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學學生:「岳昕很關心印尼的貧苦大眾和工運」

紅氣球特別報道|記者:秋色

「岳昕最近怎樣了?」Nathan 和Cahaya坐下來便問道。

他們兩個都是印尼大學學生團體SEMAR UI 的成員,岳昕在印尼當交換生時,曾經跟他們參加五一遊行。SEMAR UI 在2014年成立,是印尼大學的「另類學生政治團體」,不跟學校註冊,關心高等教育商品化和工人議題﹐每年五一,都會動員學生上街。

「兩年前吧,她訊息到團體的Line,問怎樣參加這邊的五一遊行,」Nathan回憶,「我們每年都會動員同學參加工會的五一遊行,哈哈,參加的人很少的,我們是校內的小團體。怎料有位交流生有興趣,Judy還用印尼話問我們哩。」大家都叫岳昕作Judy。

左一為Cahaya,與岳昕走在五一街頭。(Cahaya提供)

「Judy好想知道印尼勞工的狀況,我們只知道她是『馬克思主義者』,但沒有講太多。她會問很多印尼工人、窮人的情況。」Nathan說,「她總說印尼的工會組織更有自由,不像中國。給我的感覺是,她在這裏找到一些她國家所缺乏的東西。」

岳昕也會跟SEMAR談中國的現況。「她跟我們分享中國大學的學生運動,她說在大學搞馬克思主義讀書會也會被人禁止。我聽罷覺得真諷刺啊,中國不是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國家嗎?」

岳昕在印尼的義教工作

「Judy最關心工人和貧窮的孩子。」Cahaya想起,岳昕每星期都會到茂物當志工,在一個叫 #Terminalhujan 的機構工作,為街童上課。「她會教些英文、常識,都是用印尼話教的。」無論到雲南,還是到印尼,她都繼續她的「支教」工作。

Cahaya在路透社的報道上得知岳昕被捕,那時很驚訝:「我以為她回國就畢業、工作啊,不知道她這麼勇敢。她後來也有跟我聯絡,說她在幫助工人,還叫我拍下聲援工人的照片發給她。」他和岳昕最後一次討論,是去年四月了。岳昕的遭遇,好像印尼二十年前,蘇哈托治下的運動分子。那時的大學,不可以公開討論共產主義,也不可以結社。同樣地,政府只容許一個官方工會存在。

岳昕在印尼留下的足跡,兩位印大學生歷歷在目。假如一切可以延續,這便是一道國際團結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