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社工」国庆日停运 中国NGO生存空间进一步收窄

广东劳权组织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创办人童菲菲,于5月中时被无理拘捕,引起中港两地社福界人士的高度关注。而在本周二(10月1日),「木棉社工」更对外宣布停止运作。事件揭示了现时中国内地民间组织生存空间的进一步收窄。


(图片: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官方微博)

「木棉社工」创办人童菲菲无理被捕

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工作成立于2013年4月,是一间省级社会工作机构,在中国各地都有开展社会发展工作,主要服务议题为外来工和性别平权。在外来工方面,机构曾开办「外来工睦邻社区建设项目」,透过一系列的社区活动,协助外来工和其子女融入社区,建立互助网络。而机构亦透过工作坊、互助小组的渠道,向大众宣扬平权意识,营造有利妇女发展的良好环境。机构的创办人童菲菲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硕士毕业生,主力从事农民工维权和性别议题工作,她在5月22日晚上7时失踪,与亲友失去联系。


(图片: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公众微信号)

机构国庆日宣布停运 抗议政府持续打压民间组织

事隔4个月,「木棉社工」昨日突然于微信公众号发布机构已「启动注销流程」及将停止更消息,并附上告别信,写道:「我们选安静的离开,所有的情绪,都将化作养分渗进土里」,并寄语「那些热烈的花朵,会再次明亮城市的天空。」虽然信中并无直接信中并无提及机构停运的原因,但字里行间的伤感,透露出负责人对国内民间组织持续被打压的无奈。「木棉社工」的停运,相信是国内外来工及妇女运动的一大损失。有劳权人士则将组织选择于国庆日公布消息的做法,解读成一种抗议。

拘多名劳权分子 进一步加强打压力度

事实上,童菲菲已非首名「被失踪」的劳权人士。自去年的深圳佳士工运起,多名民间劳工维权组织的相关人士,包括研究劳工问题的社会学博士梁自存、北京希望社区创办人李大君及清湖社区学堂创始人李长江等,亦相继被捕。「木棉社工」已算是国内较温和的劳权组织,不但和不少官方社福机构,如广州市青少年基金会、深圳市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等有合作,亦在2015年政府对民间组织的大规模扫荡中「存活」下来。本次事件无疑反映了政府更进一步扼杀民间组织的生存空间,再加上2017年实行的「境外NGO法」,中国国内的公民社会,似乎正逐步被全面蚕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