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出租車“罷運”盤點

2015年出租車“罷運”盤點

文:我們的IR

taxiii

2015年出租車“罷運”盤點

1
2015年1月4日瀋陽出租車罷運

640-16

起因:
這次罷運主要源於政府相關部門對黑出租、套牌出租整治力度不夠及2015年1月1日起瀋陽取消1元錢燃油附加費。但驅使司機們罷運的根本原因是“黑車、’專車’對出租車司機的生意造成了非常大的衝擊”,“以前一個白班司機,一天的毛收入可以達到500元,甚至700元,現在普遍都在300~500元。過去一個大班(指從早到晚開車)司機的每月淨收入可以達到八九千元,目前普遍都在四千元左右。另一些現像也讓司機們感到不安,“以前白班司機全天都不愁客源,經常下一個客人,緊接著又上一個客人,現在已經極少出現,而且中午之後,生意往往非常慘淡。 ”

經過:
2015年1月4日,瀋陽市數千台出租車集體罷運。要罷運的消息在元旦前就已經在瀋陽的出租車司機中傳開。由於是元旦假期後的第一個上班早高峰,司機罷運還是在整個青年大街路段造成了極大的擁堵。


2015年1月8日南京出租車罷運

640-10

起因:
這次罷運主要原因是司機對高昂份子錢的不滿,“每天一睜眼就欠了公司200元”。目前南京市普通出租車的“份子錢”為每月7000元,中高檔出租車為每月9000元。每天運營成本高達300元,司機每天工作12個小時,月收入僅維持在3000元。近幾年的哥上繳的份子錢一路“水漲船高”,月收入卻一路走低。 2014年年底南京市燃油附加費下調,加上借滴滴打車等“專車”軟件洗白的黑車,司機感嘆“已經到了這幾年最難的時候”。

經過:
1月8日下午開始,南京火車南站、小紅山客運站、祿口機場等地發生不同程度的出租車停運事件。


2015年1月12日濟南出租車罷運

640-11

起因:
1.公司份子錢過高。司機們在向出租車公司交了4萬元押金後,每個月還得交4000多元的“份子錢”,另外每個月還有四五百元的維修費。 “不管有事沒事,每天睜開眼就欠公司150元錢。扣掉’份子錢’、維修費、保險和燃料費用之後,一個出租車司機每月掙到的錢不到4000元,收入和付出不對等。” 2.黑車競爭過於激烈而交通管理部門視而不見。 3.滴滴打車等專車影響正常營運。 4.公司不給司機繳納社保。 5.某些公司存在私有汽修廠壟斷公司內出租車的維修業務,配件維修價格比市場要高。

經過:
2015年1月8日,國家交通運輸部針對“專車”服務表態——鼓勵創新但禁止私家車接入平台參與“專車”經營。這種“模棱兩可”的態度,在社會各界看來,實則是為“專車”正名。 1月9日,在得知交通部的態度後,濟南市出租車司機與專車司機的矛盾持續升級。司機們決定集體罷運,抵制專車擾亂市場。


2015年5月28日洛陽出租車罷運

640-12

起因:
抵制滴滴、快的、一號專車的興起使出租車司機收入減少了一半,這次行動主要是抵制專車。

經過:
從5月27日到5月31日,洛陽出租車罷工五天。 27日10時許,百餘名出租車司機因對出租車營運價格等不滿,在市政府南門聚集。警方強制帶離12人,並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對3名司機依法治安拘留,對其餘9人予以批評教育。


2015年7月2日廣州出租車罷運

640-13

起因:
1.這次罷工的最主要原因是抵制居高不下的份子錢。目前出租車司機與公司的承包關係主要有三種類型,第一種是買斷運營權,35萬買斷5年運營權,但每個月仍然需要向出租車公司繳納大約3000元;第二種是半承包,司機花12.5萬元買下車,一台車每個月繳納12300元承包費,第二年後每月承包費逐年下降300元。第三種是全包,繳納押金5萬多元後,一台車一個月仍繳一萬多承包費。 2.廣州要增加新出租車11000輛,使出租車行業競爭壓力更大,嚴重影響司機生計,再加上廣州現在黑車、私家車、專車監管不力,司機們怨聲載道,希望有關部門儘早介入。 3.廣州的士行業起步價已經20年沒有調整,前幾年從8塊錢升到10塊錢,但是這10元里包含了燃油附加費,實際上等同於沒漲。 4.另外公司強制司機個人交錢繳納社保,公司卻一分錢不出。

經過:
繼2014年10月罷運後,2015年7月2日上午,廣州再度發生出租​​車集體罷運事件。出租車司機聚集在天河天府路,現場的士車雲集。此次罷工行動是由出租車司機自發組織,參與的車輛來自不同出租車公司。


2015年8月10日武漢出租車罷運

640-14

起因:
司機組織的此次遊行是為了抵制武漢7萬多輛私家專車,整齊劃一的車隊和雙閃車燈足夠引起相關方面關注。司機們的目的是找回被專車逐漸搶去的存在感,希望有關部門能夠重視他們,幫助他們將專車“除掉”。專車的出現已經大幅度削減了司機的收入。

經過:
8月10日上午,武漢的士司機集體打著雙閃的出租車隊從長江二橋到中北路、中南路沿線空車遊行。這次武漢的士司機特意選擇在周一而且還是下雨天進行罷工。交通迅速癱瘓,上班族紛紛遲到,使得該事件怒刷存在感。 8月10日晩,5名出租車司機駕車在武漢火車站地區阻礙車輛正常通行,擾亂武漢火車站治安和交通秩序,被洪山警方行政拘留10日。 10日晚間23時,出租車行業主管部門武漢交委終於發聲,其在官方微博上貼出一篇題為《武漢市規範客運出租汽車市場秩序》的公告。

出租車司機為何頻頻罷工?
綜合各起維權事件可以發現,出租車司機的核心訴求是抵制居高不下的份子錢。近些年出租車行業的份子錢水漲船高,司機收入直線下降。以一名在南京開了11年出租車的哥張成的收入為例,2004年張成每月要繳納份子錢2000元,月收入達10000元,但從2005年開始份子錢超過了收入,到2014年份子錢已經是司機收入的將近三倍,也就是說司機每月要上繳開車全部所得的四分之三給公司。除了南京,國內其他城市的份子錢也一直居高不下,份子錢占到了司機開車所得的一半以上。

圖片來自於鳳凰網
除了出租車公司的盤剝外,打車軟件的興起使司機的收入大幅度縮水。打車軟件向快車司機收取20%左右的“份子錢”,比例遠低於出租車公司收取的50%甚至70%,使打車軟件以低價作為競爭優勢快速佔領市場份額,也讓的士司機收入驟減。份子錢的問題還沒有解決,打車軟件讓的士司機的生存雪上加霜。

640-15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專車司機收入高,出租車司機也可以去開專車,不用偏激地組織罷運抗議。然而現實並非如此,出租車司機與公司已經簽訂了承包合同,繳納了幾萬元的押金,合同不到期不能提前解除合同。另外,司機們也清楚地認識到目前專車索取的份子錢儘管少於出租車公司,但是難保打車軟件公司做大做強之後不會成為另一個出租車公司,甚至盤剝力度更大。專車公司給予司機的各種補貼在出租車司機看來是“糖衣砲彈,養肥再殺”。基於這樣的認識,出租車司機們罷運是求生的唯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