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全球反「赤納粹」(Chinazi)運動是對疆藏議題的消費嗎?

反送中送運至今已持續四個月,訴求從一開始的撤回條例修訂,發展到要求全面性制度改革的「五大訴求」。運動的文宣方向,亦從本地開拓到國際。在「國際戰線」當中,「赤納粹」(Chinazi)受到外媒廣泛報導。到底「赤納粹」如何在短短數月間成為運動最重要的象徵之一?香港示威者又如何透過「赤納粹」,與西藏、新疆建立聯繫,喚起國際關注?

香港與疆藏處境相似 同面對極權壓逼

(圖片: HKFP)

在七月一日的立法會事件中,有示威者於立法會大樓的牆身上,留下了「China will pay for its crimes against Uighur Muslims」的塗鴉,這是頭一次疆藏族群的身影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出現。示威者並非僅是表達對疆藏族群的同情,而是明確地控訴中國政府,告訴國際社會:香港正面臨如疆藏般相同的處境,受全面打壓。這也揭示了反送中運動已從一場本地的修例風波,上升為香港抗爭者向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的控訴。

疆藏議題的引申 「赤納粹」與反送中運動

「赤納粹」一詞隨之被廣泛引用。該詞源自流亡作家余杰的著作《流亡中國》。隨著修例風波愈演愈烈,香港人逐漸發現香港正面臨如同疆藏般的全面打壓,如政府擬引用信用評級系統、透過智能燈柱監控人民、警方濫捕異見人士及濫用私刑等。同時,香港抗爭者亦明白到單憑本地力量,難而撼動龐大的國家機器,而特區政府事實上也是全面聽命於中央政府,因此抗爭者轉而將矛頭直指權力核心,運用國際力量制裁獨裁的中國政府。

(圖片: facebook @Tenzing Jigme)

「929全港反極權大遊行」於該形勢下衍生,除香港外,全球各地有24國的65城市響應行動。遊行以「對準政權 抗共求存」為題。遊行當日,市民手執將中國國旗上的星排列成納粹標誌的「赤納粹旗」,而有團體持西藏的雪山獅子旗遊行。

透過揭露疆藏的慘況,香港抗爭者明確地告訴國際社會,如果反送中運動失敗,香港將淪為「新疆2.0」。民間記者會的發言人以「昨日新疆西藏,今日香港台灣,明日自由世界」來描述香港的境況,指出香港為自由世界的「橋頭堡」,正在自由世界的前沿對抗極權。如果香港失守,其他自由世界的國家將同樣會同樣同到威脅,從而呼籲其他國家與香港站在同一陣線,強化反送中運動的「國際戰線」。

「赤納粹」是一種對疆藏議題的消費嗎?

雖然以「赤納粹」形容中共政權對族群壓逼的暴行讓舉世矚目,但香港示威者將反送中運動與「赤納粹」扣連的做法,亦非毫無爭議。疆藏受壓的問題持續已久,卻在反送中運動前從未在香港出現大規模的聲援運動。香港示威者在反送中運動中提及「新疆集中營」,未必全然是出自對疆藏族群的關心,有可能是希望在國際社會引起更大的迴響。而亦有人指「赤納粹」一字有可能會觸及到西方國家,尤其是德國的歷史傷痕,惹起外媒反感,帶來反效果。但毋庸置疑,香港人的聲援行動,的確為疆藏議題帶來了新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