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剿中港反抗力量,就《逃犯條例》訪問民間活躍份子

政府在短時間內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有如山雨欲來,企圖藉香港和中國大陸建立單次移交疑犯協議,使港人因所謂控罪而被移交,隨時面對大陸缺乏透明度和公平審訊的威脅。

社會各界紛紛表示擔心因往來大陸工作和生活而被針對。除了商界、傳媒、專業人士的處境,民間團體的情況亦備受關注。一直以來,由於中國政府對民間運動的打壓,香港一直發揮了重要的支援作用,而《逃犯條例》出現正正打破邊界和不同司法轄區的保護,讓民間團體的工作人員受到很大威脅。日前,我們相約了一位支援內地公民社會的組織成員,講講《逃犯條例》一旦通過後對社會的影響,以及對中港兩地公民社會發展的憂慮。

『這條例通過的機會好大,』化名的阿A在一個中國倡議權益的民間組織工作了若干年,評估了條例通過的機會。『這幾年來,其實往來兩邊工作的過程,已經好感受到上面的控制越來越嚴緊。今次逃犯條例只是進一步將控制延伸到香港,從香港這個源頭開始斷絕對國內民間團體的支援。』阿A認為,或許坊間普遍聚焦大陸政府貪腐風氣嚴重,可能是利用此條例以要脅港商斂財,但同時有進一步控制的效果,藉此來加強政治的穩定性,因此政治上的影響不容忽視。而一旦『逃犯條例』成功針對民間團體,移交了第一宗個案,整個中港之間的民間支援工作便獨力難支。

即使短期內沒有『第一單』個案,阿A也表示影響可能已經出現。『畢竟我們負責好多訊息發佈,好多網絡支援的過程,當中都係由香港的民間團體負責處理。一旦香港的團體同事,有可能因為涉及不知甚麼罪名,隨時可能被囚禁,經已是一個威脅。』這把『無形的刀』掛在頭上,使得民間團體同事的人身安全不受保障。『以往有部份民間組織的同事,曾經被大陸的部門短暫關押,但往往一兩天後便會釋放,又或被直接遞解回港;但如今有機會面對長達以年計的囚禁,大陸政府會否藉威脅同工的人身安全,要求民間團體和盤托出所有資料,藉此清剿中國大陸的民間運動?』

同時,阿A也整合民間團體受影響的不同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現時進行中,針對大陸境內民間運動的打擊;然後盡可能地將身處中國的境外民間團體趕走;而『逃犯條例』則是進入第二階段,因為『逃犯條例』不設追溯期限,因此身處香港的民間團體將無法運作,以至過往的工作都會被翻舊帳』阿A認為,無論是間接威脅抑或直接移交,都使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民間連結成為他日『政治犯輸送帶』的證據。『最後的階段,是外國的公民社會因為香港的高風險環境,以及香港失去民間運動進行訊息發佈、資訊交流等角色,而無奈地撤出香港。』這將進一步封鎖外界對中國民間運動的支援。

阿A進一步表示,中國政府這次舉動,無非是鞏固統治,大陸民間團體所面對的處境將會更為嚴峻;而在人身安全、組織前路都受威脅的情況下,種種工作都將難以開展,香港作為民間運動推進點的角色,恐怕也無法維持,步入被「陰乾」的寒冬。然而,阿A亦覺得,不論在經濟抑或社會運作,香港的中轉和窗口作用仍然存在,如今中國政府想必是面對內部更大的壓力,逼使中國政府為防備丟失政權的風險,也情願放棄香港一直以來的長遠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