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美团剥削持续,「美团小哥」抗争未有停止

转载自职工盟

  自近年中国内地的网购送餐业务兴起,愈来愈多的工人进入到送餐这个行业工作。这些送餐工人为了那微薄的运费,每日上演着「公路惊魂」,于车来车往的道路上穿梭,务求以最快的速度将食物送到用户手中,避免因差评而被扣工钱。不过,自去年各大外卖公司开始下调车手每单抽成,维持竞争力开始,车手的抗争就变得愈来愈频繁,其中尤以美团这个行业龙头的抗争最为令人关注。

  自2018年4月25日,本网报导临沂市的美团车手因被扣减送餐费用,发起罢工以来,美团仍然持续下调车手的运费,加上各项与美团相关的劳工保障和企业政策问题,因此在过去一年来,美团车手的罢工仍然在不同地方持续发生。根据「中国劳工通讯」制作的「中国工人集体行动地图」,由2018年5月至2019年4月,全国共发生了47宗与美团有关的外卖车手工潮,数百名的车手先后于中国不同城市发动抗争,抗议美团对他们的各种剥削。

  在2018年5月16、17日,重庆有过百名美团车手,因美团大幅降低车手运费,决定发起罢工。事件中,车手就提到,他们每张单的运费已经由以往的6至7元人民币,大幅下调至3.5元,足足下降了接近一半,因此这班车手才逼不得已发起罢工。更甚的是,不单只是美团方面扣减车手的运费,而一些承包美团运送的代理也会用不同的理由扣减车手运费,令本来就已经备受剥削的车手的情况雪上加霜。直至4月24日及25日,深圳、杭州、盐城3地的美团车手,仍然因美团降低车手运费的事发动罢工。

  另一方面,除了运费外,他们行动的诉求也围绕着不同的主题,如抗议美团苛刻的扣薪制度,持续缩短派送时间,欠缺劳工保险,高温工作津贴等。事实上,随着愈来愈多的送餐平台在内地推出,美团面对的竞争愈来愈大。根据美团点评于2019年3月发布的业绩显示,美团在经营上录得逾110亿人民币的亏损。虽然有分析指美团在外卖餐饮业务的营利有增长,而且亏损主要是由于业务扩张而引致。可是,随着百度、饿了么等竞争者,吸引顾客的手段愈来愈多,客源越来越广阔,可以预期未来美团的经营将会面临更大的冲击,届时受苦的恐怕也会是这班在前线工作的车手。

  作为新兴行业的龙头,美团对待罢工工人的手段却跟一些传统企业一样毫不留情。在2018年5月16日的重庆美团罢工中,就有罢工的车手向媒体表示,他的美团工作帐号,因为参与罢工而遭到永久封锁,更有消息指有分区经理安排不明人士殴打罢工车手,以此胁迫他们复工。部份站长更会以一些短期措施,如短暂提高不同运送补贴,以此吸引罢工车手复工。不过这些补贴都会在车手复工的短时间内马上调低回原本的水平。这种种做法都反映出美团毫不重视劳工权益,肆意剥削前线车手的恶劣本质。

  面对着内地平台经济的兴起,不少的工人都打算进入这个需求愈来愈大的行业,希望能够靠这份工作养妻活儿。可是在这些新兴企业风光的背后,依靠的仍然是对工人权益的剥削,以此从工人身上榨取最大的利润。美团依靠压低车手运费,维持顾客使用率的做法,最终只会引发更多的工人罢工,令顾客转至其他服务平台。中国美团平台经济送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