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無理關押逾一年 勞權八人審訊無期

自2018年7月的佳士工運起,國內政府對工運的打壓力度明顯加強,大規模搜捕維權人士。大搜捕甚至波及一些較溫和的組織工作者及媒體。除了審訴時的酷刑外,當局故意延長司法程度、以行政手段關押勞權人士及剝奪其見律師權利的做法,亦漸趨普遍。根據內地刑法,被捕人的最長拘留期限為37日,進行偵查羈押則是7個月。因此公安機關由拘留至逮捕,再進行羈留偵查不能超過8個月。但是,檢察院卻能透過「發還偵查」的程序,將案件還予公安機關再度進行搜証,不作正式起訴,任意延長拘禁被捕人的期限。以下是8名於2019年初被捕的勞權人士近況。

勞權五人

(圖片:微博)

吳貴軍:積極推動政策改變而兩度身陷牢獄 而今仍未獲釋

吳貴軍原是工廠工人,他自2013的深圳迪威信搬廠事件被捕起,便投身勞工運動。他在獲釋後成立了勞工組織「新工億」,除了以法律諮詢為個別人追討賠償外,他更積極於政府部門間斡旋,並透過上訪、聯署及訴訟等推動政策改變。他的熱心讓他深受工人敬重,稱他為「吳大哥」。吳貴軍在2019年1月20日無故被捕。

現時,吳貴軍暫時被轉移到了第二看守所,家屬亦於11月收到了通知,律師被換了。曾與吳有兩次會面的原有律師,已不能再要求與當事人見面。吳貴軍曾寄信給其妻,但內容都只是一些安慰的訊息,叫大嫂好好照顧自己,案件暫無進展。

「春風」三人:創辦人張治儒被剝奪會見律師權 連同簡輝、宋佳慧仍被拘留

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由張治儒所創立,他在任職電子廠工人時留意到工會大多數都是由國家或資方操縱,故成立民間組織去為工人提供法律意見,協助他們與資方談判,爭取權益。張在2014年發起了超過三萬人參與的裕元罷工,聲名大噪。雖然春風在近年作風漸趨低調,但張治儒及兩名前員工簡輝及宋佳慧卻在2019年1月20日時以未知罪名被捕,而張治儒更在被捕四個月後才第一次獲批見律師,三人仍全數被拘留中。

集體談判導師何遠程 因為工人提供培訓而被捕

何遠程是國內集體談判的推動者之一。他自2010年起加入廣東維權律師事務所,並為工人進行集體談判的培訓、介入他們的集體談判案件等。另外,他是國內集體談判論壇的編輯。在政府加強對勞工團體的打壓前,推動集體談判權在內地曾取得一定成效,除了令工人的維權意識增加外,廣東省政府更曾推出《企業民主管理條例》支持工人以合法途徑參與集體談判。然而,與其他勞權份子一樣,何遠程在1月20日被拘捕,並在1個月後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正式逮捕,至今仍未有新消息。

(圖片:網絡)

《新生代》編輯三人:家屬被通知將秘密開庭 仍未被正式起訴

在2019年初,三名《新生代》編輯包括柯成兵、楊鄭君及危志立被捕。三人各因不同原因投身於勞工運動:危志立因高中一次獻血時注意到塵肺病工友的慘況,而開始投身工運。他曾在手牽手工友活動中心工作,後來在中心被逼關閉時轉回媒體工作;而楊及鄭兩人同樣在大學期間就開始關注農民議題,並參與了富士康事件的一些後續聲援行動。他們在本年初,因協助塵肺病工人追討賠償,而以「尋釁滋事罪」被捕。三人現時被關押在看守所,至今審訊日子無期。危志立的妻子「大兔」鄭楚然發起了「跑一萬公里迎小危自由」的聲援行動,仍在每日進行中。

結語

國內工運屢遭打壓的情況令人憂心,而當局漸趨頻繁地以行政手段延長拘留期,甚至剝奪被捕者會見律師的權利,亦反映國內被捕人士權利已近乎盪然全無。臨近春節,這批勞權份子已被捕接近一年,卻仍未進入審訊程序。我們固然難以直接援助他們,但可以透過團結民間力量去聲援他們,以持續國際社會對中國勞權人士狀況的關注。希望他們能早日獲釋,回復自由。