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学学生:「岳昕很关心印尼的贫苦大众和工运」

红气球特别报道|记者:秋色

「岳昕最近怎样了?」Nathan 和Cahaya坐下来便问道。

他们两个都是印尼大学学生团体SEMAR UI 的成员,岳昕在印尼当交换生时,曾经跟他们参加五一游行。SEMAR UI 在2014年成立,是印尼大学的「另类学生政治团体」,不跟学校注册,关心高等教育商品化和工人议题﹐每年五一,都会动员学生上街。

「两年前吧,她讯息到团体的Line,问怎样参加这边的五一游行,」Nathan回忆,「我们每年都会动员同学参加工会的五一游行,哈哈,参加的人很少的,我们是校内的小团体。怎料有位交流生有兴趣,Judy还用印尼话问我们哩。」大家都叫岳昕作Judy。

左一为Cahaya,与岳昕走在五一街头。(Cahaya提供)

「Judy好想知道印尼劳工的状况,我们只知道她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没有讲太多。她会问很多印尼工人、穷人的情况。」Nathan说,「她总说印尼的工会组织更有自由,不像中国。给我的感觉是,她在这里找到一些她国家所缺乏的东西。」

岳昕也会跟SEMAR谈中国的现况。「她跟我们分享中国大学的学生运动,她说在大学搞马克思主义读书会也会被人禁止。我听罢觉得真讽刺啊,中国不是就自己是马克思主义国家吗?」

岳昕在印尼的义教工作

「Judy最关心工人和贫穷的孩子。」Cahaya想起,岳昕每星期都会到茂物当志工,在一个叫 #Terminalhujan 的机构工作,为街童上课。「她会教些英文、常识,都是用印尼话教的。」无论到云南,还是到印尼,她都继续她的「支教」工作。

Cahaya在路透社的报道上得知岳昕被捕,那时很惊讶:「我以为她回国就毕业、工作啊,不知道她这么勇敢。她后来也有跟我联络,说她在帮助工人,还叫我拍下声援工人的照片发给她。」他和岳昕最后一次讨论,是去年四月了。岳昕的遭遇,好像印尼二十年前,苏哈托治下的运动分子。那时的大学,不可以公开讨论共产主义,也不可以结社。同样地,政府只容许一个官方工会存在。

岳昕在印尼留下的足迹,两位印大学生历历在目。假如一切可以延续,这便是一道国际团结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