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晗涉嫌尋釁滋事罪起訴不成立 被拘留38天後獲釋

廣東勞權人士孟晗在8月30日下午被南沙檢察院的相關人士帶走,並遭刑事拘留38天後,在10月7日獲釋。

在他無理被捕後,住所的水電供應被切斷,家人因而遭逼遷。孟晗獲釋是因為他涉嫌尋釁滋事罪的起訴不成立,他被拘留期間正值中國大陸70周年國慶,當局對孟的拘留似乎是擔心他在國慶當日會有所行動。

曾兩度入獄 自保安維權行動起走上維權路

在本次被捕前,孟晗曾兩度入獄。孟晗本來是廣州中醫藥大學的保安員。在2013年,他參與了保安員的維權行動,並成為首席談判員,代表其他保安員向院方爭取福利,最後遭到解僱和9個月的判刑。

9個月的牢獄之災,並沒有打垮孟晗為工人爭取應有權利的決心。孟晗在其後加入了勞工NGO,成為全職的維權人士,自此走上了維權路。在2015的番禺利得鞋廠工潮中,孟晗成功為工人爭取社保、住房公積金欠款和遷廠賠償,卻換來21個月的判刑。他本人亦自此被政府視為眼中釘,受持續打壓。他在出獄後發表《獄中札記》,講述自身的維權經歷及心路歷程。

佳士工運後加強打壓力道度 多名勞權人士相繼被捕

危志立(左)和柯成兵(右)

就像其他維權人士一樣,孟晗獲釋後仍受到警方的緊密監控。除孟晗外,本年也有不少其他維權人士相繼被捕,包括長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員程淵、劉大志和吳葛健已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關押近兩個月。他們在7月22日被拘留,並在8月26日被起訴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

而因協助塵肺病工人而被捕的危志立、其同事柯成兵和楊鄭君,也在今年的1月和2月被捕,在8月5日被控以尋釁滋事罪。自去年佳士工運後,國內政府機關對勞權人士的打壓力度明顯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