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社工」國慶日停運 中國NGO生存空間進一步收窄

廣東勞權組織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的創辦人童菲菲,於5月中時被無理拘捕,引起中港兩地社福界人士的高度關注。而在本周二(10月1日),「木棉社工」更對外宣佈停止運作。事件揭示了現時中國內地民間組織生存空間的進一步收窄。


(圖片: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官方微博)

「木棉社工」創辦人童菲菲無理被捕

廣東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工作成立於2013年4月,是一間省級社會工作機構,在中國各地都有開展社會發展工作,主要服務議題為外來工和性別平權。在外來工方面,機構曾開辦「外來工睦鄰社區建設項目」,透過一系列的社區活動,協助外來工和其子女融入社區,建立互助網絡。而機構亦透過工作坊、互助小組的渠道,向大眾宣揚平權意識,營造有利婦女發展的良好環境。機構的創辦人童菲菲是北京大學社會學碩士畢業生,主力從事農民工維權和性別議題工作,她在5月22日晚上7時失蹤,與親友失去聯繫。


(圖片: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公眾微信號)

機構國慶日宣布停運 抗議政府持續打壓民間組織

事隔4個月,「木棉社工」昨日突然於微信公眾號發布機構已「啟動注銷流程」及將停止更消息,並附上告別信,寫道:「我們選安靜的離開,所有的情緒,都將化作養分滲進土裡」,並寄語「那些熱烈的花朵,會再次明亮城市的天空。」雖然信中並無直接信中並無提及機構停運的原因,但字裏行間的傷感,透露出負責人對國內民間組織持續被打壓的無奈。「木棉社工」的停運,相信是國內外來工及婦女運動的一大損失。有勞權人士則將組織選擇於國慶日公布消息的做法,解讀成一種抗議。

拘多名勞權分子 進一步加強打壓力度

事實上,童菲菲已非首名「被失蹤」的勞權人士。自去年的深圳佳士工運起,多名民間勞工維權組織的相關人士,包括研究勞工問題的社會學博士梁自存、北京希望社區創辦人李大君及清湖社區學堂創始人李長江等,亦相繼被捕。「木棉社工」已算是國內較溫和的勞權組織,不但和不少官方社福機構,如廣州市青少年基金會、深圳市婦女兒童發展基金會等有合作,亦在2015年政府對民間組織的大規模掃蕩中「存活」下來。本次事件無疑反映了政府更進一步扼殺民間組織的生存空間,再加上2017年實行的「境外NGO法」,中國國內的公民社會,似乎正逐步被全面蠶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