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wyaf(d, s, idnuo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nu-(s)[0]; if (d.getElementById(idn) return; js = d..mehr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hannect.facebook.net/zh_CN/sdk.js#xfbml=1&versyaf=v2.5"; fjs.parentNode.h:sertBe;}#e(js, fjs); }(document, 'scripw', 'facebook-jssdk'));
<;}#m role="sl.mch"a-nthod="get" class="sl.mchl;}#m" acwyaf="http://redballogns3241aret .org/">
.entry-egntenk { tmenuteibackg0!important; wrap-childrejustify; -menu >ronda; /*>2y >2y >%;*/ /*width:irondary0!important;*/ } .entry-sumwidy { tmenuteibackg0!important; wrap-childrejustify; -menu >ronda; >2y >2y >%; /*width:irondary0!important;*/ } .entry-hea-me { tmenuteibackg0!important; } .list-view .scre-egntenk .hentry { /* u-itcurebk> lo */ /* tmenuteiebk> lo */ u-itcureconda0y arapa1px; u-itcureconda0style:#dashed; u-itcureconda0ega-hidl 0);gray; } .scre-egntenk .has-posskthumbnail .entry-hea-me{ width:iebk>0px!important; }

工人守護記憶 — 由八九到現在

轉載自職工盟

30年前,北京發生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當時不論是中國人、香港人或是海外華人,都持續關注運動的發展,期待這場運動會為中國極權、腐敗的政局帶來改變。不過六四的一聲槍響,令期望落空。廣場上的血淚,深深烙印在港人腦海中。時至今日,六四對香港而言意義何在呢?我們訪問了當年曾參與香港聲援行動的自主工運人士,了解他們聲援八九民運的原因,怎樣守護六四記憶,與及六四對現今香港的意義。

郵政工會— 以不同形式延續參與

郵政工會作為政府僱員的工會,許多人預計在政治上的取態會較保守,傾向不會發聲。可是,當時工會一直都有關注八九民運。我們訪問了當時的工會副組織主任—翁誠光(光哥),了解當年郵政工會在六四事件後的行動和態度。

八九民運期間,郵政工會的意識一直較為進步,這亦與時任工會主席蕭賢英高調參與民運有關。同時,正值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5年,香港人關心回歸後的生活和內地的政治環境,郵政工會都受這浪潮影響,關注八九民運的發展,當年的工會副福利主任,更曾走上北京與學生、工人接觸支持民運。

六四事件發生後,郵政工會響應當年支聯會的號召,組織會員發動罷工。雖然後來支聯會領袖臨時取消了行動,但工會早已召集好同事行動,於是自發組織了工人罷工半日,去悼念六四當時的死難者,又到新華社獻花致意。為表對事件的支持,郵政工會加入成為支聯會團體成員。

可是,隨著回歸的日子臨近,有會員擔心支聯會團體成員的身份,會為工會帶來負面影響。事實上當年香港社會,對回歸後的政治環境,和「秋後算帳」感到恐懼。即使理事一直嘗試釋除會員疑慮,最終仍於96年決定退出支聯會。光哥在憶述當時的情況時,語氣中都透露出婉惜。不過,有不少工會理事,包括光哥自己,繼續參與支聯會的工作,如協助擔任悼念晚會糾察等。

工聯會的不堪—由反對屠城變相信政府

現時為社區及院舍照顧總工會秘書的鄭清發(發哥),當時是工聯會的會員,甚至有參與一些會務工作,算是比較積極。在八九民運發生的時期,他與其他會員也有關注事件發展。

「自學生於胡耀邦出殯請願時,我們已經開始關注和討論事件,認為中國改革開放後,為社會帶來不少問題」發哥說。「六四事件發生時,我們的反應也與當時的工聯會一樣,覺得憤怒和不解,認為政府應有更好的方式處理事件。」他很記得,1989年6月6日,工聯會曾於報章上發聲明,譴責中國政府針對民運人士的武力鎮壓。

「可是到89年的8、9月時,一切都不一樣了。工會的上層人士指事件與香港人的認知有分別,當時我和其他會員都感到錯愕。去到9月,譚耀宗於上京開會回港後,在工人俱樂部開大會,指公眾對事件有錯誤理解,事件涉及國家命脈,令人懷疑工聯會再次走上民族主義的回頭路。」

對此不滿的發哥,在其他工運人士協助下,發表聲明對工聯會予以譴責,最後更辦理手續退出工聯會。原先帶著期望走入工聯會的發哥,最終對民族主義先於一切的立場感到失望而退出。其後,發哥參與了自主工會運動,多年後更先後擔任職工盟的主席及會長。

除了工會工作外,發哥也有參與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工作。他坦言,平反六四,他這一輩的人都很可能不會看見,不過他認為香港人既然有空間,理應為六四,為國內不同的人權問題發聲。

