構成犯罪」。到了2019年才拿一宗2015年的事件抓人固然不合理,用「擾亂秩序」的罪名污衊勞工工作者更是荒謬。我們在此呼籲中國政府馬上釋放吳貴軍,並以行動糾正老闆違法拖欠工人社保供款及經濟補償金等情況,然後工人就不用冒被捕的風險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