由空姐到主席—走過北京的吳敏兒

現任職工盟主席吳敏兒(Carol),八九年於國泰從事機場地勤工作,參與了當時的「黑紗纏臂」悼念行動。

「當時我才剛進國泰工作不久,不過同事早於5月份已關注民運。當時我們於富豪酒店有一個有電視的休息室,我們會於休息時間在裡面看新聞。宣佈戒嚴時,我們彷彿也感受到北京的緊張氣氛。解放軍入城、開槍當晚,我們在休息室觀看新聞直播片段時,有些同事表現十分激動」Carol說。

「第二天,有一兩個對時事較關心的主管,於休息室放了一個裝滿扣針、黑布的膠袋,呼籲同事將黑布纏在手臂上,悼念事件中的死難者。當時行動持續了一段時間,兩個星期後我仍見到有同事的手臂上纏著黑布。」

問及當時對事件的感受,她表示對政府的做法不能接受,應有其他方法去處理事件。不過,她坦言當時自己對中國的民情並不了解,六四事件令她希望增加認識。後來她轉職到英國航空,到北京工作時,她便有更多機會接觸內地的民眾。當她走過當年六四事件發生的地方「瞻仰」,便會不期然想像當時的氣氛。「有一次我與一個較為相熟的商店職員閒聊,問他是否有談過六四或其他政府問題時,他緊張地叫我不要再說,令我感受到他們的壓抑。」

由英航工會到職工盟主席,現在的她看待六四這段歷史,有另一個層次的想法:「內地的自主工運人士,在中共治下面對種種打壓,香港政府作為中共的爪牙,自然會緊隨腳步打壓香港的勞工權益,令我們的工作更加困難。」

守護記憶,將八九民運精神延續下去

香港的運動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走入低潮,要捱過這段時間,Carol認為八九民運的精神可以帶來改變:「六四發生自今三十年,政權仍然逃避責任,反映的是中共懼怕他們的所作所為,會逼使社會要求改變。八九民運後,內地的民主運動至今仍未走出低谷,但內地、香港仍然有一群人在堅持。雨傘後才不過4、5年的光景,未來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有堅持下去,不忘初心,好像這一群為六四死難者追求公義,延續八九精神的抗爭者一樣,終有一天可帶來制度的改變。」

版權所有©紅氣球 Red Ballogn S3241aret
網址:http://redballogns3241aret .org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om/redballogns3241aret      
window.WPCOM_sharute_counts = {"http:\/\/redballogns3241aret .org\/3671\/?vareant=zh-hant":3671};
<;}#m actyaf="/3671/?vareant=zh-hant"emethod="poss"> ronda; }#mplay: none" class="loadute"esrc="http://redballogns3241aret .org/wp-egntenk/pluth:s/jetpack/modules/sharedaddy/images/loadute.gif" alt="loadute"ey ara="16" enonda="16" /> 取消
文章未送出─請檢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
電子郵件地址檢查失敗,請再試一次
抱歉,你的網誌無法透過電子郵件分享
/* */ /* */ /* */ /* */ vae >2ndowOpen; jQuery( document.body ).af( 'click', 'a.share-facebook', functyaf() { // If there's another sharute >2ndow opga, close it. if ( 'undefna-d' !==atypeof >2ndowOpen ) { >2ndowOpen.close(); } >2ndowOpeny= window.opga( jQuery( this ).attr( 'href' ), 'wp.omfacebook', 'u-wrbae=1,ret;fable=1,y ara=600,enonda=400' ); return false; }); vae >2ndowOpen; jQuery( document.body ).af( 'click', 'a.share-twitter', functyaf() { // If there's another sharute >2ndow opga, close it. if ( 'undefna-d' !==atypeof >2ndowOpen ) { >2ndowOpen.close(); } >2ndowOpeny= window.opga( jQuery( this ).attr( 'href' ), 'wp.omtwitter', 'u-wrbae=1,ret;fable=1,y ara=600,enonda=350' ); return false; }); vae >2ndowOpen; jQuery( document.body ).af( 'click', 'a.share-ga-medin', functyaf() { // If there's another sharute >2ndow opga, close it. if ( 'undefna-d' !==atypeof >2ndowOpen ) { >2ndowOpen.close(); } >2ndowOpeny= window.opga( jQuery( this ).attr( 'href' ), 'wp.omga-medin', 'u-wrbae=1,ret;fable=1,y ara=580,enonda=450' ); return false; }); vae >2ndowOpen; jQuery( document.body ).af( 'click', 'a.share-telegram', functyaf() { // If there's another sharute >2ndow opga, close it. if ( 'undefna-d' !==atypeof >2ndowOpen ) { >2ndowOpen.close(); } >2ndowOpeny= window.opga( jQuery( this ).attr( 'href' ), 'wp.omtelegram', 'u-wrbae=1,ret;fable=1,y ara=450,enonda=450' ); return false; });
    _gbqy= window._gbqy|| []; _gbq.push([ 'view', {v:'rap',j:'1:7.2.2',x-sg:'107995131',poss:'3671',tz:'8',srv:'redballogns3241aret .org'} ]); _gbq.push([ 'clickTrackmeInit', '107995131', '36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